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天地异变 玉帝心思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天地异变 玉帝心思

        张道陵对于自己的判断非常有信心。因为他坚信着自己的判断是在事实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最贴近于真相的东西。

        单论对这方世界的研究,作为道门的中坚人物,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比任何人来的差。他很清楚这方世界的过去和现在,所以自然的,在面对周易这个家伙的时候,他已经是免不了的对他的身份和目的有生出了属于他自己的揣测。

        一方小土地能看出来的东西,他自然也能看得出来。甚至说,他看的比他更清楚,只是细微地感知了一下,他就差不多确定了眼前这个家伙和上古八主的关系。而一想到上古八主,即便是他这样的家伙也难免地心神恍惚。

        作为道教的展创大者,他的雄心壮志让他可以尽情的施展手段,把所有能拉拢的人都给拉拢到道教的势力中。就算是那位玉皇大帝,他也没有少给他好处,甚至说在人间都给他竖起了一份道门的香火。但是八主,也只有上古八主,让他连一丝一毫的念想都不敢升起过。

        这不仅仅是因为上古八主是上一个天庭的主宰,是如今天庭的禁忌。更多的还是因为,如今的神仙们都知道,上古八主并没有消失,他们只是被封印了起来而已。九州之下,八主依然存在着。他们是天生的至尊神灵,几乎不可能被毁灭。而在这种前提下,任何人都不敢保证,当年徐福留下的封印能够一直把八主镇压下去。

        他们是会回来的,这几乎是很多天庭里的大人物的一个共识。但是在他们回来之前,这些大人物更希望他们回来的时间能够拖得足够的长远。没有人希望八主那个级别的人回来,自然也没有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帮他们回来。

        即便是张道陵这个野心勃勃,想要壮大道门的人都不敢这么想。他对八主可谓是忌讳莫深,道门神话囊括古今,即便是西方佛门都被他们用一句给老子化胡的典故给拖了进来。但是却从来没有把八主给添算进来,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佐证。他是生怕给八主添了一份香火,从而给了他们一份脱困的可能。

        而现在他已经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因为他差不多已经是确认了,八主已经从封印里逃脱出来的。虽然不清楚上古八主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借由如今的事态而转变起自己以往的计划。

        大势不可挡,既然不可挡,那么还不如顺应潮流,看看能不能争取来一份从龙之功。虽然那个人口口声声说对天庭至尊的位置没有兴趣,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说没有兴趣就能改变得了的。

        身为神仙,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一方世界都在因为这个家伙的回归而欢呼雀跃,天地万物都几乎迸出了自己最大的热情,来迎接自己主人的归临。这样的变化连他都能感知到,这个家伙没有任何可能感知不到。他只是在漠视,在抗拒。但是这样的事情,又岂是能随随便便漠视和抗拒得了的。

        这里是他的本源,是他力量的诞生之地。他再怎么抗拒也是抗拒不了这种本源上的亲近的。可以说,他最终必然会拿回那些该属于他的一切,而在这样的前提下,自己开始提前站队完全就是应有之义。

        张道陵打得算盘非常的精明。而周易也知道他在打着什么自己不清楚的算盘。不过,他不在意这个问题就是了。力量到了他如今的这个地步,已经完全可以无视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不管是什么样的算盘,想要成真,恐怕在经过他的时候都需要他点下头才行。主动权掌握在他的手上,那么自然是有恃无恐。所以,他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按照自己的步骤去做。

        天庭,势在必行。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回家的路。他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想法和行动。整个天庭都已经是被惊动了起来。

        所谓天庭,不过是横搁在这方世界天与地之间的三十三重亚空间而已。神仙们分据三十三重天,天庭的位置也在这其中之一。这样的选址,并不单单只是因为这样能够高高在上,可以满足他们那种虚荣的心理。而是三十三重天从某些角度上来说,的确是承受这方世界力量最好的所在。

        日月星辰,这些高居于天穹之上的世界伟力想要照耀到世界本身之上,最先要通过的就是这三十三重天。而只要占据了这里,他们就是这种力量的第一受益者。虽然说神力是神职的延伸,想要增长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在这里增长神力总比在地上要好得多,更何况,利用这种便利,他们还能种植出许多地上没有的天材地宝,所以,他们实在是没有理由放弃这里。

