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借题发作 恶态横生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借题发作 恶态横生

        这变故不大,只是猪刚鬣拍碎了自己身边的桌案而已。然而正是因为猪刚鬣的这个特殊的动作,却是使他和张道陵之间的对话瞬间就进入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地步上。

        少有神仙知道,他这么突然难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但凡是知道各中隐情的人,却是一点也不意外他的举动,并且将之视作为理所当然了起来。

        猪刚鬣和嫦娥,那可是有许多不得不说的故事呢?当年猪刚鬣被打下界,其中最大的理由就是,他调戏嫦娥,冒犯了这个太阴星君,犯了天庭的天条。虽然背地里有着更加复杂的原因,但是明面上,他的确是因为这个而获罪的不错。

        有好事者把猪刚鬣说成了天庭第一的痴情人物。为了一亲芳泽,却是连自己那个统领百万天兵的天蓬元帅的职位都不要了。这样的代价,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也不是一般人愿意承受的。仅凭这一点,说他是天生的痴情种子都不为过。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当不了真。不过其中有一句话倒是说的不错,那就是猪刚鬣的确极为钟情嫦娥,甚至说都已经到了把她当做是自己最高理想追求的地步了。

        在张道陵这些大人物的小道传言里,猪刚鬣当年之所以愿意被打下界去,就是因为玉帝曾经许诺了他,在事成之后把嫦娥许给他而已。当然,以玉帝那样的心性。事后出尔反尔,或者拖你个千八百年都不是问题。所以这事,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再加上如今玉帝已经被天帝摘了脑袋,他的这个事情就更加是没有指望了。

        话虽是这么说,猪刚鬣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让他放弃自己对嫦娥仙子的觊觎,那却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是他的执念,也是他一生中绝对不可能放下的欲望根源。他连做梦都会想起嫦娥,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把他放下,忘掉呢。

        而也正是因为以上这些特殊的原因,猪刚鬣在听到张道陵所说的这一切之后,才会如此地失态起来。

        他几乎都已经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整个人都已经是在顷刻间变得狰狞了起来。原本看起来还有些顺眼的那一张白嫩嫩的猪脸一瞬间就变得刚毛鬓起,獠牙森森,简直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一下子就从家猪瞬间变成了野猪一般。

        如果说家猪是家畜,那么野猪就绝对算是猛兽。体型庞大的野猪能够力搏虎豹,要是在凶横一点的,喝血吃肉也是等闲。而如今猪刚鬣露出了这幅凶相,显然已经是有了喝血吃肉的准备了。至于吃的是谁的肉,喝的是谁的血,根本就是不言自明的事情。

        不过,他虽然凶相毕露,张道陵却并不怕他。论法力神通,他的确不是猪刚鬣这个合三教神通于一身的大妖大魔的对手,但是他的身份毕竟摆在这里。堂堂的道门执掌,若是随随便便就被人给扑杀了,那么在场的这些道门中人可还有脸面可言吗?

        所以眼看着猪刚鬣要对张道陵难,在一旁看好戏的九灵元圣就已经是不声不响地走到了张道陵的面前,挡住了猪刚鬣的赫赫凶威,并且毫不客气地对着他训斥了起来。

        “大敌当前,你们这样窝里斗,喊打喊杀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一定要看着我等自相残杀,死了个干净,然后让那天帝小儿捡了便宜,才算是甘心吗?”

        九灵元圣的威名和神通,在场的人哪个不知道。哪怕是猪刚鬣这样神通大成的人物,也实在是没有那个把握去对付这个妖中老祖,能够镇压地狱的大将军。出于自保的本能,他下意识地就是一缩。而这一缩,也是被一旁反应过来的金吒和木吒抓住了机会,连忙就对着他开劝了起来。

        “就是,就是。妹夫你何必大动干戈,伤了自家人的和气呢?我们现在本来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同舟共济反而同室操戈,这又何苦?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而已。妹子,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劝劝你家夫君?”

        金吒木吒一番挤眉弄眼,才终于是让猪刚鬣怀里犯着妒忌的老鼠精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地卖弄风骚,想要安抚住猪刚鬣的情绪。却不想,猪刚鬣直接就是甩了她一巴掌,把她一下子就抽倒在了地上。

        “无知妇孺,哪有你插嘴的份。还不给我滚到后宅去?你要是慢上片刻,我生吞了你!”

