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铿锵女子 不弱于人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铿锵女子 不弱于人

        该如何自保?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不过,根据答案追寻线索,却可以很轻易地想出来嫦娥当初所选择的那个办法。不过是吃了灵药,飞升天界,从而躲开自己那贪婪的丈夫而已。

        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她是那个受害者,结果却还要被后人那样编排,把她描绘成一个背叛丈夫的薄情寡义的妻子的形象,也难怪她会表现出那样的恼怒了。

        周易明白了前因后果,自然也是理解了她会这样表现的原因。如果是他站在嫦娥的这个位置上,他恐怕表现的还要更加过分一些。当然,他毕竟不是嫦娥,也不可能经历嫦娥的那些过往。所以他最多只能理解,很难感同身受。

        不过,就像是他之前保证的那样。既然他的确是不小心地冒犯了这位仙子,那么按照承诺,认错和补偿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看来我的确是冒犯了仙子你,这是我的错。按照承诺,我愿意进行补偿。就是不知道仙子你,到底想要提出什么条件呢?”

        天帝的承诺,自然是非同小可的。只要有心,大可以向他讨要荣华富贵,长生万福。只要不越过他心里的那一条底线,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的。当然,这样的一个承诺,难其实也就难在,该如何不越过这条底线上。

        嫦娥是个心思玲珑的女人,她可不会因为这么一丁点的小冒犯就漫天张口,向周易讨要那些她不该讨要的东西。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一个风姿傲人,凡脱俗到不染片尘的嫦娥仙子才是最令那些男人们憧憬的。若是她沾染上了什么俗世的阿堵之物,那么纵使她容颜美色盛却世间外物,恐怕也很难像以前那样,从者万千,受人追捧了。

        所以她片字不提什么条件,而是眉目带笑地对着周易这样问道。

        “如果我说,我想要的是陛下把我收入宫中,陛下愿意吗?”

        “怎么,这就是你的条件吗?你可要想清楚了才是。能让我开出承诺,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用这样一个你并不情愿的结果来作为你的条件,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陛下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

        嫦娥反问着,语气里并不乏那种讥讽的意味。而对于她的这种反问,周易却是摇着头笑道。

        “我并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但是,像是一个物件一样被人摆布,送来往去,应该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吧。我可以帮你摆脱这一切,这种事情只要你开个口就行。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周易开出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条件,而对于这样的一个条件,嫦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那么心动了起来。她很想就此答应周易,向他要求那份特殊的庇护。但是在看到了身边张道陵脸上的焦灼和苦楚之后,她还是叹了口气,这样对着周易回复了起来。

        “天帝的一片苦心,妾身多谢了。只是,凡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姮娥虽然是一介女子,但是却也是知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道理。道门对我不薄,保护了我足足两千年,为我免去了那些狂蜂浪蝶的骚扰。如今道门对妾身有所求,妾身又岂能为了自己的安稳而置这多年的恩情于不顾呢?”

        “哦,这话怎说?”实在是没有想到嫦娥会说出这样的话,周易也是免不了地好奇了起来。嫦娥和道门之间的关系,这所谓的保护又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心里是非常想要探究一下的。

        而似乎是看出了他探究的意图,嫦娥也是清声对着周易说道。

        “陛下以为,我这一介弱女子,是如何在天界之中存身数千年,还能不被那些觊觎着妾身的人占为己有的呢?”

        “你是帝喾之后,想来天界中的这些神仙们还是要给你几分薄面的吧。”

        人皇之后,多少是个保护。周易会这样认为,倒也并不是什么错误。只是对于他的这个认知,嫦娥很是直接地摇了摇头,就否定道。

        “五帝威名自周天子之后就已经丧失的干干净净。连三皇族裔都不能安享太平,更何况是我这个徒有虚名的帝喾之女呢?”

        “那么太阴星君,天界赫赫有名的女仙,难道也不足以护持你的安稳吗?”

        皱了皱眉,周易又是说出了一个可能来。而对此,嫦娥更是毫无顾忌地取笑了起来。

        “若是那些没有什么身份背景的寻常之辈,倒是的确能被我的这个名头给唬住。但是陛下,如果说觊觎我的人中有着天河百万天兵的元帅,乃至堂堂天帝至尊的时候,你觉得我的这个名头,还能保住我这个弱女子不失吗?”

