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杞人忧天 故人言事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杞人忧天 故人言事

        不能对第三人言,这种话要是别人承诺的还可信一点。但是要是灞波儿奔承诺的,却是没有一丁点可信的价值。

        要知道他可是黑鱼精出身,天生就是一张大嘴。而现在更是多嘴多舌,什么秘密到了他嘴里都是根本不可能保存得住的。先前答应那个接引使者的话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放屁。只要有个合适的价码,他什么都能吐露出来。

        而现在就是这样,当着蛟魔王的面,他已经是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东西统统地说了出来。而当他说完了这些东西之后,蛟魔王却是慢慢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天庭里的这些个弯弯道道,他不懂。但是他知道,天庭神仙里的龌龊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掺和的。正所谓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要真是天帝和那些个顶尖的神仙们在暗中放对的话,他们这些个夹在中间的人,十有八九是要遭殃的。所以到底要不要参与到其中去,他心里其实还在犹豫着。

        本质上来说,他并不相信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尤其是那个所谓的天帝。正所谓身份产生距离,距离产生差距。天地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可能会为他们这些个妖怪们着想。就算是有的,恐怕也只是某种特殊的利用而已。而对于被天帝拿着当枪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当了炮灰。蛟魔王还是觉得自己现在的日子更加逍遥一点。

        不掺和,这是最保险的做法。但是同时,这也是得益最低的做法。要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在眼下的这种情况下,他就是不想掺和到其中,也很难保证不会被动地给卷进去。而一旦再被卷进去,恐怕就很难说掌控自己的站位了。

        而掺和进去,并且直接站在天帝的那一边。这显然是一个收益回报丰厚的选项。封神,哪怕是对于他这个站在妖怪顶尖位置的人,也几乎可以说是最具诱惑力的事情。一个神位能令多少英雄豪杰折腰,这都是不用再细说的东西。如果说真的有这么个机会的话,那么蛟魔王实在不能保证,自己到底会不会不顾一切地堵上那么一把。

        赌还是不赌,这是一个问题。蛟魔王心里满是纠结着,而就在他为了这两个选择苦恼地紧皱着自己的眉头的时候,他却是突然看到了身边胡吃海塞的灞波儿奔。他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让他顿时一愣,然后整个心里就是豁然开朗了起来。

        自己到底在操心些什么?这种事情难道是由得了自己去决定的吗?妖中大圣,说起来好听,其实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面前不过是一个可以随便摆布的蝼蚁而已。明明什么都决定不了,那么还为何要为这种事情而苦恼的。顺其自然,不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吗?

        想明白了这一点,蛟魔王就是直接放下了自己心里所有的负担,开始和灞波儿奔推杯换盏了起来。而就在他们这么没心没肺地享受着天庭的款待的时候,在另一边,天帝所居的弥罗宫身处。这个世界最有权威和地位的一群人已经是聚集在了一起。

        天帝,四御,还有所谓的太上老君,或者说老子本人。此刻正是一脸严肃地面对面的交流着。

        很多人以为他们交流的会是天下大事,其实不然,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所交流的话题就已经是被身为中天紫微北极大帝的黄帝给带到了一个偏的不能再偏的方向上了。

        “你就是赤松子的儿子?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赤松子那样性格的人居然也会有结婚生子的一天。小子,他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有的你的?”

        “黄帝阁下,我想我应该对你说明一点。虽然赤松子的转世的确是我的生身父亲,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认同他这个人的存在。事实上,他并没有当一个父亲的资格。最起码在我看来,他没有这个资格。”

        “没有那样的资格吗?这话说的倒是不假,他那样性格的人,的确是不太适合做一个父亲。最起码我想象不了,他当了父亲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模样。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父亲,这一点是做不了假的吧。既然这样的话,介意和我说说原因吗?为什么你会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呢?”

        把周易看做了故人之子的黄帝一点也没有把他当做是天帝的意思。相较于周易为什么会传唤他们以及作为天帝的他到底在酝酿着什么大事,他似乎更在意的反而是这个故人之子的家长里短。这一点实在是让周易觉得有些纳闷,这和他印象中的黄帝一点也不一样。

        但是,既然他这样问了,周易也不好不作回答。所以他只能以一种尽可能简洁的方式对着黄帝回复道。

        “一声不响就抛弃了我母亲将近三十年,并且处心积虑地想要把自己的妻儿当做工具来利用。这样的人,你觉得有资格被称之为父亲吗?”

