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八仙觐见 洞宾划策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八仙觐见 洞宾划策

        对于天庭来说,周易这个天帝在一天或者不在一天实在是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来去匆匆的方寸山一游,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除了少数有心的神仙之外,绝大多数的神仙几乎都不知道天帝居然玩了一趟微服私访的戏码。

        而对于他带着一个光头的女人回返到自己寝宫的事情,这就更加少有人知晓了。

        当然,带着古一回返的事情周易并没有可以地避开某些人的目光。所以只要是在天庭内外安插了些耳目的人早晚都会收到这样的消息。只是,古一的名声不显,哪怕是在整个天界里,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大能能够了解到她的身份。所以,哪怕是描绘出了古一的模样,绝大多数的有心人也是很难把她和什么事情联系到一起。

        他们只能认为这是天帝在给自己开后宫,虽然看起来品味是差了一些,但是联想到之前去除的那一则天条,这就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了。而只要一这么想,那些所谓的有心人便是有了不同的反应来。

        有的人嗤之以鼻,以为周易不过是一个贪婪好色的昏君。而有的人则是心头焦急,认为自己被人抢先了一头。各人自有各人的应对,而在这二者之中,最先对周易做出反应的,却还是前者。

        可以说周易刚回到弥罗宫,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已经是有金甲神将通传了过来。

        “启禀陛下,上洞八仙想要求见。”

        “上洞八仙?”对于这几个名头响亮,但是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什么职权的家伙的求见,周易也是诧异了那么一下。他不知道这些个逍遥散仙跑来自己这里做什么。也不觉得他们找自己会是什么正事。二者的关系就像是世俗里所谓的明星和国家脑一样,你见过哪家明星敢没事跑到国家中心去,喊着要见国家脑的。

        敢这样做的,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就是世界出故障了。周易本来不想理会这些家伙,毕竟自己手里面还有一堆大事要做,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搭理这些个家伙。不过他转念一想,要是这些家伙真的有什么要事呢?见一见也无妨,索性给他们一个机会算了。

        这样一想,周易就挥了挥手,对着金甲神将吩咐了起来。

        “让他们进来吧。”

        “遵命。”金甲神将抱拳一礼,很快的就把上洞八仙引了进来。而看着上洞八仙这个逍遥散仙和王灵官鱼贯而入,对着自己齐声见礼。周易一挑眉头,就是毫不客气地对着王灵官问道。

        “王灵官,我好想没有传召你吧。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回禀陛下,今日弥罗宫是小神看值。因为恰巧看见了上洞八仙拜见,因为担心八仙不懂礼数冲撞了陛下,这才不召自来,还请陛下恕罪。”

        王灵官摆足了低姿态,同时又是一副忠心为主的模样。还真让周易一时间没法说他些什么。所以他只是冷笑了一声,就对着王灵官这么说道。

        “既然如此,站到一边去吧。且让我来看看,上洞八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不懂礼数法。”

        周易言语里的怀疑足以让人心生忐忑。王灵官闻言之下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到一边去。而这时,周易已经是把目光放在了八仙的身上。看着这八个神色傲然,全然不像是拜见天帝的散仙人物,周易眼光一寒,就是拿足了腔调来。

        “上洞八仙,你等求见是所谓何事?难道不知道弥罗宫乃天庭要地,闲杂人等不得擅入的道理吗?”

        言下之意,你们不过是闲杂人等而已。敢求入弥罗宫,最好还是拿出个理由来。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拿你们试试天庭的法令森严了。

        八仙虽然傲,但是却并不傻。这么明显的意思,他们还是听的出来的。而听出来这番言下之意,他们心里也是免不了的一惊。毕竟只要是神仙,还没有不怕天庭森严法令下的惩罚的。

        不过,他们终究是那种自视甚高之辈。所以当下的,八仙里的代表人物吕洞宾就已经是站了出来,对着周易这样说道。

        “启禀陛下,我等今日前来是来为陛下开言路的。陛下高高在上,身处樊笼。怕是不知天庭众仙神心中究竟是何念头。正所谓君似舟,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陛下若想做千万年的明君圣帝,那么还请广开言路,善听谏言。如此才能身正作则,过不加身。若是陛下置万仙名义于不顾,一意孤行。那么终究是会如玉帝那般,众叛亲离,做一个孤家寡人的。这是小仙肺腑之言,还望陛下三思。”

        “大胆,吕洞宾,你怎敢在天帝面前胡言乱语?”

