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天庭机制 山门大开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天庭机制 山门大开

        天庭是一个巨大的机构,司掌着一方天地基本运转,他们所要做的工作庞杂的难以想象。这一点,用一个故事中的典例就能体现出来。

        西游记里有泾河龙王为麾下水族和袁守诚打赌,赌的是几时下雨这么一说。袁守诚说,明日辰时布云,巳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龙王不信,因他本身就是行云布雨之龙神,下雨如何,他还能不知晓吗?

        却不想,袁守诚本身就是道门奇才,虽不入仙门,但是在占卜数算一术上的造诣却早已经是高深莫测。都不需要动用后台的关系,只是简单地算上一算此方地界的天数盈亏,他就已经是知道了龙神行雨该有的数量。

        这就像是在已知了两个已知数的情况下,代入公式去求取另一个未知数一样。答案根本就是明摆着的事情。除非天庭想要出大乱子,才不可能按照这个答案来。

        天庭当然不可能想要出什么大乱子,所以一切自然也就和袁守诚预算的一样。而这,也就苦了泾河老龙这个龙王。

        如果按照天庭诏令的那样,他肯定是要输掉这场赌斗的。这样的结果会让他在一众水族面前把颜面丢得一分不剩,而这当然不是他能接受的情况。所以,也不知道是听了谁的歪点子。他在行云布雨的时候做了些许的手脚。

        不仅布雨的时候晚了一个时辰,更是连下雨的点数也少了四十。这样的事情往小了说,是无视天地诏令,犯了欺君之罪。往大了说,那更是违背天时,逆反天地运转大数的重罪。说是诛九族都不为过.所以自然的,泾河龙王也难免地要上剐龙台上走上一遭。

        之所以说这个故事,是想通过这个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天庭的运转森严,对于众神仙的要求绝对不比任何一台精密机器上的零件来更少一些。所以,单靠一个人根本把控不了这整个天庭的运转,哪怕这个人是天帝也不例外。

        天帝是至高无上,是可以为所欲为。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剥夺任何一个神仙的神职。但是,如果说要让天庭正常运转,还是要靠这些神仙们去各司其职才行。

        天庭可以没有天帝去统管,就像是当初的玉帝一样,很多人不鸟他,却依然可以安安心心地运行着自己的权能。但是天庭却不能没有神仙,因为少了神仙的运转,这方世界立刻就是要出大乱子的。

        周易心里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插手其中,像是玉帝当初那样,做什么事情都要彰显一下自己存在的意思。他只是安排好了四值功曹和执法天官,让他们听从瑟琳娜的吩咐,就已经是施施然地到了下界之中。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对于他来说,古一这个身份特殊的家伙是他必须一见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宁愿把天庭里的那些事情暂时地搁置下来,也一定要到这里来一趟。当然,他不是一个人来。猴子就在他的身边。

        这既是他的要求,也是猴子自己的意愿。

        对于周易来说,他需要猴子给他指点出灵台方寸山的所在,不然,他实在是没有把握在众多被仙人开辟出来的小世界里,准确找到方寸山的位置。而对于猴子来说,这却是千多年来,他重归师门的唯一机会。

        当年菩提祖师教授他神通的时候,恐怕就已经是从一些推算中看到了端倪。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生性桀骜,顽劣不堪。再加上出身非凡,早晚会惹下泼天大祸。所以在他技艺学成的时候,就已经是通过一些小事,把他给逐出了师门去。

        这是无奈之举,猴子自己也知道。毕竟他虽是菩提祖师的弟子,但却不是他唯一的弟子。作为老师,菩提祖师已经尽到了自己的义务,把能教的东西都教给了他。他必须要为其他的弟子负责,不可能因为猴子一个人,而把其他的那些弟子们也给牵扯进去。

        猴子不怨他,相反的,他还很感激他。因为如果不是菩提祖师的教授的话,世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他这么一个人。纵使是不死不老,现在的他恐怕也只能是在花果山里和那群猴子猴孙们一块摘桃子而已,到死都只能是个畜生。

        猴子是不愿意一辈子当一个畜生的,所以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已。很多人都把菩提祖师的教授也说成是了猴子西行阴谋的一部分,但是猴子自己知道,这根本不是。