        天妖之威,实在不是一个温室里生养的小妖精能够承受的住的,她嘤嘤哭泣,却是半刻也不敢停留,梨花带雨地就向着后宅跑去。而看着她的婀娜背影,猪刚鬣的眼里却是一点也不剩之前温存时那种含情脉脉的神色。

        对于他来说,和嫦娥比起来,区区一个嫁作妾室的白毛老鼠精算得了什么。如果不是这个老鼠精长得美艳可人,同时又和当年的唐僧拉拉扯扯,不清不楚。让他心里有了一些特殊的占有欲的话,他都未必愿意接这个盘。眼下她居然还敢拿自己心里的嫦娥说事,实在是都有些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了。

        可以说,要不是顾忌老鼠精的娘家人在边上,以他如今如妖似魔的本性,说不定还真的要一口把她给生吃掉。不过饶是他已经足够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看到他所做的这一切之后,身为娘家人的哪吒三兄弟也是脸色免不了地难看了起来。

        这倒不是说他们三兄弟有多在乎这个义妹。而是猪刚鬣这么做,无异于是当着这么多神仙的面打他们三兄弟的脸。连这口气都能咽下去,他们三兄弟岂不是要被人耻笑一辈子?生性暴虐的哪吒下意识地就想要作,却不想他的两个哥哥已经是一左一右地按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牢牢地控制了起来。

        “忍住,父亲的大仇要紧。”

        几乎是咬着牙的说着这样的话,三兄弟始终保持着克制,不敢对猪刚鬣有任何的作。而对此,猪刚鬣只是嗤笑了一声,然后就目露凶光地对着张道陵说道。

        “牛鼻子,老子要向你讨个说法。你凭什么把嫦娥送给天帝,这种事情你有事先问过老子吗?”

        “呵,贫道还不知道,嫦娥仙子怎么样还要事先问过使者你的道理。不知道使者和嫦娥仙子是何关系,有什么资格来说这样的话。”

        张道陵不是哪吒三兄弟,他可没有惯着猪刚鬣的意思。而听到他这么说,猪刚鬣眼里已然是冒出了绿光,并且直接开始磨起了嘴里的獠牙来。

        有着九灵元圣在,他当然不可能把张道陵怎么样。但是九灵元圣可不能一直跟在张道陵的身边,他总有落单的时候。而到了那个时候,可没有人能阻止得了他对张道陵做些什么。

        这一点,九灵元圣也想到了,而他显然也对这种情况非常的为难。虽然说他对张道陵当初的见死不救有着些许的怨言,但是这样的怨气还不足以让他看着张道陵被猪刚鬣暗算、谋害。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道门中人。而作为道门的高层,他也很是清楚,张道陵的存在对整个道门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是真正的中流砥柱。论及重要性,恐怕还在道门的那几个帝君之上。他要是出事了,那么整个道门都是要动荡的。而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便是他自己的利益恐怕也难保不会受到损害。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事情,但是让他在这个时候拿下猪刚鬣,却也不是一个合适的举措。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天帝的可怕。和那样强大的存在为敌,他们眼下的每一份力量都是难能可贵,不容许有任何的损耗的。他固然可以拿下猪刚鬣,但是要因为这个而让他离心离德,从而使得最终的大计受到影响,那就真的是要命的事情了。

        进退两难,帮谁都是个问题。眼下的情况对于九灵元圣来说就是这么个问题。他必须要找出一个折中的方法,来调解这个事情才行。所以在稍稍那么盘算了一番之后,他才语重心长地对着两人说道。

        “两位,眼下闹出什么分歧来,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一些。大敌当前,我们更应该互相体谅些不是吗?”

        “天蓬元帅,你应该知道,天师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不以美色诱惑住天帝,我们的大事怎么能成?大业面前,儿女私情难道就不能暂时地放下吗?”

        “还有天师你也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何苦和天蓬元帅这么针锋相对?这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

        说到了这里,九灵元圣就话锋一转,对着猪刚鬣循循善诱了起来。

        “照我说来,两位最好还是握手言和的好。毕竟眼下我们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这个大计。只要我们的谋划成了,你想要什么东西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别说是成佛作祖了,就算是嫦娥仙子本人,你要是想要,难道我等还能不允给你吗?早晚都是你的人,你有何必在意这一时三刻间,她的归属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