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回忆当年 变化起始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回忆当年 变化起始

        黑面包只是一个俗称,真正的称呼应该是麸皮面包。尽管从现在医疗和养生学的角度来说,黑面包因为更少的蛋白质以及更多的膳食纤维而被人们认作为优秀的营养食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黑面包就一定好吃了。

        就像是啃天然的树皮就一定会比工业加工的食品健康一样,你敢说树皮的味道会比辣条好吃吗?相信没有多少人会睁着眼睛说这种瞎话的。同样的道理,不管有多少人在吹捧黑面包的营养价值,他们都不能改变这一点,那就是黑面包的口味。

        这种包含着各种粗制谷物,甚至还夹杂着麦皮的面包不仅仅口味发酸,而且还有坚硬。在中世纪,甚至有拿这玩意当武器使用的例子。当然,现在不可能把黑面包做成中世纪的那个样子。毕竟那个时候,你不知道那些人会往黑面包里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哪怕是到了今天,黑面包的味道依然很糟糕。

        这是一个只有吃饱穿暖没事干,开始追求更多的人才会愿意去尝试的食物。而对于连温饱都快要满足不了的拉托维尼亚人来说,他们显然不会为了所谓的健康而去折磨自己的肠胃,放着好好的白面包不选,去选择什么黑面包。

        这是不同地区的地域差异。就像是老寡妇自己说的那样,她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做过黑面包去出售了。不过,虽然这单生意没成,她还是热情的推销起了自己的其他的产品。对于一个守着面包店勉强度日的老妇人来说,有一单生意总比没有的好。然而面对她的这种热情。那个顾客却只是摇着头,遗憾地说道。

        “抱歉。虽然你的其他作品会更美味一些。但是我只想吃黑面包,这对于我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尽管它难吃的像是发臭的泥巴。”

        “我做的面包可不会是泥巴,就算是黑面包也一样。”做不成生意,老寡妇自然不可能保持之前的那种殷勤。她开始有些不满地嘟囔道。而这种嘟囔却是让那个顾客直接笑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拉迈亚婶婶。你喜欢在黑面包里加榛子,这可是我当时最喜欢吃的东西。事实上,很多次买你的黑面包,我都是为了挑里面的榛子吃的。为了这个,我可是被我的母亲打了不知道多少次。”

        如果说之前这个顾客的话只是让老寡妇有些奇怪的话,那么现在,她的好奇心真的已经是无可抑制地蔓延了起来。要知道,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做过黑面包了。可以说,就算是这个城市里的老人,都不一定记得她会在黑面包里加榛子这种小事。而眼下这个顾客却对这一切如此的熟悉,这让她不得不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些更深层的联系。

        你无法想象一个孤单的老妇人对于摆脱孤单的渴望。所以,明知道自己这么做可能有些不合适,她还是忍不住拉开了灯,对着这个突然拜访的顾客出声问道。

        “你是?你是?先生,我们以前认识吗?”

        她很想把眼前这个人和自己记忆里的某个存在对号入座,但是当她看到眼前这个客人考究的衣衫,不同于常人的气势做派。她本来都已经放到了嘴边的话却是忍不住地吞了回去。到最后,她只能犹犹豫豫地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而面对她的这个问题,维克托却是直接笑着对着她说道。

        “你不记得我了吗?拉迈亚婶婶。我是小杜姆,原来和我母亲一起住在你隔壁楼上的小杜姆。”

        他这么一说,老寡妇立刻就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些已经模糊了的印象。

        那是还不算太混蛋的老领主在世的时候。拉托维尼亚人的生活要比现在好上那么一些。那时她的面包店才开张,刚刚结婚的她和自己的丈夫经营着这家小店。生意很红火,每天光顾的客人都很多,而小店的隔壁住着的吉普赛女巫就是店里的常客,她几乎每天都要来店里买面包。有时是她,有时是她的那个孩子。

        她现在还记得那个孩子的模样。虽然有些瘦,但是却很机灵。每天都能讨自己欢心,从自己这里骗点吃的回去。他最爱吃的东西好像就是自己的黑面包。虽然他总是喜欢挑来拣去的,但是每次他都是挑的黑面包没错。

        记忆里对上了号,老寡妇真的很难讲述自己现在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心情。仔细地算一算,那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三十多年了,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她已经垂垂老朽,而当初的那个孩子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大人。