        菩提祖师收他入了山门,那是他们之间的缘分。是菩提祖师心怀怜悯,全了他的向道之心而已。祖师一身教授弟子无数,根本不在乎多上一个猴子,或者少上一个猴子。他是真的喜爱自己这个弟子,才会尽心尽力到那种程度。至于猴子后来被人算计,那是他自己招摇惹出来的祸事而已。

        身怀菩提祖师教授的神通妙法,又上天入地,和众多大妖聚义,这样的一个家伙天庭怎么可能不注意。而那些所谓西行的算计,也是打那之后才开始谋划的。不然,更早的时候。由西天的那些个菩萨佛陀,或者干脆是玉帝麾下的心腹出手,把猴子截胡下来,收入门中。岂不是要比由菩提祖师教他本事更合适一点吗?最起码的说,也能在手底下多上一员大将不是。

        这些道理,猴子心里都是清楚的。而越是清楚,他越是感觉当年菩提祖师教授他的这份情谊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见多了神仙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完全可以这么说,只有菩提祖师这个老师,才是真心对他的,把他当做弟子的。至于其他的,让他称之为师父的家伙,说到底,也不过是把他当成是了一个工具而已。

        他不想和那样的人继续打交道,所以他才会在最后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叛变到了今天的这个天帝门下。而当这个天帝以这样的理由找上他来的时候,他才动了这番心思,借由这个机会,请求重归于菩提师门之中。

        说真的,若是让他一个人来,哪怕他已经是天庭的齐天大圣,佛门的斗战胜佛,他都是没有这个勇气的。因为当年菩提祖师和他说的非常清楚,这一走就永远不准他再回来。如果不然,就要将他剥皮锉骨,神魂贬在九幽之下,万劫不得翻身。

        他不怕什么剥皮锉骨,也不怕什么万劫不得翻身。但他怕菩提对他说一个不准。菩提祖师不点头,他一辈子都没有勇气回到这里,回到他的面前去叫他一声师父。可以说,眼下周易要往方寸山来,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他表现的,却是要比周易这个主事人还要急切的多。

        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普天之下也只有寥寥几人能够胜过他。明明是为天帝带路,却是不顾体统的像是个猴子一样漫天翻腾。其中的焦灼急切可想而知。不过也是托了他如此急切的福,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当年猴子求学的地界上。

        一来这里,放眼一看,云山雾海。明明是天界里一座巍峨山峦,却是伸手不见五指,迷蒙的根本不知身在何处。也难怪有人说,天庭的传令仙官到了这里,也是根本不可能找到人的。有着这样不可能被法术消除掉的云雾遮掩,寻常的传令仙官当然不可能找到人来。

        而看着眼下情景,猴子心中立刻便是忐忑了起来。他虽然千多年都没有回来过,但是毕竟是一门所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是菩提祖师奇门遁甲之术所引来的异象。

        寻常时候,不管是谁拜访,以菩提祖师的身份,用这样的遁术来隐匿山门都不算是失了礼数。

        但是眼下可是天帝来临,哪怕天帝是鱼龙白服,没有大张旗鼓的微服私访。但是他毕竟没有遮掩自身的存在。如今,他都已经是进了山门大阵的范围,完全地暴露在了三星洞的视野之下。这要是山门里还没有人出来迎接的话,那么多多少少,都能说出一些罪过来。

        猴子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才等来的回家之旅因为这个而横生出什么可怕的变故,所以立刻的,他就来到了周易的身边,一脸殷勤地对着他说道。

        “陛下,想来山门中人还不知道陛下来此。也不知道是正在上早课还是怎么滴?还请陛下稍后,容俺老孙通报一声再说。”

        说完这话,猴子也不等周易回复,就已经是一个跟斗翻了下去。

        作为传说中的鬼谷子,菩提祖师的奇门遁甲之术自然是非同小可,其中颠倒乾坤,自成世界的威能,足以让任何一个误入其中的人晕头转向,不知所往。若是心中有所恶意,那更是险恶加身,顷刻间就能让你尸骨无存。

        不过,这对于猴子来说却是不成立的。他虽然并不精通这奇门遁甲之术,但是多少也算是鬼谷门人。大阵本身就对他无害,而当他凭着记忆左一捣鼓,右一捣鼓的。很快,整座山脉之上便是云雾尽消,并且从一座山崖之上,显露出一座洞府来。

        那崖头上立着一个石碑,三丈余高,八尺余宽,上有一行十个大字,正是周易要找的地方。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便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