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当年往事 似是故人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当年往事 似是故人

        时隔一千多年,再一次的重回故地。哪怕是猴子这样顽劣不堪、没心没肺的家伙也忍不住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已了起来。

        他想起了当年的指路樵夫,想到了那个给他开门的童子,还有那每年一熟,让他足足吃了七年才得传妙法的烂桃山。这一重见,除了那烂桃山上桃花正浓之外,也就剩下一座紧闭的洞门和当年相若了。

        旧景重见,而人却不是当初,其中变化实在是让人感慨。猴子也不例外,他心里忐忑,畏手畏脚。举止间不像是那个张扬不可一世的齐天大圣,反倒是更像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只是一心求道的顽猴。

        不过,再是畏惧,也不可能就此停步不前。所以,当猴子鼓起勇气敲打其洞门的时候,很快的,洞门里就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什么人在此骚扰,难道不知道三星洞已经闭了山门了吗?”

        随着洞门的开启,青年男子的朗朗询问便是从门后传了过来。而听到这个声音,猴子顿时就是一愣,因为这和他想象中的并不相同。这个不同让他呆在了那里,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言语了起来。

        反倒是说话的那个人,在看到门口的猴子时,先是一愣,然后脸上一喜一惊,再往后便是严词厉色的呵斥了起来。

        “原来是你这个猢狲。你来这里作甚?难道忘了祖师的教诲了吗?快去,快去,莫要让祖师知道你回来了!”

        “你是?”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绝未见过,但是却倍感熟悉的青年道士。猴子纵使有天大的神通,一时间也是拿不起主意了来。

        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这个青年道士,但是从他的容貌还有他说话的态度里,猴子却显然能够感受到一种有别于其他人的亲密。这必然是他很熟悉的一个人,可是他却想不出来这是谁,这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吗?

        猴子也觉得自己可笑,但是他却笑不出来,所以他只能是如此,略带不安地对着他询问了起来。

        “我们见过吗?”

        “好一个没良心的猢狲,难道你忘了,当年就是我给你开的门,你才能拜入祖师门下吗?”

        青年道士看着猴子脸上的忐忑,顿时就是没好气地这么对着他说道了起来。而一听他这么说,猴子立刻便知道了他的身份来。

        一千多年来,还是这个地方。一个小小仙童给他打开了门,对着他说了一句你跟我进来,这才让他得以拜入到菩提祖师的门下。而想那时,仙童是如何模样。在看今天,他却是已经变成了个大人样子。这其中的变化实在是让猴子意想不到,猝不及防了起来。

        菩提祖师家的仙童可不是寻常道士身边的童子。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骛髻双丝绾,宽袍两袖风。貌和身自别,心与相俱空。物外长年客,山中永寿童。一尘全不染,甲子任翻腾。说的就是这些个仙童。

        因为天生灵智,再加上背后有那些个大能们帮持,所以往往在还是懵懂的少年时候,他们就已经是得道成仙,成就了寿与天齐的仙根道骨。

        而仙人表象,向来讲究的是相由心生。你心里要是个老头,那么成了仙之后你也是会变成个慈眉善目的老神仙的模样。你心里要是个青年,那么成了仙之后自然是永葆青春,风华正茂的神仙。同样的道理,你心里要是一直是个孩童,那么任是时光荏苒,你也始终只会是这么一个仙童的形象。

        猴子在菩提祖师这里学道,历经了数十多年,也不曾见过那侍奉祖师的仙童有过半分的变化。而如今,却现他已然成了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这让他的心里顿时好不是滋味。

        不是仙门中人不会知道这种变化的难处。打破好不容易养成的仙根道骨,让它变化成另一番模样,这对于谁来说都不会是一件好受的事情。更何况,这种痛苦还是一个孩子承受的,其中差距自然更是不言自明。

        当年在这山门之中,他和一众师兄弟关系纵然是不错,但是要说到关系最好的,还是和这个仙童。他是顽猴出身,入了菩提门下才算是得了教化。本来就是赤子心性,自然是和同是儿童天性的仙童最能玩到一起。数十多年来,两小无猜的朝夕与共,远远不是后来那些个漫长的勾心斗角所能比拟的。

