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交涉失败 计划推动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交涉失败 计划推动

        领主相信眼前的这个家伙突如其来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用这样的手段威胁起自己,肯定不会是无所求的。而他现在最担心的的问题就是,自己能不能满足这个家伙的心理需求。

        如果能简简单单的就拿金钱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把他给打发掉,那么这肯定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家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为的会是这个。事实上,有着这样本事的人,基本上都不会为了这些东西而心动。他们为的必然是更有价值的存在,而这样的存在,领主并不觉得自己能够支付得起。

        所以他很谨慎,甚至说是有些戒备地问出了这样的话。而面对他的这个问题,维克托只是笑了笑,就对他说道。

        “想一想吧,陛下。这个...国家,请抱歉,我废了很大劲才说服自己用国家来形容它。我是说,这个国家如此的渺小,你觉得会有多少东西能够吸引我,让我出现在你的面前和你面对面交流呢?”

        “你想要的是这个国家?”领主并不愚蠢,他很快地就想到了维克托的理由。而这也是立刻的就让他怒火中烧了起来。“你休想!这是我的国家,这是我的财产。我绝对不会允许你把它从我的手中夺走,绝对不行!”

        “不行?这可不是你能说的算的东西。”嘴里说着这样的话,维克托已经是手里的文明杖点在了他的胸口上。“听着,国王陛下。我找到你可不是专程为了听你拒绝我的。既然我站在了你的面前,那么就意味着我并不是在和你商量什么。我甚至都不是在警告,而是在陈述。”

        “配合我,你还能安然地当自己的国王。如果你选择拒绝,那么我不敢保证,你的下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配合你!你想要让我配合你架空我自己,让我从一个国王变成一个傀儡?这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告诉你,你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当一个空壳国王。我说了,这是属于我的东西。我的东西,就算是毁掉,也绝对不容许别人对他动手动脚。谁都不行,绝对不行!”

        领主几乎是咆哮着对维克托做出了回应。而面对他的这种回应,维克托忍不住森然一笑,就把手里的文明杖重重地向着他戳了过去。

        文明杖的杖尖是个平底的形状,理论上来说,它戳到胸口上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羞辱而不是某种切实的疼痛。但是当维克托这么做了的时候,领主却是忍不住地痛声大叫了起来。因为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像是一块烙铁烙印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根本忍受不住其中的折磨。

        从来都是娇生惯养的领主可不是什么铁打的汉子,他被维克托的这一下弄得有些生不如死。而看着他这生不如死的样子,维克托立刻便是咧开了嘴,对着他嘲弄道。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可以用任意我想用的办法来对付你?我得提醒你,国王陛下,你不是我唯一的选择。你只是我众多选择中最便捷的一种而已。所以你的拒绝并不能保护得了你的安全,当你超过了我的底线之后,我可能会对你做一些你根本不想看到的事情。比如说,杀了你!”

        “你要杀我?”虽然固执,但是面对死亡的威胁的时候,领主还是忍不住战栗了起来。“不,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就更加不可能得到这个国家了。我是这个国家法理上的主人,一旦我死了。这个国家就会失去法理上的屏障,从而彻底地落入到其他的国家手中。他会分裂,会被别人吃的干干净净。而你也将什么都得不到!”

        “似乎有点道理,那么你想要怎么做呢?国王陛下?”

        作为一个擅长阴谋和诡计的人,维克托轻易地就看出了领主心中的谋算。他肯定是在打什么小算盘,而面对他这个小算盘,维克托完全就像是看戏一样地观赏起了他的表演。甚至说,有些纵容的任由他继续了下去。

        这种态度上的变化是很明显的,所以立刻,领主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连胸口的疼痛都有些忽略地对着他大喊了起来。

        “我们可以合作。是的,我们可以合作。我可以认命你为政府的高级官员。国防部长,首相,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我们可以合作!你可以获得仅在我之下的权利,然后享受这个国家的一切。甚至说你想要用你的力量去从其他的国家得到更多,我也会支持你。我们可以做朋友,我可以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说真的!”

