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将功抵过 法度森严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将功抵过 法度森严

        灞波儿奔,一个真正把低调做到了极限的妖王。如果说在遇到了猴子西行一行之前,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什么叫做收敛的话。那么在那之后,他真的算是大彻大悟,知晓到了低调作妖的真意所在。

        这一千多年来,可以说除了必要的摄食,吞食了一些水族之外,他都没有再造过什么杀孽。而这对于一个黑鱼精出身,又是修炼成了七蛟龙的异兽妖王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除了那些个草食或者杂食类的妖精,还真没有几个妖精能在最开始的时候忍受住那种来自本能上的渴望。尤其是对于龙族妖怪来说,喝血吃肉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让他们控制这种本能,以另外一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身体所需,这简直就是一种开玩笑的事情。

        看看其他的那些个蛟龙属的妖怪,哪个不是一张口就要吃掉百十个无辜的凡人的。像是灞波儿奔这样的,不说是绝无仅有,那也是少见到了极点,几千年都难得一见的类型。

        可以说,要不是灞波儿奔得到的天赋非同凡响,让他能够轻而易举地就镇压住碧波潭那么多心狠手辣的妖怪。不然这碧波潭龙宫之主,还真是轮不到他去做。而他也别想能够得到那么多妖族的效忠,成为乱石山方圆千里之内,唯一的一个妖王。

        少了这许多的恶业,灞波儿奔虽然也少了几分威风,但是却终究要比别人显得脱一点。而因为他本身醉心于修炼,鲜少参与到外界的那些勾心斗角之中,这反而使得他在面对很多事态的时候,更多了一份独属于自己的然目光。

        这份目光,无助于争权夺势。但是却能让他看出来人心险恶。究竟谁是心怀善念,谁又是恶意满满,这都是可以一目了然的事情。听起来似乎和佛门的慧眼神通有些相似,实际上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当年万圣龙王盗了佛宝,虽然没有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但是却多少沾了几分来自佛门的法力慧根。而还不等这份慧根开花结果,他们就已经是死在了猴子的棒下,这也就使得这份本来属于他们的好处平白地让到了灞波儿奔的身上。

        而在一千多年潜心修炼的过程中,灞波儿奔在开属于自己血脉力量的同时,也把这种慧眼神通给挖掘了出来。他能明视人心,虽说不能洞察的清清楚楚,但是大致上的东西却是一点也不会出错。而这也就使得,蛟魔王刚刚心里打了鬼主意,他就已经是生出了感触来。

        面对这么一种情况,既不痴又不傻的他哪里还看不出一个究竟来。本来靠近蛟魔王,只是想和他套个交情,得到一些来自他的庇护。而这可不意味着他愿意充当蛟魔王的马前卒,在他的这种未名的恶意之下去送死。

        所以立刻的,他就拉开了和蛟魔王的距离,远远地避开到了角落处。而此时,蛟魔王并没有现他的动静,因为对于他来说,像是灞波儿奔这样的后辈,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有他没他,效果都是差不离的。而且如今的局势,也容不得他去注意什么灞波儿奔。一个天帝和一个杨戬,就已经是足以夺去他所有的注意力了。

        心思电光急转,自觉已经是盘算地七七八八的蛟魔王并不愿意在继续拖下去,因为他知道,越拖局势就越是对自己不利。趁着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做才能取得最大的利益。而如果等到了有人想通了,那么结果会是怎么样,怕是就要两说了。他可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牺牲品。所以立刻的,他就张口对着周易说道。

        “天帝明鉴。此事我想,应该尚有转圜的余地。毕竟我等妖族种类有别,绝大多数生来便是要靠饮食血肉为生的。就算是成了精怪,这种本能也不可能说变就变,而且有法力再生,正如小儿怀揣利刃,难免的会行差踏错。做出什么遗憾终生的大事来。天帝若想因此便取罪于我等,未免有些过于偏颇。而且以天帝大计观之,这样做最终也不过是自断臂膀而已。”