        时间所带来的改变总是最让人唏嘘的东西。即便是老寡妇也不例外。面对着已经和记忆里完全不一样的维克托,她只能拘谨地擦了擦自己的粗糙的手掌,然后以一副想要靠近却又不敢的神色,犹犹豫豫地对着他说道。

        “真的是不敢相信。小杜姆...不,杜姆先生你居然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已经是一个大人了。我听说了你在外面的故事,好像连领主和首相都称赞过你的成功。你现在是个大人物了。我真为你感到高兴。我想你的母亲一定会为你自豪的。”

        “也许吧。不过,她很早就过世了。”

        自己母亲的事这些普通人是不会知晓的,维克托也不愿意对他们说这种事情。所以他只是稍微地提及了一下,就岔开了话题对着她这么说道。

        “倒是你,拉迈亚婶婶,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我还好,还好。”没有想到维克托会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老寡妇微微一愣,就忍不住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来。“一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维内托去世了。我就只能守着这家面包店过活了。日子过得还算是富足,但是随着老领主的去世,新领主颁布了一系列的法令。日子就变得不好过了。也许我当年应该听你母亲的,早一点离开这里才对。也许那样维内托就不会死,我也不会变成今天的这副样子吧。”

        作为一个女巫,维克托的母亲可以稍微地预知一下普通人的未来。她当初显然是看到了些什么,才会这样提醒老寡妇。可惜,他们当初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而这也就导致了她变成了今天的这幅模样。

        说是抱怨吗?老寡妇并没有这么个意思。她只是有些唏嘘,有些感慨。而面对她的唏嘘和感慨。维克托只是握住了她枯槁的老手,然后低声地对着她询问道。

        “那么为什么没有想过离开这里呢?如果你想要离开的话,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你知道外面的生活要比这里好上很多,如果真的离开了的话,那么你是要比在这里生活的更加幸福的。”

        “离开?不,我已经不想那么多了。”摇了摇头,面对着维克托的询问,老寡妇只是很平静地说道。“我从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住在了这里,到现在已经五六十年了。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所以说真的,我真的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了。倒是你,杜姆先生。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应该知道这个国家的现状。它真的已经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应该呆的地方的。就像是你说的,外面的世界才是更好的生活环境。在这里,你只能向我这样等死而已。所以,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还是叫我小杜姆吧,拉迈亚婶婶。至于我为什么要回来,我只能说,我有着必须要回来的理由。”

        摇了摇头,维克托就站起了身来,看向了窗外那座灯火通明的城堡。那是拉托维尼亚领主世代传承的城堡。即便是到了今天,如今的领主也没有把它废弃不用。而是动用了重金,把它打造成了一个固若金汤,同时由极具奢华的堡垒。而这样的一个堡垒,和这个暮气沉沉的国家,和这个老朽的快要死去的城市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的。最起码对于维克托来说,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碍眼了一点。碍眼的他几乎想要拆掉它。

        不过考虑到身边人的接受能力,维克托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笑着对着她说道。

        “拉迈亚婶婶。我这次回来是不打算再离开的。我要给我的祖国,我的家乡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要让它从这种垂垂老朽的状态中挣脱出来。是的,我很肯定,我要为它带来新生。这就是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我要改变这个国家。”

        “你要和领主为敌?”很难想象曾经的小杜姆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面对说出这样话的小杜姆,老寡妇却是说不出任何的话来。她不了解维克托,因为她认识的只是他的过去,而不是他的现在。不过她知道,维克托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有所把握的。而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她只能是犹豫着,然后握紧了维克托的手。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小杜姆。但是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如果你下定了决心的话,你一定能够成功的。而这也正是我们所期盼的。作为一个拉托维尼亚人,我们期望着这样的改变已经很久了。如果真的能有人把这一切带来给我们的话,我们会尽一切的努力来支持你的。所以,放心的去做吧。小杜姆。按照你的意愿去做。拉托维尼亚人的意志会保佑你的。”

        “我知道,我会做给你们看得。”

        不用说太多,维克托就已经是拍了拍老寡妇的手,推开门走了出去。这只是一场短暂的叙旧,而对于他真正的目的来说,这只是他的开始而已。

        拉托维尼亚,是时候迎来新生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