        猴子明白,能让昔日的仙童变作了今天的模样,其中必然是有一番千难万难的心理演变的。他必然是受了很多苦楚,遇到了很多难处。而一想到在他遇到这些困苦的时候,自己却一点也没有能帮得上的他,他的心里立刻就是自责了起来。

        一自责,猴子脸上顿时就是忍不住地露出了凶色。他本身就是一个妖怪出身,后来更是大闹天宫,西行取经,打杀过生灵无数。手上血腥累累,身上自然是戾气横生。这种戾气,不是成了佛就能洗刷地干净的。所以哪怕只是露出了那么一点半点,也是让这个极少出过山门的小道士脸上顿时色变。

        小道士一辈子修行,不染俗尘,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家伙,所以他会色变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不过,就像是猴子了解他一样,他同样也了解猴子。心里明知猴子是不会伤害自己,所以自然的,他也很快就把心里的惊骇平复了下来。而这一平复,也是让他立刻对着猴子呵斥了起来。

        “猴子,别乱来。这是祖师山门之前,你露出这般凶样,是想要挑战祖师威严吗?真当山门中无人治得了你吗?”

        小道士知道,猴子当年虽受老祖青睐,收成了入室弟子,但是却也不过是得传大道的十二个入室弟子之一。正所谓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猴子排在第十,在他前面还有九个师兄,在他后面还有两个师弟。这些个师兄师弟,神通未必不及他,道行更是要比他高深的多。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猴子敢在祖师山门前造次,那么少不了要给他一番教训。

        道士当然不想让这种事情生,所以他立刻便是做出了阻拦。然而,面对他的阻拦,猴子却更是要激动一些。他一把拉住了道士的手,就对着他说道。

        “觉心,你到底是为何变成这样的。且和我说清楚了,若是有什么委屈了,就算是拼着我这条命不要,也一定要给你讨一个公道回来。”

        “哎?你这猢狲,说这个作甚。快快放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你不把话说清楚了,我就不会放开你。觉心,咱们兄弟情义,难道你连这种事情都要瞒着我吗?”

        “没什么好说的,我干嘛要瞒着你?”

        猴子不依不饶,而面对他这种不依不饶,道士一开始还在嘴硬,但是在现猴子就是拽着他不松,火眼金睛死死地盯着他的时候,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事实说了出来。

        “这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不省心的猢狲!”

        猴子怎么都想不到,觉心这般变化的原因会和自己扯上关系。所以立刻,他就对着觉心这样追问了起来。

        “因为我,怎么会?觉心你莫不是在和我说笑吧。”

        “我和你开这个玩笑做什么?”既然已经是吐露出这个秘密了,叫做觉心的道士也就不打算在隐瞒些什么了。他深深地望了猴子一眼,就把一切娓娓道了出来。

        “当初你被逐出了师门后,祖师就已经是下了命令,以大阵封住了山门,让我等不得随意出去。谁也不知道祖师为什么这么做,当然,谁也不在乎祖师的这个做法。修道之人本来就是山中无日月的。闭了山门,潜心修道便是。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某一天,祖师的好友南极长生大帝前来拜访,在和祖师闲谈的时候说起了你的事情。那时,我刚好给祖师奉茶,却是正巧听到了你被压在五指山下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鬼使神差的就偷了祖师的令符,从山里跑了出来。”

        “我想去看你一看,但是却又怕被你认了出来。所以我就扮成了一个牧童,当着你的面走了个过场,还给你递了两个桃子。那桃子是我从烂桃山带出来,我想你应当是喜欢的才对。果然”

        “猴子,我对不起你,那个时候我帮你不了。你也别怨祖师,祖师他心里也是挂记你的。你是他最喜欢的弟子,不然也不会在收了你入门的时候,专门在烂桃山上种下一片桃林。你也应该知道,那座山原来不是叫烂桃山的。只是,祖师的弟子不止你一个,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顾忌了,不能为了你而害了其他人。所以,你要体谅他的才对。”

        “我明白,我一直都明白的。”听到了这些过往自己所不知道的隐秘,猴子的心里顿时便是堵了一下。他这才回忆起被压在五指山下的时候,这才想明白为什么那牧童给他的两个桃子那么好吃,那么熟悉。

        原来那是烂桃山的桃子,原来那是小仙童给他的东西。想来也是,只有铜铁的五指山上,怎么可能长出桃子呢?只是可惜,他却是为了自己,而受了磨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