        “我等妖族虽不如天庭势大,但也是千万之众,是足以影响到世间格局的一方大势力。若是以天帝之前的那个标准,我可以说妖族之中十之八九,是逃不掉刑法审判的。纵使最有有那么个别存在能够得享天帝恩赐,想来对于天帝征讨域外的大计来说,也会变成杯水车薪,再难有大用的鸡肋存在。所以我想,陛下既然有此想法,为何不退上一步。让我等戴罪立功,以未来功绩抵消掉往日罪孽。这也算是彰显陛下仁德宽宏,大智在握的举措了。”

        说到这里,蛟魔王所说的一切都可以看作是在为整个妖族的利益来考虑。在这一点上,任何一个妖王都挑不出毛病来。

        甚至说他们还会感慨。蛟魔王果然是智计过人的妖中大圣,义薄云天到能够在此时这么为他们这么说话。当真是够意思,值得信赖。而不自觉的,很多六神无主的妖王就会靠拢过来,加入到蛟魔王的阵营之中。

        这也正是蛟魔王最想要看到的东西。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自说自话,不仅没有什么说服力,反而容易引起天帝的反感,让他直接对只是自己痛下杀手来。但是,有了这些人的站队和支持,情况就不一样了。

        只要天帝想要继续自己的那个计划,他就必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自己怎么样。因为现在的他可以算得上是妖族的代表。伤了他,不仅会让原本就已经是惶惶不安的妖王们彻底地决裂出去,也会让那些本来可以置身事外的妖王们被动地搅入到这场意见之争中。

        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谋略者该做的事情,而事实上,现在的周易的确是有些犹豫了起来。他的决心还在,毕竟他作为天帝一定要树立的是自己的威严还有天庭的法度。像是以往那样,让天庭代天赏罚的使命形同无物,那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事情。

        天庭,既然是天地之正朔,就一定要有绝对严明的法度在。立法上可以稍微松弛一点,但是执法上却是一点也不能松弛。这种事情,送上一点就是给别人多少一点口实,而长久以往,也是难逃被人掀翻的下场。这一点,可以说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哪一个王朝败落了,不是从法纪松弛,贪赃枉法的逆乱之举开始的呢?周易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下了如此大的决心。他是绝对不能让眼里揉沙子的,一粒都不行。而挑选了这些妖族来作为自己维系法度的第一个开口,其实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其实还是和玉帝留下来的烂摊子有关系。两千多年来,玉帝治下的天庭早已经是养成了各种各样的弊病。他都不需要去认真查,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不少神仙依仗着自己的权职所做下的各种违法乱纪的事情。而要是从他们开始下手了,那么别的不多说,十之八九的神仙是跑不掉的。

        虽说不可能像是下界这些经常作乱的妖孽,要被打消的神形俱灭那么离谱。但是以他们的罪行,被摘掉身上的神职也是肯定跑不掉的。

        这种事情一个两个还好,要是多了,那么整个天庭的运转就肯定是要出大乱子的了。周易自己就算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把这偌大的一个天庭给单凭一人之力的支撑起来。哪怕他心里已经是打算重立班底,取代这些神仙的存在。但是毕竟时日尚浅,他的班底也还没有打造出来。所以为今之计,他也只能把这些个神仙的事情暂且放下。以换一个目标的方式,来演着一出杀鸡儆猴的好戏。

        妖怪,毕竟是异类。而妖怪之中十之八九,都是打杀了都不值得同情的腌臜可恨之辈。拿他们下手,一来不会动摇了天庭的根本,让天庭运转出现什么大乱子。二来也能杀鸡儆猴,让这些个神仙们知道什么是收敛,以及他们再这样下去的下场。再加上这样做还可以肃清寰宇,还天界的黎民百姓一片朗朗乾坤,同时还能对他的计划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完全可以说是一举数得的好事。

        而就是这样的一番好事,若是按照蛟魔王所说的那样,将功抵过,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那么怕是所谓的一举数得都要变得七零八落了。

        周易还不至于优柔寡断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所以立刻的,他就冷声对着蛟魔王这个暂时的妖族声人拒绝了起来。

        “功是功,过是过。有功当赏,有罪当罚。如今你们尚且没有立下功劳,就想着功过相抵,是不是有些太天真了。而且,天庭之下法度森严,也没有这么做的道理。再说了,我本来打得就是肃清寰宇的主意。给你们这么一个选择,也不过是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同是天界生灵的份上,留下的一线生机而已。所以别把这当做筹码,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到我了。我说了,你们还没有这个资格。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是一样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