        “合作?做朋友?听起来的确是个有意思的想法。”

        听到维克托说出这样的话,领主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不过很快的,他的表情就变得僵硬了起来。因为维克托接下来是这么说的。

        “可惜,你没有这个资格。我听过一句古老的谚语,叫做龙不与蛇居。而我们俩的差距就是这样,如果说我是能够在天上翱翔的巨龙的话,那么你顶多只能算是在地上打滚的一条蛇而已。你没有和我合作的资本,更遑论让我屈居在你之下。所以很遗憾,我并不接受你的这个说法。我能给你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臣服。”

        “国王陛下,该怎么选择,你自己拿主意。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取决于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深深的恐惧开始浮现在领主的眼中,然后慢慢地就变成了躁动的疯狂。任何一个人被逼到了绝境之中,都是有可能发生他这样的变化的。而在这个时候,他的这种变化尤为明显。因为他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是无路可走了。

        臣服,那不过是一个可笑的笑话而已。作为一个真正拥有贵族血统的领主,近千年的家族传承让他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一旦失去了权利,贵族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一点从被砍头的法国皇帝就能看出来。现在的世界早已经是属于平民的世界,贵族之间那套相互保命的传统,早已经不合时宜了。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自己手中的权利,而也这就意味着,他在这样的选择中只能选择拒绝。

        拒绝就是死亡,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个糟糕的选择。但是他心里明白,一旦自己死亡了,那么眼前的这个人也别想完整地得到他所拥有的一切。没有子嗣后代的他是这片领地唯一的主人。一旦他死了,这块领地就会变得支离破碎,成为别人的盘中佳肴。在那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他再怎么神通广大,也绝对不可能完整地得到拉维托尼亚。这样的道理这个人不可能不明白,所以最后的问题也就变成了,他会让自己去死吗?

        疯狂的念头在领主的大脑中涌动着,让他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就是他不再顾及表面上的危险,而是直接地对着维克托大吼了起来。

        “来吧,杀了我吧。我宁愿当做国王去死,也不愿意变成一个傀儡在后悔中灭亡。反正杀了我你也什么都得不到,所以只要你敢的话,那么大可来杀了我吧!”

        这是领主最后的赌博,是他赌上自己的生命以及所拥有一切的疯狂举动。然而面对他这样的壮烈之举,维克托却只是森然一笑,然后就冰冷冷地对着他说道。

        “真是让人敬佩的意志,宁愿死亡也不愿臣服。我很好奇,这就是你血脉里的贵族意志在作祟吗?还是说,你以为你这么说,就能找到依仗,从而有恃无恐的面对我了呢?不得不说,你的想法太天真了,国王陛下。因为你所威胁的是你根本不了解的存在,一个以你的思维和见识根本无法揣测和琢磨的存在。”

        嘴里说着这样的话,维克托那副带着面具,穿着着绅士服的外形就如同波纹一样动荡了起来,随后悄悄改变,慢慢地变化成了另外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和眼前已经逐渐露出震惊神色的国王如出一辙,甚至说丝毫不差。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脸上始终挂着让人战栗的笑容。

        “游戏结束了,陛下。不,现在的我应该称呼你为逆贼才对。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而现在,你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眼看着另一个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领主忍不住大声惊呼了起来。

        “不,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然而这个时候,不论他说些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事情了。维克托已经玩腻了这场游戏。而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按照他设计的那样进行下去。

        拉托维尼亚的领主,一个千年贵族的传承就此断绝。而他继承了这个领主的一切,并且以这个崭新的身份,开始统治起他的祖国,拉托维尼亚。就像是他所承诺的那样,他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新生。而这个新生究竟是意味着充满希望的光明,还是象征着死亡和毁灭的黑暗。这一点只能这个世界的变化来决定。

        现在,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维克托把自己的计划又向前推动了一层。离他大计得逞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