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苦心授业 师恩如山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苦心授业 师恩如山

        猴子心理黯然,知道了内情的他却是越地自责了起来。

        要知道,他当时算是天庭的重刑犯。不只是天庭派了山神土地在时时刻刻的盯着他,就连佛门也派了五方揭谛,专门地去看管着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当时还是仙童的觉心扮作了牧童,骗过了他的眼睛,也不可能骗得过这方圆五百里的山神土地,以及那一直在盯梢着的五方揭谛。

        区区一个仙童而已,根本不可能从这么多神仙的眼皮底下跑掉。他必然是会要落入他们手中的,而在那些神仙手中他会受到多少折磨,这怕是猴子根本想不到的事情。就算是能够幸运地重归山门,估计也是菩提祖师出了手之后才能有的情况。不然以觉心的懒散,他怎么可能从那些神佛的手中逃掉?

        自家兄弟受苦,这已经是让猴子心中难安了。再想到恐怕连菩提祖师都因为他而牵扯了进来,他的心里顿时就更加地惶恐了起来。

        当年被天庭擒下,刀劈斧砍,雷劈电打,甚至都被扔进了炼丹炉里熏烤,他都没有把菩提祖师给供出来。他本以为自己守口如瓶,信守了当年的承诺。却不想,早在那个时候,菩提祖师的身份就已经是因为他而暴露了出来。

        心中的悔恨更深了一层,这让猴子心里苦涩难言。而看着他那呆滞的表情,道士觉心却是把故事说到了最后。

        “后来,我向祖师请罪,被祖师罚了面壁百年。这百年里,我想了很多,终于是明白了世间的阴暗龌蹉。这让我再难保持原来的赤子心性,所以也就只能蜕去了那身仙骨,从头再来一番。这才有了我今天的模样。所以,猴子,你说这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什么?”

        “你说的没错,都是因为我才害了你。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怨气的话,都对着我泄出来吧。不管你是要打还是要杀,我都认了。只要能一出你心中的怨气,我不会有一句怨言。”

        猴子很少低头,尤其是对那些不如自己的家伙。但是今天,在面对这个昔日的好友的时候,他却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样一句低头服软的话来。而面对他这样的一番话,觉心却只是对着他摆了摆手,作打状。

        “我跟你有仇吗?要对你喊打喊杀?如果你真觉得对不起我的话,那么就尽快离去吧。祖师正在闭关,不会知道你回来了。所以趁着现在赶快走吧,别让他知道了,对你生气。”

        “走,我没法走的。”

        摇了摇头,猴子脸上顿时苦笑了起来。他看了看身后,云头上周易还在凝望着他,这让他绝了所有的小心思,只能是实话实说地对着觉心解释道。

        “去通报一声吧,觉心。天帝驾临,师父不,菩提祖师要出来迎驾,才算是不失了礼数。”

        “天帝,你莫不是在和我说笑呢?”张望了一眼,因为并没有猴子那样的火眼金睛,觉心并没有看到周易的存在。但是看着猴子脸上的严肃,觉心想了一想,还是决定相信了他。

        “我这就开中门,猴子你带天帝入祖师书房去。祖师还在闭关,我需要去通传一声才行。还请天帝见谅,稍候片刻!”

        随着吱吖一声,不知道关了多少年的山门大门就这么被觉心给大开了起来。而看着一骑绝尘,根本没有一点体统的觉心。猴子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来。

        对于他来说,这实在是一副非常熟悉的情景。当年觉心还是个童子的时候,他就经常干出这么冒冒失失的事情来。本以为变作了这般模样后,他应该是沉稳了一点才对。却没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还是这般模样。

        这是好事,只是,实在是有些怠慢了周易这个天帝。所以当猴子看到周易已经默不作声地走到自己身前时,他立刻就代替觉心对着他致歉了起来。

        “陛下,我这个兄弟天性冒失,如果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天帝大人有大量,别太和他一般见识了。”

        “带路吧,别浪费时间了。”

        刚刚是不忍心打扰这对兄弟叙旧,毕竟猴子和方寸山之间的感情周易也是知道的。他没有必要做那个恶人,尤其是在无冤无仇的情况下。当然,这也不意味着他会愿意一直把时间这么浪费下去,所以他也是在这个时候对着猴子小小地敲打了一下。