        周易还没有话,站在一边的王灵官已经是怒不可遏地呵斥了起来。他的职责是看着八仙,让他们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毕竟八仙的任务是讨好天帝,而不是去触怒他。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从一开始八仙就没有按常理出牌的意思。他们直接口出狂言,剑指周易这个天帝上任以来的所作所为。这自然是让他措手不及了起来。

        可以说如果不是顾忌着天帝当面,他立刻就要堵住这几个家伙的嘴,防止他们继续大放厥词下去。而饶是如此,他也是忍不住地警告起了他们,提醒起他们的本分来。

        王灵官可以说是苦心积虑,但是他的这番苦心,并没有被任何一方所认同。不仅是八仙这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连周易也是这个时候对着他警告了起来。

        “王灵官,我还不是个木雕石像,连句话都不会说。你这么越俎代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小神不敢。”封建体制下的天庭,被作为至尊主宰的天帝说上这么一句话,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所以,即便是王灵官这个天官之,也是连忙告罪,不管再只语片言。

        而看着一副忐忑模样的王灵官,再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吕洞宾。周易眯了眯眼睛,就冷笑着问道。

        “吕洞宾,你说让我三思。到底是怎么个三思法呢?既然已经开了口,那么就把你想说的话统统地说出来吧。这样也省得你说我专横独断,一意孤行,不是吗?”

        “不敢!”遥遥的一拱手,吕洞宾做出了那种天子呼来不上朝的风范。不过就是李太白本人都是一心想要在朝廷里钻营,只是恶了唐玄宗,不给他那个机会而已。更何况吕洞宾呢?说到底,他还是渴望着能够摇身一变,从一介弄臣变成那种大权在握,能够一展抱负的重臣的。所以当周易这么说的时候,他还是很快地把自己的想法讲述了出来。

        “小仙有三计,还请陛下指教。”

        “其一,请陛下下诏,封禁佛门,贬为淫祀。佛门不事生产,占山川田亩为私用。一不纳税,二不馈民。是为不仁。蛊惑百姓,离弃父母血亲,是为不孝。拜异佛而不拜天帝,是为不忠。如此不仁不孝不忠之辈,陛下拔之,便可得民心。此非大善乎?”

        “其二,陛下当奖赏诸神,以示安抚。陛下初登宝位,便诸多异动,实为不智。须知众神各司其职数千年,便是无功,也有苦劳。陛下以一人之喜恶而断众神之前途,难保不会有人心生芥蒂。若是长此以往,天地大乱,陛下便是过。所以以小仙之见。陛下理应痛改前非,收拢人心,当为上策。”

        “其三,陛下当开言路,纳谏言,使野无遗贤,方是正道。如前朝玉帝那般,只知宠信奸佞,任人唯亲的。今日他之下场便是陛下前车之鉴。还望陛下三思,切勿重蹈覆辙。”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摆足了那种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姿态。而他摆出这种姿态,不过是怀着一种文人墨客的美好幻想而已。

        把自己当做是诸葛卧龙,把周易当做是刘大耳。以为自己一番高见,就能让他纳头而拜,来个三顾茅庐,君臣合唱的千古佳话。却不想,他空有诸葛卧龙之志,却无诸葛卧龙只能。所言所谏,皆是废话。让周易连听都不想听,就已经是冷笑着嘲弄了起来。

        “好一个三思,好一个切勿重蹈覆辙。照你这么说,如果我不按照你的做法来,那么是不是我就要众叛亲离,沦落到和玉帝一样的下场了?”

        听到这番话,只要是个有点政治智慧的人都会知道,自己是说错了话,要赶紧求饶了。而对于吕洞宾这样恃才傲物的家伙来说,这却不过是一个明知故问的事情而已。从来都只是把庙堂之上的大臣当做是迎合苟且之辈的他们,可是不会自甘下贱的做和他们一样的选择的。他们只会坚持自己的理念,就好像是自己的理念绝对是对的一样。

        真理面前一切都要让路,所以哪怕是周易有着天帝的身份,他也依然是直言不讳地说道。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陛下手下人心惶惶,这难道还不是最好的佐证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