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痴情种子 毕生执念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痴情种子 毕生执念

        不得不说,九灵元圣的这一番话,的确是很好地拿捏到了猪刚鬣的要害,让他确确实实地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不快,并且抑制不住地贪念爆了起来。

        嫦娥,嫦娥。光是这个名字他就念叨了两千多年。

        自从当年在天庭上初初一见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忘记这个艳冠群芳的女仙过。朝思暮想,思念成疾,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他其实一点也不为过。可以说,他对嫦娥的痴恋已经是到了一个病态的程度,到了一个不得到她就誓不罢休的地步。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当初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玉帝的那个条件,放弃掉自己在天庭里的富贵权势,直接得投入到佛门之中。

        要知道,那可是执掌百万天兵的大权,天庭里屈一指的要职。

        在他还是天蓬元帅,道门北极四圣之的时候,哪怕就是玉帝对他也是要以礼相待的。他在天兵天将里说一句话,就算是托塔李天王也只能靠一边站。这样显赫的身份,这样的大权在握。如果不是为了女人,什么样的东西得不到。而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他失去了所有,并且身败名裂。

        沦为了下贱的妖类,只能和野兽为伍。甚至在西行途中只能装疯卖傻,扮作一个痴肥无能的废物形象。这样的结果实在算是凄凉,但是饶是已经沦落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他对嫦娥的一片痴情也是不曾少过一分一毫。

        这一点,猴子算是一个最好的见证。因为他在西行路上的时候,无数次地听见猪刚鬣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念叨着嫦娥的名字。一个夜里念个千八百遍算是少的。从他连耳朵都听出了茧子来,你就能知道猪刚鬣对于嫦娥到底是多么的痴情了。

        当然,痴情归痴情。就跟多少个粉丝对着小鲜肉流口水,闹得要死要活,结果人家还是不甩你,娶了别人一样。单相思再痴情不被别人接受也是白搭。当年猪刚鬣还是个英伟汉子的时候,他都没有被嫦娥接受。现在顶着个猪脑袋,就更不要想这种事情了。

        这个问题,猪刚鬣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因为他还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只要完成了引渡佛门东进的大计,玉帝就能兑换自己的条件,把嫦娥许给他。那个时候的他虽然表面上成天说着散伙,散伙之类的泄气话,但是实际上,他是取经之心最坚定的那个人。这一点,从他几次三番地装疯卖傻,给猴子说好话就能看得出来。要是他真想散伙,光是白骨精那一回就差不多了。

        当然,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也意识到自己这一回是被玉帝给耍了。玉帝根本没有权力把嫦娥许给他,更没有心思这么做。而当时,已经在尘世里打滚了数百年的他也已经是没有资本对玉帝做什么反抗了。他只能老老实实地接受自己命运上的转变,彻底地成为他的一颗棋子。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放弃了对嫦娥的觊觎。事实上,这反倒是让他对嫦娥更加的渴望,甚至说都已经是从单纯的痴恋到了有些病态的想要占有她的地步。只是,他自己也知道,凭他目前的身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当九灵元圣说出这样条件的时候,他立刻就是心动了起来。

        当然,空口无凭。有着原来被玉帝坑过一把的经验,他现在可不会随随便便就被别人给忽悠了。所以立刻的,他就舔着嘴唇,对着九灵元圣以及在场的这些人这么说道。

        “既然这么说,我要加上一个条件才行。我要嫦娥,事成之后,嫦娥仙子必须要归我才行。”

        “天蓬元帅,这种事情有必要这样说吗?”

        本来他们的分赃都已经是事先说好了,很难有所变动的。现在猪刚鬣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却是难免地打乱了他们之前的计划。不是说这样的承诺他们给不起,而是这样做实在是破坏了规矩,伤到了他们中一些人的利益。所以当然的,一些人就看不过眼了起来。

        不过在这种问题上,猪刚鬣倒是显得很光棍。面对别人的质问,他很是直接地就说道。

        “我原来的条件可以退上一步,但是在嫦娥仙子的问题上,我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退让。嫦娥仙子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如果你们谁有不服的话,大可以和我在手底下见个真章。”

        神色狰狞地说着这样的话,猪刚鬣毫不客气爆出了自己身上的凛然魔力。他虽然挂着的是个佛门的神职,但是区区佛门的下级神位又岂是曾经身为天蓬元帅的他能看得上的。所以根本就连神力都没有凝聚,他完全是以自己如今的天妖之身融汇三家之长,修炼出了一身浩荡的可怖魔力。

        单以他如今的水平来说,就算是没有神力的加成,也是不会逊色于当未封神前的二郎神多少。而这样的实力,自然是会让所有有意见的人在说话之前,仔细地考量上那么三分。

        为了一个嫦娥,真的有必要和这个疯子作对吗?

