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计划改变 重归故国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计划改变 重归故国

        没有了根源的信仰是站不住脚的。这一点,维克托已经从自己眼前发生的事情上得到了验证。在信念已经开始动摇的情况下,在生命受到切实威胁的情况下。即便是往日里最虔诚的人也会抛弃自己的信仰,转变成自己所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形象。

        抛开所有的负担,放下所有的顾忌。为了活着而自相残杀,这就是这些牧羊人和国家工作者的表现。而就如同维克托一开始所限制的那样,在彼此的厮杀过后,他们中能够剩下的人就只有三个。或者说,不足三个。

        剩下了几个人对于维克托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不能从这些家伙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这在一开始也许有些难度,但是在现在,却是一点难度也没有。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当他的底线被打破了第一次之后,那么自然的第二次、第三次就不会再有任何的问题。

        所以维克托算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这个信息包括人类政府为了针对地狱势力所进行的布置、安排,统合方向以及具体的实施人员。甚至说为了保命,他们连自己昔日的队友和长官都出卖的干干净净。

        这对于人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于维克托来说却是非常好的消息。因为在知道了这些之后,他可以对自己的整体计划做出细微的调整。在大方向之上不须动摇,但是在其他方面上,他完全可以利用这种信息的不对等而制造出很多虚假的幻象。

        就像是当初九头蛇制造错觉让神盾局以为自己已经消灭了他们一样。他也可以制造同样的错觉,让那些人类势力认为他们已经在针对地狱势力的工作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人类势力只要上钩了,那么他就可以轻松地把自己的触手伸及到他们之中。而只要他把自己的触手伸及的足够长远,那么他的计划就将要彻底地变得牢不可破。

        这是一个很让人动心的想法。所以维克托很干脆地就做出了改变。而改变的最开始,就是从眼前的这三个叛徒身上发起的。

        按照原计划,这三个叛徒本身就已经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所以毁灭他们也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身为地狱之王,过河拆桥这种事情应该算是家常便饭才对,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和这些家伙达成什么字面上的协议。

        不过现在,他并不这么想了。因为这三个家伙有了新的价值,而他们的价值就是,成为维克托打入人类政府内部的第一颗棋子。

        虽然说着三颗棋子的起步有些低,但是他们却足够的忠诚。当然,这种忠诚肯定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出自于契约上的要求。而在这里,维克托不得不感谢一下神职人员所受到的教育。他们显然很清楚魔鬼的契约所代表的意义。这种意义足够成为他们的制约,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交付上自己的忠诚。

        有了忠诚,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的。不过是制造一个又一个事故,利用这种事故来推动他们的前进和发展而已。不需要他们爬上太高的位置,那样消耗的时间太长。只需要他们能接触到足够多的人和事,那么自然的,隐藏在幕后的他就有办法去蛊惑更多的人,从而持续性地增加着自己手中的砝码。

        这是相当具备可行性的计划,但是却并不能算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想要让这个计划变得完美,他还需要在加上一层保障。而这层保障就是,他必须要让自己在人类势力中拿到足够的话语权。

        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因为如今的人类话语权是掌握在少数的国家首脑手中的。想要拿到所谓的话语权,其实就约等于从这些国家的手中抢蛋糕。这是很作死的行为,看看当初的九头蛇就知道这件事情做起来有多么的不靠谱,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不过维克托要的并不是整个同盟国的话语权,他要的仅仅是这个事件中的话语权。所以相对来说,他的目的达成起来难度自然也是小了不少。在他看来,也许只需要控制住某个国家的主权就已经是差不多了。只是现在的问题是,该控制住哪一个国家呢?

