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佛门大劫 观音解难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佛门大劫 观音解难

        历经两千五百多年,佛门的最后一个佛祖在今天寂灭。

        这对于曾立志于横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佛门来说,并非是没有预见的事情。但是他们所预见的却是过去庄严劫、现在贤劫以及未来星宿劫之类不靠谱的东西。

        在他们的设想中,世界时间的变化应该是从小劫开始的,依人之寿,从人之八万四千岁开始算起,每一百年减一岁,直到人的寿命只有十岁的时候,这是一减劫。再从十岁算起,每一百年增加一岁,又增加到人寿八万四千岁,这是一增劫。如此一减一增,在佛家里就是一小劫,而这么一小劫就差不多相当于一千六百八十万年。

        小劫过后,是成住坏空四中劫。每一中劫就是二十小劫,所以也就是三亿三千五百九十六万年。而成住坏空四中劫加在一起,才是一大劫,相当于佛门所说的过去庄严劫,现在贤劫以及未来星宿劫的存在。而这样一算的话,一大劫是多少岁呢?是十三亿四千三百八十四万岁。

        十三亿四千三百八十万年,这对于佛门来说才是他们所认为的一代佛祖该寂灭的世界。把自己的历史架空在无法探及的过去上,认为自己已经过了一个大劫才进入今天的佛门,把现在定性在现在贤劫上。

        而如今的现在贤劫其实才过去了两千多年,相对于他们所预想的十三亿年来说完全是九牛一毛的损耗。所以在理论上,他们还认为自己可以安享十三亿年之多的极乐安康。

        十三亿年是什么概念?对于仙佛这些诞生于人类之中的神灵来说,十三亿年几乎等同于不死不灭,接近永恒。所以,什么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三大劫,说到底不过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是一个彰显自己高大伟岸的虚假说法而已。

        如来坐镇现在贤劫,要享十三亿年的尊主之位。把概念换算一下,就是如来希望自己可以永恒不灭的坐镇在极乐世界之中。什么未来佛祖弥勒?你还有十三亿年的岁月要等,所以你就乖乖蹲着吧。现在怎么都不可能轮到你当家做主的。

        这是如来自身的野望,也是整个佛门的奢求。他们已经把这个野心重复了亿万遍,恐怕很多原本都知道这只是个谎话的家伙都已经是开始把这当成是真的了。就像是在做一个美梦一样,因为这个梦太美了,他们反而是忽略了现实,全身心地沉浸在了这个美梦中。并且希望着这个美梦能够一直继续下去。

        然而他们显然忘了一点,那就是梦终究是会醒的。不论你是以怎么样的姿势做着怎么样的美梦,这个梦都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它终究是要败退在现实的面前。要么是你主动的醒来,要么就是你被动的被别人硬生生地打醒。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

        佛门如今算是被打醒的,如来的寂灭对于他们来说绝对算是最残酷的重击。很多人面对这样的一个现实,还处在一个恍惚的阶段。不知道该喜该悲,甚至分不清梦幻现实。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不管怎么说,佛门里还是有一些有智之士,一些能够看得清现实,识得出时务的人。

        这些人能够清楚地看到,佛门现在所面临的危机。那不是如来寂灭就能解决的掉的。事实上,如来的寂灭只不过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契机,一个解除危机的机会而已。他已经做了自己所有能做的事情了,剩下的所有一切都靠他们的继续努力才能得以实现。

        佛门是死是活,就要看他们的了。而他们显然也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身上所肩负的重任。所以立刻的,作为佛门的二把手,四大菩萨之的观世音就已经是站了出来,对着高居天庭至上之位的周易低头说道。

        “天帝在上。如今西天极乐世界破碎,就连如来佛祖也已经是寂灭涅槃。我佛门已然可以说是大败大衰,再也无法与陛下为敌。所以,只求陛下开恩,饶恕我佛门一回。”

        “饶恕?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是观世音菩萨吧。”

        挑了挑眉头,周易看着这个白衣飘飘的女尼,就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而看着他的这个笑容,观世音下意识地就有些胆寒了起来。

        毕竟刚刚这个天帝的暴行她都是亲眼看在眼里的,说是一点不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想到了佛门的死生存在就压在自己的身上,她实在是不敢有任何逃避的想法。所以立刻的,她就微微颌着,低声下气的回应道。

        “正是贫尼。”

        “那么观世音菩萨,你是在求我吗?求我饶恕你,饶恕你背后的这整个佛门?”

