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刁钻问法 地藏菩萨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刁钻问法 地藏菩萨

        不得不说,猪刚鬣的这个问题问的是另辟蹊径,非常的刁钻,以至于张道陵都没有能在一时间里反应过来。

        如果说猪刚鬣还是像刚刚那样从某些角度来对他质疑的话,他当然很好说话。随便掰扯上两个理由,把水搅浑了。以他往日里的作风来看,谁能铁了心地认定他一定是图谋不轨的。但是猪刚鬣这么玩,情况就不一样了。

        就像是在法庭上对你进行审判,本来正常的思路是寻找证据来证明你是有罪的。如果证据不足的话,当然不能对你形成有效的指控。但是如果换着思路来,在认定你是有罪的前提下,让你证明你自己是无罪的。这就很让人抓瞎了。

        自证本来就难,而因为张道陵本身身上就有问题,他要自证当然更是难上加难了起来。稍微有点错漏,恐怕都会落人口实。而哪怕是解释的稍微慢了一点,也是难免的会惹出什么嫌疑来。

        很难。但是却难不倒张道陵这只老狐狸。他心思电转着,就已经是在脑子里想好了说辞,并且毫不迟疑地,他就把这个说辞说道了出来。

        “道门是老道我一生的心血,眼看着道门今日要遭受波折和动荡,我身为道门执掌,及早的做出什么应对来,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当然不可以。”张道陵的话让不少人点头称是,认可非常。但是猪刚鬣却是咧开了大嘴哈哈一笑,说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观点来。“张天师你骗得了他们可骗不了我,在我看来,你这个说法可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怎么?你觉得老道我不会这么做?”

        心里一惊,感觉着猪刚鬣好像是现了什么的张道陵刻意地皱起了眉头,摆出了一副不耐的模样,沉声反问了起来。而对于这种反问,猪刚鬣则是点着头,大声地说道。

        “俺老猪是个实在人,不知道那些拐弯抹角的东西。对于俺老猪来说,这个世界只有一个颠之不破的真理可言,那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管是说,想要做什么,归根到底都只是一个利字当头而已。而在俺老猪看来,天师你这么做,可是没有一丁点的利益可言。”

        “那是你看错了。道门大利在前,你要是看不到的话,那么只能说你鼠目寸光,眉毛底下的这对招子是白长的。”

        “是吗?你所谓的道门大利是指眼前这些不中用的家伙吗?”

        毫不在意地对着那些个身在此间洞府的道门中人指指点点着,猪刚鬣一点也不在乎他们情绪的大笑了起来。

        “请恕我直言,不是我看不起这些家伙,而是在我老猪看来,这些家伙根本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他们的利益在道门里算是大利,别跟我说笑了。要是他们能算是道门大利的话,那诸如二十八天官,各方帝君又该如何自处呢?”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话题。虽然说对于他的这一番说辞,不少人都是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去和他拼杀一番。但是其实他们自己心里也知道,猪刚鬣这话虽然不中听,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他们本身就是那种没本事的人。要是有本事,他们也不会在这里抱团取暖,期待着能够推翻如今天帝的暴政,好保住他们今日的富贵。像是那些个有本事傍身的天官一样,在未来天庭的大势里给自己争取一个最大的富贵,这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这本身就是事实,不是他们不承认就不成立了。而认清了这一点,猪刚鬣的怀疑自然也就有了可以立足的跟脚。为了他们这样的人,张道陵真的有必要冒这样的风险吗?这种怀疑一旦种下了,别说是猪刚鬣不相信,便是他们自己也是多多少少地有了些许的疑虑来。

        这种疑虑虽然还没有人能光明正大地宣诸于口,但是对于张道陵这样敏感的人来说,却是再明显不过的东西。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人的想法,而这也是让他心中焦虑,开始思考起了对策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出具体的对策,事实上他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安抚住这些人的心思,让他们对自己的说法坚信不疑。而就在这个时候,猪刚鬣却是出乎意料地这么说道了起来。

        “当然,我的想法也许会有什么误差。因为像是你这样的大人物,总是会有我们这些小人物所想不到的心思。你们志存高远,你们深谋远虑。谁能说这些我眼中的废物在你的眼里不会有什么特殊的价值呢?也许他们的确是有一些不同一般的意义,只是我看不到而已。”

        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实在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出乎意料。没人能想得到,前一刻还在咄咄逼人的他在这个时候居然替张道陵说起了话来,就连张道陵自己也深感困惑,浑身生出了一种不对劲的感觉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打算找个由头来要挟老道我吗?”