        难得遇见周易这么好说话的时候,猴子顿时就是咧嘴一笑,然后就轻车熟路地带着猴子向着菩提祖师的会客室走了过去。

        虽然时隔千多年,但是对于猴子来说,三星洞里的一切却还是昨天的模样。一切恍然如梦,让他这一路走来都是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

        路上有三三两两的门人看到了他们两个,对于周易,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对于猴子,很多人脸上都是变色了起来。他们显然是认识猴子的,并且也知道猴子这么回来了意味着什么。很多人都想要在这个时候对着猴子说些什么,但是却似乎是有着什么顾忌,以至于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对猴子说出话来。

        而就在这么一路对着昔日故人点头微笑的情况下,猴子就已经是带着周易来到了一间对于他来说无比熟悉的净室前。

        千株老柏,带雨半空青冉冉;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却正是当年菩提祖师对他夜授妙法的地方。

        推开门去,看到那门后的两个蒲团,一张睡榻。猴子脸上顿时纠结,显出了哀思之色来。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周易天帝的身份,就已经是自顾自的对着他念叨了起来。

        “当年就是在这里,祖师叫我夜班三更来,避开了众人,传授了我长生之法。现在想来,祖师当初所言,其实是有深意的。”

        “他知道我这个猴子生性顽劣,容易干出祸事。所以才在一开始的时候问我愿不愿意学那些术门之道,避祸之法。也就是我那个时候不开灵窍,识不得祖师苦心,才铁了心的要学那长生不老,万劫不朽之术。想来祖师那个时候也是被我气坏了,但是却又心怜我,这才暗授玄机,让我三更夜里过来。可笑,要是我早一点知道祖师苦心,也不会闹出后来那么多牵连同门的祸事来。”

        “看得出来,你对菩提祖师很是尊敬。要远远比你后来那个师父尊敬的多啊。”

        环顾着这么一间简陋的净室,周易挑了挑眉头,就对着回忆哀思中的猴子这样说道。而听到他的这番话,猴子立时就是一龇牙,然后毫不客气地说道。

        “佛门的那些个秃驴,有什么资格和祖师比。当年若不是我被压了五百年苦牢,再无逃出生天之望。我又岂能拜在那金蝉子的门下,当他那便宜徒弟。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金蝉子和我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又有什么资格被我心里当做是师父。嘴上叫叫的东西而已。在我心里,他连给祖师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哦,那这么说,这个菩提祖师在你心里的地位还真是不一般啊。”

        “祖师待我恩重如山,没有他,我现在都还只是个不通教化的猢狲而已。所以,我这一辈子都记着祖师的恩德。只要祖师话,就算是让我死上一万次,我也甘之如饴。”

        猴子沉着脸,以再郑重不过的神色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而看着他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出了这样的狠话,周易心中一动,却是对着他这么询问了起来。

        “好一个恩重如山。那么,悟空。我且问你,若是我让你捉拿菩提祖师,你待如何?”

        “陛下要捉拿祖师?”脸色腾地一变,猴子整个人都已经是变得激动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眼前的周易,又看了看周围无比熟悉的一草一木,随后哈哈一笑,便是直接从手中擎出了铁棒,直接对着周易这样大声叫嚷了起来。

        “陛下饶过俺老孙一命,俺老孙心里感激。但是陛下若是让俺老孙做出这样的不孝的事情来,那么就算是拼上这条命不要,俺老孙也要让陛下落下点颜色看看。俺生是方寸山的人,死是三星洞的鬼。就算是神魂俱灭,万劫不复。你也休想让俺做出半点,对祖师不敬的事情来。所以,陛下。若是你想对祖师做点什么,那就从俺老孙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你这猢狲,休得胡言。陛下英明,又岂会无缘无故地对老道我下手呢?他这是在诈你,也就是你这个一点就着的雷公脾气,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人套出话来。”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背后已经是多出了一个须飘飘,手执浮尘的黄衣老道。他入了门来,先是训斥了猴子一番,然后才对着周易稽道。

        “三星洞菩提,道门鬼谷子,见过陛下。祝陛下千秋。”

        “菩提真人,有礼了。”

        此刻,周易再也没有之前那副喊打喊杀的恶相,反而是笑容和煦地对着菩提招呼了起来。这样的变化实在是让猴子有些懵,不过在片刻之后,他还是扑腾一声,丢掉了手里的铁棒,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倒在了菩提祖师的面前。并且语带哽咽地,几不成声地对着顶礼叩了起来。

        “弟子见过菩提祖师。祝祖师身体安康。不肖弟子,志心朝礼,志心朝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