        “正是如此,天帝陛下。我佛门是无辜的,还请陛下慈悲之心,饶过我们这一回。若是陛下肯法外开恩,佛门将感激不尽,若有驱策,在所不辞!”

        虽然不明白周易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观世音还是保持着一个足够卑微的态度,几乎是低三下四的许诺了起来。佛门的存续就压在她的身上,容不得她不低三下四。但是,面对她这样的一个回复,周易却是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回复了起来。

        “你们佛门的许诺我没有任何的兴趣。连存在与否都只是我一念之间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价值。说真的,我不在乎你们佛门是继续存在这还是被毁灭的干干净净。我现在在乎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既然是在恳求我,那么你现在的态度是求人该有的态度吗?”

        无言的张了张嘴,观世音忍不住的皱起了眉,然后语带困惑的说道。

        “贫尼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不明白,很简单,我给你说明白了便是。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你是在求我,那么就要拿出一个求我的态度来。比如说,给我跪下,这才是求人的态度,不是吗?”

        “跪下?”

        一瞬间,观世音的表情就变得诧异以及楚楚可怜了起来。她的形象是一个慈悲悯人的弱质女流,而这样的一个形象在很多时候都是可以起到一些特殊的作用的。

        比如说像是现在的这个时候。如果不考虑双方的背景以及一切的缘由,单单只是看现在的表象。恐怕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欺男霸女的恶霸在依仗自己的权势,凌辱一个弱质女流。

        当然,现实不是小说,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人跳出来做护花使者的。更不可能会有人冒着得罪天帝的危险,来为观世音说情。这让她只能这么柔柔弱弱地看着周易,祈求着,希望着这个天帝能够网开一面,放过她这一次。但是,周易既然已经说出了口,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不必要的怜悯和同情之心而放弃自己的打算呢?

        所以,他只是冷笑了一下,就这么对着观世音菩萨说道。

        “怎么,不愿意?这可和你之前所承诺的一切不相符合啊。你所谓的但有驱策,在所不辞如果仅仅只有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真的很难相信,佛门投降的诚意。”

        “佛门投降的诚意是做不得假的,陛下。只是我不明白,陛下一定要让贫尼下跪的理由何在?”

        眼看着祈求解决不了问题,观世音只能收敛起那种弱质女流的神色,转而冷静地对着周易反驳了起来。而对于这种反驳,周易却是哈哈一笑,直接就这样说道。

        “理由,你觉得我这么做需要理由吗?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么我只能这么告诉你。作为观世音,你天天受到那么多人的顶礼膜拜。那些人都能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对你下跪,难道你就不能为了你自己还有你背后的佛门对我下跪吗?都是有所求的,难道你就比他们高贵一点,连下跪都不能做吗?”

        说到了这里,他眼睛一眯,就已经是显露出了嘲弄的意思来。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下跪。但是结果是怎么样的,我就不能对你保证了。你可以认为我是想要羞辱你,也可以认为我心里根本就没有放过佛门的意思。不管你怎么想,怎么理解。我都只有这一句话,下跪!只有跪下,你才有资格和我谈其他的。如果你连下跪都不愿意,那么我会怎么做,就由不得你了。怎么,你打算怎么做呢?观世音菩萨!”

        “如果这是陛下的要求的话。”

        长叹一声,观世音脸上的表情已经是从微微皱眉的艰涩变成了无喜无悲的平静。她心里很明白,自己的确是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既然周易已经开出了这样的条件,那么有求于自己的她也就只有两个选择。拒绝,或者是接受。

        拒绝的代价太大了,大到了她根本就无法接受的地步。所以她能选择的也就只有顺服而已。

        跪一下,就能为佛门争取一份生机,这显然是值得的。想明白了这一点,观世音立刻就已经是盈盈拜倒在了周易的面前,并且面无表情地对着周易问道。

        “天帝陛下,这样够了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