        “不不不,我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来要挟你这个大人物?”哈哈一笑,猪刚鬣就是摸着自己大肚皮这般说道了起来。

        “我只是在陈诉我所知道的每一种可能来说,毕竟,我可不敢让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冤屈不是吗?不过,我虽然不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但是总有人会知道的。如果你真是清白的话,那么不妨来和我们做一个小小的考验呢?”

        “考验?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张道陵不得不承认,自己掉到了猪刚鬣的陷阱里,开始受他的摆布了起来。他这个时候就是想要退出也根本是没有什么可能的。所以他只能提起了一口气来,坦坦荡荡地对着猪刚鬣这么说道。

        “很简单,我们只要等一个人就行。只要稍等上片刻,天师你心里究竟是何想法,你的动机到底清不清白,自然也就水落石出了。我想,这么短短的一时三刻,大家还是等得了的吧。毕竟和我等所图谋的大计相比,周密,才是最最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吗?”

        “你要等的事是谁?”

        尽管心理已经是有了个答案,但是张道陵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追问了起来。而对于他的这个疑问,猪刚鬣只是眉头一展,然后很快地就大笑了起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来人啊,打开中门。地藏王菩萨好不容易登门拜访上一回儿,可不能让人说我老猪失了礼数。”

        正所谓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哪怕是在好打诳语的佛门之中,这也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评语。而在佛门这漫天菩萨佛陀中,能当得上如此称谓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坐镇于地狱之中,下大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萨而已。

        地藏王菩萨,在整个佛门里身份都是特殊的。因为他是释迦牟尼临圆寂之际,所特地点化出来的一尊大菩萨。其本意是众生皆苦,我未能渡尽,在这一切众生未能得到解脱之时,你便要接过我的重担,渡化世人,使世人得脱五浊恶世,晋至极乐世界。

        当然,这是一个美化似的说法。真正的说法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把佛门的大业托付在他的身上,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遗志,代替自己领导佛门而已。然而就像是过去的君王在临终之际才确定了帝位传承,立下了太子一样。这样的想法虽然美好,但是想要实现的可能却是微乎其微。

        因为偌大一个佛门,派别林立,怎么可能容许你一个刚上台的菩萨成佛作祖。而且阿弥陀佛这样的佛祖尚且健在,你想要登临释迦牟尼之位,还待问过他的意见才行。在这种幼主新立,强敌环伺的情况下,结果会是怎样,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按照过往王朝的经验,一般情况下来说,这样的幼主只会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被人操持着当做傀儡,然后抛弃掉。再一个就是让他直接人间蒸,彻底地随旧主而去。这是最保险的做法,也是对当下统治者最有利的做法。不过,地藏王并非是什么普通人,阿弥陀佛也不是等闲货色。

        前者深知坚忍之道,眼看着无法和阿弥陀佛这样的佛祖抗衡,干脆就放弃了释迦牟尼传给他的道统,立下了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样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大宏愿,然后表露出自己无意争夺佛门大位,安心只做自己这个菩萨的意思来。

        而阿弥陀佛也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主。从他能把佛门逐渐壮大,远胜当初就能看出来他的雄才大略来。这样的一个人看出了地藏王的本事和价值,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地就把他给放弃掉。留着他既然对佛门大业更有利,他自然会选择这个对佛门更有利的选择来。

        就这样,佛门里多了一个和观世音一样,虽然不成佛陀,但是实力和地位却要比等闲佛陀更加尊崇的菩萨来。而这样的一尊菩萨大能也会参与到他们的大计中,并且是亲身参与进来,这的确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所以,不管是谁,他们都是大吃一惊的反应.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