        这个答案,周易不用想就知道结果。太阴星君听起来了不起,但是却根本不过是有名无实的一个虚职而已。月主权能,玉帝那个怂货岂敢轻授?把嫦娥放在这个位置上,本来就是为了让她占住悠悠之口,并且顺带的给她添上一层别人无法轻易亵玩的光环而已。

        别人无法亵玩,却不代表他不能亵玩。身为天帝,他想要动一个有名无实的太阴星君还不容易吗?在那样的情况下,身上没有半点保护,背后没有一点支持的她想要确保自己不受到玷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是玉帝了,就算是天蓬元帅猪刚鬣那个浑货想要动她,都不是她能反抗得了的。

        强权面前,一个势单力薄的女人根本无法保护自己。如果说没有什么势力在暗中保护的话,她想要在这样的处境中幸存下来,根本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

        而会是什么势力在暗中照拂着她呢?这个问题也许以前周易想不明白,但是在事态已经如此明显的当下,他要是再不明白这个问题,那么恐怕就真是他的脑子有问题了。

        道门在照拂着嫦娥,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这两千多年来的确是他们在保护着嫦娥的安稳和无恙。就像是嫦娥说的那样,她既然是一个知恩的人,那么她就自然是会在道门有需求的时候助道门一臂之力。就像是古时仁人志士能够为了一饭之恩而回报以千金一样,她虽是一介女子,在这种事情上却也是不弱于人的。

        短短的几句话,让周易对这个女仙的认识更是多了一层。一介女子,能够因为恩情而做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本身就是值得让人尊敬的。不过越是尊敬,周易就越是不能去玷污她。既然嫦娥这里说不通的话,那么从道门那里打开一条缺口,想来是要容易一些的吧。

        这样想着,周易就已经是把矛头对准了张道陵,并且毫不客气地对他说道。

        “张天师。我说了,美人计是没有用的。既然已经被我识破了,又何必再继续强求下去呢。嫦娥仙子哪怕是再有心报恩,你也不该让她做这样的事情,这终究非是大丈夫所为。所以,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这个打算的好。”

        “陛下明鉴,老臣我也不想如此这般下去的。只是,事到如今,我也已经是无路可退了。还望陛下见谅,千万莫要为难老臣才是。”

        张道陵苦笑着,显然在因为周易的这一番话而为难。而听着他的辩解,周易却是不乐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回禀陛下,是这个样子的。老臣此次传召而来,并没有避开那些人的眼线。带嫦娥仙子前来赴召,本身就是一个无奈之举。将嫦娥仙子留在陛下左右,多少还可以找一个由头,说是用美人计迷惑住陛下,让陛下对我等放开戒心。若是老臣带着嫦娥仙子无获而归,就算是再怎么巧舌如簧,恐怕也难以取信于人。”

        “那一干人在陛下威严之下,本来就是惊弓之鸟。见到此番情景,说不得就会让那他们提起了戒心来。而若是他们生出了戒心,不仅可能连累了我等的布局,恐怕就是老臣的身家性命也难以有所保证了。所以老臣只能在这恳请陛下,就算是为了大计,也请容忍一二,暂且将嫦娥仙子留在身边,以娱声色。”

        事到如今,张道陵也实在是没有了奈何,只能把自己的难处给和盘托出。而听到他这么说,周易也是免不了地皱起了眉来。

        他并不怎么看得上张道陵的这个手段,但是不得不说,他这样的一番作为也的确是把自己架了起来。事关大计,他也不能任性妄为下去,只是留下嫦娥,也实在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

        这么做一来坏了嫦娥仙子的名声。毕竟以他的身份,只要稍微表态一下,恐怕也会在嫦娥的身上打上自己的标签。而届时,哪怕是在事后做出再多的解释,也很难再把她的名声给洗刷干净的。这对她终究是不公平。

        而二来,他自己也是有所顾忌的。家里那么一堆醋坛子可不是好摆平的家伙。这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身在险地还不忘招蜂引蝶,那么恐怕后院起火就是难免的事情了。

        两个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自然是犹豫了起来。而看着他的犹豫,嫦娥脸上恼色一现,就是直接对着周易这么说道。

        “陛下究竟在顾忌些什么?我这个弱女子尚且不怕,你这个堂堂天帝却在瞻前顾后。是不是太不中用了一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