        虽然有很多目标可以选择,但是最后,维克托还是把自己的视线放到了自己的母国拉托维尼亚的身上。

        拉托维尼亚是个典型的东欧小国,而且还是封建君主制度。领主主宰着这里的一切,首相也只是领主的传声筒而已。这样的制度使得拉托维尼亚虽然能够一言不二。但是同样的,也限制了它的发展,使得它在如今的世界中依旧维持着一个相对落后的面貌。

        当然,拉托维尼亚的领主不会把这种落后放在心上。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是以一整个国家供给自己的他依然可以享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奢侈而富足,但从他的身上你根本不可能看到任何落后的影子。所谓的落后只是出现在那些平民的身上,而这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偏远地区的国家领主显然是那种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家伙。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这一生过的足够享受就可以了。作为领主,他要维系的本来就是自己家族的统治,而不是全领民的幸福升华。

        让自己以及自己的子孙后代享受属于领主的荣光,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他不想去考虑也不会去考虑。

        这是个昏庸的家伙。放在其他的国家里说不定就是要被推翻的存在。但是可惜,拉托维尼亚的贫穷和困窘让这里的人并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连维持温饱都是问题的他们,根本不可能和领主重金打造出来的卫队相抗衡。至于其他的国家,那就更加不是他们能够奢望的存在了。

        老一辈的拉托维尼亚人都已经是认命了。而年轻的拉托维尼亚人也基本上是已经放弃了不应该有的奢望。对于他们来说,人生的改变已经不可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国家了。也许走出去,成为另外一个国家的人,他们才能拥有新的人生和开始。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从未辉煌过,并且也一直在昏暗的余韵中不断崩塌的国家。如果没有什么改变的话,它的消失已经是注定了的。但是命运的神奇也就在这个地方,当维克托下定某个决心的时候,这个国家改变的契机已经是悄然地降临了下来。而对此,拉托维尼亚并未有任何的感知。

        老朽的撞钟发出沉闷的声响。这意味着黄昏的降临,一天的结束和另一天的即将开始。对于拉托维尼亚人来说,日复一日的变化是几近于无的。他们度过了如出一辙的无数个昨天,也将继续度过同样的无数个明天。

        拉迈亚是个上了年纪的寡妇。已经年过半百的她膝下没有任何的子女,她唯一的谋生手段也就是她那死去的丈夫给她留下的这个面包店而已。

        每天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却能勉强维持她的温饱。可以说光凭这一点,她就已经是要比很多拉托维尼亚人的生活好上太多了。不过看着一天比一天差的生意,这个老迈的寡妇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国家又多上了几分绝望。

        拉托维尼亚快要死了,这是每一个拉托维尼亚人都有的共识。这不仅仅是因为领主的盘剥,更多的还是因为年轻人的流逝。看不到希望的年轻人当然不可能待在这么一个暮气沉沉,像是快要钻进棺材的国家里。不论是为了自己的现在,还会为了他们的未来考虑,离开都是更好的选择。

        老寡妇承认他们这么做是有着他们的道理的。但是失去了年轻人,拉托维尼亚不就死的更快了吗?虽然痛恨,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她的祖国。她还是不希望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祖国毁灭的那一天。

        当然,她只不过是一介小人物而已。国家的生死不是她能考虑的事情。所以她只有叹息,然后如往常一样拉息了老旧的吊灯,准备结束自己一天的营业。

        这个时候应该是不会再有什么客人了。习惯了这样生活的老寡妇很清楚这样的规律,但是注定的是,今天是代表意外的一天。

        当悬挂在门后的铃铛声响起来的时候,一个人影就已经是在一片黑暗中走了进来,并且对着老寡妇就直接问道。

        “还有黑面包吗?”

        “抱歉,客人。我们已经很多年不做黑面包了。这种东西已经没有人喜欢了!”

        突然的顾客让老寡妇有些意外,而他的要求就更加让她感到奇怪。现在还有人喜欢重口味的黑面包?还有,这个家伙似乎并不是他们这里的人啊。

        毕竟是生活在这里几十年的老人,老寡妇能记得每一个会来这里买东西的顾客的声音。而眼下的这个顾客,虽然他说的是拉托维尼亚的地方语言,但是其中的生涩和怪异,显然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客人。

        这到底是谁?她还在心中思索着,好奇着。就听到了眼前的人影发出了一声有些感慨的言语。

        “已经没了吗?也是,除了我这样的家伙,还有谁会去啃比泥巴还难吃的黑面包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