        这个问题恐怕除了像是猪刚鬣这样的人之外,都能做出差不多一致的答案来。毕竟和痴恋着别人相比,更多的人可能还是会更在意自己一些。所以在相互对视了那么一眼之后,绝大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达成了一个共识来。

        “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行的。只是,天蓬元帅你说的可是当真,你真的愿意在之前的条件上退上一步?”

        利益,当然比吃不上够不着,甚至不可能分给一堆人的美人要实在的多。大多数人本来就不可能和嫦娥仙子这样的绝世佳人沾上什么边。既然这样的话,他们当然会会愿意选择那些自己摸得着的东西。

        而对此,猪刚鬣只是咧了咧嘴,就吐了口唾沫,大声说道。

        “一个唾沫一个顶,俺老猪说话,向来还是算话的。只是,张天师,还有大将军。你们也认同俺老猪的这个条件吗?”

        猪刚鬣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场的这些人里,最有话语权的其实还是眼前这两个人。他如今的身份是佛门中人,佛门这边自然是不可能给他设什么障碍的。甚至说,他们只会支持他,而一点也不会反对他。毕竟,他让出的可是他们最切身的利益。

        所以,唯一的问题只会是来自于道门,而道门,说到底还是这几个家伙说了算。他们要是点了头,那么这事也就差不多成了八九成。所以他当然会更在乎他们的意见一点。

        “我没有什么意见,只要能够完成我们的大业,这点小事,无足轻重。”

        九灵元圣早已经是垂垂老朽,那些男女私情也早已经不在他考虑之内。能为太乙天尊报仇,别说是一个嫦娥仙子了,就算是把王母娘娘拿出去当筹码,他都不会有太大的犹豫。所以他这个时候答应的相当的果断。

        而张道陵,他则是犹豫了那么一下,然后才神色冷漠地说道。

        “使者要是有本事助我们完成这个大业的话,那么我当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如果说使者你不能在我们的大计中起到什么什么大作用的话,那么就别怪老夫我出尔反尔了。”

        “只要有嫦娥,一切都好说。”

        满意地点了点头,猪刚鬣也是收敛起了自己那一副凶残的妖魔模样。重新地拿出了一派和气来。

        “来来来,诸位,让我们忘掉之前的那些不愉快,满饮此杯再说。此事全是我老猪的不是,我在这里先罚酒三杯,罚酒三杯。”

        猪刚鬣有所收敛,这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就在他们笑呵呵地高举着酒杯,打算迎合着,把这一章给揭过去的时候,猪刚鬣却是呵呵一笑,再度对着张道陵说道了起来。

        “天师,为何不喝酒啊。莫不是嫌弃我老猪,不愿意跟我同席共饮呢?”

        他这一说话,本来刚刚才回暖的氛围刹那间便是冰结了起来。很多人都是高举着酒杯,露出一副喝酒也不是,说话也不是的尴尬表情来。并且在露出这个表情的同时,他们的心里也是在大声地质问,猪刚鬣这到底是要干什么?不是说好的要揭过这一章吗?

        他们不敢问出声来,不代表张道陵也不敢问出声来。他可没有什么好怕这个家伙的,所以立刻,他就甩着袖子,不满地质问了起来。

        “净坛使者,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铁了心的和老道为难吗?”

        “岂敢,岂敢。”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了一句,猪刚鬣就已经是目光灼灼地对着张道陵逼视了过去。“老猪我只是有些事情还想不大明白,并非是刻意的针对天师而已。”

        “那使者你到底是哪里想不明白呢?”

        张道陵追问着,大有你再冤枉他一句,他就要跟你死磕到底的意思。而面对他的这幅做派,猪刚鬣却是全然不惧,甚至还饶有兴趣地对着他这般说道。

        “我在想,天师你的动机是什么?帮助在座的这些人,和他们一起图谋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对于天师你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