        而也正是因为和天上的星辰如此的接近,天庭里的这些神仙才能更加清楚地感受到这个世界本身的躁动。两千多年来,从来都没有什么大变化的诸天星宿在这个时候突然暴动,它们喷吐的力量几乎等同于平时的数十倍,上百倍。这样的变化,可不能让这些个神仙们单纯地认为这只是一件好事而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子的名言每一个神仙都通读过,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样的道理。而在联系到这样的天地大变之后,作为天庭之主的玉帝,自然不可能再安稳地坐在那里。

        虽然他不知道这样的异变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他从来都是谨慎地对待每一次天地的异变。这也和他的得位不正有关系。他很清楚,自己成为玉帝是多么幸运的事情,所以他绝对不能让任何的变动来干扰到他位置的稳定。把一切扼杀在最原始的阶段,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哪怕是被人埋汰冷血残酷,他也甘之如饴。

        权力从来都是会让人上瘾的,更何况是天庭至尊这样的位置。所以只要能保住他的权力,他愿意做任何的事情。比如说引进佛门,比如说对自己的血亲大下杀手。前者是为了对抗道门势力的扩张,以制衡道门在天庭里越来越强大的势力。而后者,单纯是不愿意让战神这么危险的东西出现而已。

        在任何的一个神系里,战神都是危险的象征,是对神王最大的威胁。以前的刑天就是最好的例子,能够反攻上天庭的神灵,从古至今也就只有他一个。而那个时候,天主拥有着至高无上的神力,即便是刑天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刑天死了,天主活着。天庭之主还是那个天庭之主。

        但是现在是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力量能够和天主那样的存在相提并论。所以,哪怕就是再不可能,他也要阻止战神出现在他统治下的天庭里。

        二郎神,他的亲外甥。被他硬生生地逼出了天庭。这个天庭里最有资格成为战神的仙人只能困守下界,再也没有成为战神的可能。而那个猴子,也被他逼出了天庭,扔到了西方佛门的世界里。

        他总是这么运筹帷幄,阴谋算计着所有的一切。而依仗着自己背后的支持,天庭里的人也只能对他敢怒不敢言。可以说,只要他还是天庭之主,他就能一直这么做下去。而现在也是一样,当他感受到这种天地异变的时候,他立刻就召集了自己麾下的神仙,对着他们询问了起来。

        “众卿家,可知这种天地异变的由来究竟在何处?”

        当了两千多年的天帝,玉帝早已经是养成了独属于自己的威严。就像是人间的人皇一样,他一开口自然是要百官臣服,竖耳聆听的。

        而在天庭上做官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们躬身静立,只在玉帝问话完之后方才有人持玉笏站出来禀告。

        “回禀陛下,师旷和离娄兄弟有千里眼顺风耳之能,他们当知天地异变的源头所在。”

        “宣千里眼顺风耳前来觐见。”

        对于这两个道门的护法神,司掌着洞彻天地,聆听万物的神仙,身为玉帝的他自然是没有必要给予太大的尊重。随口唤了一声名号,自然就有天兵去把这二人唤来。而很快地,两个形状有些奇特,身着铠甲的神仙就走了过来。

        这两人一人双目失明,但是耳朵却是奇大。另一人浑身干瘦,眼睛却是暴鼓而出。他们走上殿前,不卑不亢地对着玉帝单膝一跪,就瓮声瓮气地说道。

        “属下师旷离娄见过陛下,不知陛下唤小神前来所为何事!”

        道门神仙,尤其是有些本事的道门神仙,大都不怎么把这个玉帝放在眼里,虽然明面上他们必须要听这个天庭至尊的调令,但是实际上他们心里对他有几分尊重,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师旷离娄算是个典型,他们属于哪种根本不卖面子的那一种。而面对这种滚刀肉,即便是玉帝也没有太大的办法。因为他们有道门庇护,只要他们不明着犯错,他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就像是现在,明知道这两个人心里的想法,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地对他们说道。

        “两位爱卿,可知道这天地异变的由来所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