        “的确。做出了这样行为的人怕是很难被人认作是父亲吧。”点了点头,黄帝并没有为昔日的战友说话,反而是一副感慨模样地对着周易赞同了起来。不过赞同过后,他却是话锋一转,又这么对着周易说道了起来。“不过,介意听听我是怎么凭借你父亲,赤松子这个人的吗?”

        说完这话,他不等周易做出任何表态,就已经是自顾自地对着他讲述了起来。

        “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还是我刚刚当上部族领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有熊氏虽然强大,但是却还是要受到天灾人祸的影响。刚当上领的我好不容易带着部族里的勇士,诛杀了在我们领地里作乱的凶兽。但是却因为得罪了那凶兽背后的凶神而引来了洪涝天灾。说真的,那个时候的我其实是万念俱灰的。”

        “人力的渺小是现在的你所体会不到的。在那样的一个岁月里,人族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卑微而渺小的种族而已。世间之上有太多的威胁,有太多我们所无法对抗的存在。随随便便的一种,就有可能让脆弱的人族面临上灭顶之灾。而这,对于刚刚当上领的我来说,实在是一种无法承受的重担。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承担这种责任,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面对未来中可能存在的一切危险。甚至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去帮助我的子民,带领他们渡过眼下的难关。”

        “那一场洪涝,把有熊氏三代人努力的成果给毁于了一旦。而失去了那片家园,有熊氏就没有了能够庇护的场所,没有了稳定的食物来源,没有了能够让我们赖以生存的一切。我们想强撑过去,可是根本撑不过去,因为伴随着天灾而来的瘟疫,已经成为了我们最要命的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还只是一介凡人的我是无能为力的。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所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祷告上苍,希望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们能聆听到我的哀求,放过我的部族一马,给他们一条活路来。”

        “但是天神听不到你的祷告,是吗?”

        听过史密斯.周讲述的周易给出了自己的猜测。在他看来,眼前这个麻布长衫,一点也看不出来人皇威仪的人之所以会走出那样千古一帝,文明始祖的道路来,恐怕也只能是在万般无奈之下的被逼迫而已。天不给人活路,人就要自己走出一条活路来。这种烙印在华夏人血脉里的东西不就是这个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吗?

        “对。没有天神会在乎一个小小人类的祈祷。但是,我的这份祷告却是引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收获。你的父亲,赤松子。就是因为我的那份祷告而生出了兴趣,从而和我有了第一次见面的。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结识了他,并且和他渐渐地走在了一条道路上。”

        笑着点了点头,黄帝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了满满的回忆。那段岁月对于他来说并不美好,因为有着太多太多的痛苦和牺牲了。但是,那段岁月却是无比的重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他所忘记。

        不是说这是他这一生最辉煌的时刻,而是说,这是他这一辈子最有价值的时刻。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年,但是其意义却过了这虚浮的几千年。所以当然的,他会一直把这段记忆铭记在心里,哪怕是现在追溯起来,也是历历在目一般。

        “很难说是谁主宰了我们的意向,让我们一起走在了反抗天神的道路上。这里面也许有我对神灵统治人族的不满存在着,但是我想,赤松子那种对于理想的执着也应该是很关键的一部分。其实,他是一个很纯粹的家伙。你给了他一个理想,让他对这份理想生出了认同,他就能矢志不渝地为了这个理想坚持奋斗下去,甚至说到了不惜一切的地步。知道吗?那个时候的仙人如果胆敢弑神的话,是犯了大罪的。而他,就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家伙。他的理由很简单,不过是想要给对抗天神的道路开一个头而已。很可笑是不是。然而,这就是他的选择。”

        “他是一个理想大于现实的人。一旦他找到了为之奋斗的理想,他就能把一切的现实抛在脑后。这是我们能够成功的原因,但是,这也是他失败的原因。作为一个人,太过理想的话是很难得到幸福的。而一个不幸福的人,又怎么能叫做成功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