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史笔如刀 法外开恩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史笔如刀 法外开恩

        “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可以对你网开一面。金吒是吧,从我眼前消失掉。只要你不再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就可以对你既往不咎。不仅仅是你,你的那两个兄弟也是一样。如此这般,你道如何?”

        这是网开一面的说法,也是周易对着兄弟三人的额外开恩。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则完全是出自于两方面的考虑。

        先,周易是并不愿意随随便便就大开杀戒。

        自打他来到天庭以来,他对自己的行为自认为还是比较克制的。除了那些必须要搬开的绊脚石,像是太乙天尊、如来佛祖还有玉皇大帝这样的角色之外,他并没有随随便便得举起过屠刀过。太白金星和李天王算是少有的两个例外。

        太白金星是求仁得仁。他要的尽忠而亡,就算是自己不动手,恐怕他也会一头撞死在玉帝的坟前。所以,与其让他悲愤而亡,还不如直接给他一个痛快。而李天王,则完全是因为他太急于立功,跳出了当了出头鸟,挡了周易改制大策的缘故。

        天庭毕竟弊病已深,想要把它变换过来,非要一记猛药不成。正所谓杀鸡儆猴,本来周易就在做着这样的准备,偏偏在那个时候,李天王跳了出来,这要是还不把他当鸡杀了,就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了。

        说来说去,所有的一切都能用一句大势所趋来形容。他不愿意随便下杀手,但是有时候却不得不下杀手。有些人撞到了,该他倒霉。而有些人,如果能够网开一面,放他一马的,周易也不会吝惜这么一点点慈悲和宽恕。像是金吒三兄弟就是这样。他们对于周易来说,连做肉中刺,眼中钉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放他们一马,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这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就是了。

        这另一方面,就是周易并不希望自己去重蹈崔杼的覆辙。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里有这么一段记载,齐崔杼弑其君庄公。齐太史因为秉笔写下了这样一段史实,被崔杼杀害。齐太史的两个弟弟也如实记载,都被崔杼杀了。到了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士民皆有怨言,崔杼虽然权倾朝野,也是心里不安了起来。他就对太史的第三个弟弟这么说。

        “你三个哥哥都死了,难道你不怕死吗?你还是按照我的要求,把庄公之死写成因病暴毙而亡吧。”

        对此,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却是正色如此回答道:“据事直书,是史官的职责。失职求生,不如去死。你做的这件事迟早会被大家知道,我即使不写,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责,反而只会成为千古的笑柄。”

        这话说的崔杼无言以对,只能放他离开。而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在出来的时候,却是正好遇到南史氏执简而来。南史氏以为他已经被崔杼杀害,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继承他的事业的。

        史笔从来如刀,周易可不想天宫之上的史家官员会在自己的竹简上给他记下这么一笔。天帝杀其父,长子为报父仇,死。次子为报父兄之仇,亦死。幼子报仇,犹死。以孝而舍生者,李天王三子耳。

        什么,你说天宫史官未必有那个勇气,去冒着得罪天帝的危险这么秉笔直书?对于这一点,周易只能给你一个呵呵的表情。

        早在他为了寻找回家之路而遍翻典籍的时候,他就已经现了天宫史官的严谨和公正。玉帝这么多年来做下的荒唐事、丑事、蠢事,他们丁点不漏,全都记录了下来。而哪怕是自己这个刚刚上任的天帝,他们秉笔如刀地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天帝逼宫,玉帝退位。群神战战,无一敢言。往日鹰犬,具为乞狗。唯太白金星不与众同,挺身而出。召玉帝之甥二郎真君护驾,领斗战胜佛孙悟空为援助。皆不能敌。天帝上位,玉帝俯。帝与甥有旧郤,天帝施以恩惠,二郎乃降。予以承诺,灵猴后伏。天帝欲降太白金星,然太白金星不从。天帝三请,依然如故。

        恰逢西天诸佛以剿逆贼,清君侧之名攻打天庭,玉帝大喜,以重诺许之,欲重夺其位。天帝乃与西天开战,四渎龙神战告捷,阵斩四大金刚。二郎真君后立奇功,取四菩萨之文殊级于阵前。佛祖动怒,欲降二郎。天帝愤而出手,佛祖不敌,西天破碎,佛门打败。佛祖如来为求苟且,以命相抵,换佛门生机一线。自此,玉帝所期皆成虚妄,唯死而已。

        玉帝死,太白金星慷慨随其行。求仁得仁,至死不渝,可以列传。

        帝欲改制,诸神不从。托塔天王李将军秉承众意,上书求请。帝不从,乃使二郎真君,封真武帝君之神为代刀,手刃李将军于殿前。此神既死,群神寂静,再无敢言。帝遂大改旧制,神仙妖魔,尽皆臣服。以今观之,帝乃王霸之君,非是仁厚之主。量刑立法,以为约束。手段酷烈,斯诚可畏。纵两千年风气之一改,尚未知今后而何从。帝非旧帝,臣岂能为旧臣呼?

        这是天庭之上的史官在周易入主天庭之后所写下的记载。因为钦天监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了“太一在上,八主在列”的说法,周易这个天帝的年号在他正式登位的那一天就已经是变成了太一。所以的,这段记载十有八九会变成《太一本纪》里的内容。

        就内容来说,这些史官的记载还算是中肯。就起码的说,他们还没有明着骂自己暴君、昏君。这算是幸事,但是历来看史书可不是单单只看一个本纪就能看得出来的。

        就像是唐本纪里说唐太宗贤明智慧,善于纳谏,君臣和睦。但是再看魏征的故事就能看得出来,这只是个表象而已。一个在大臣死了之后被皇帝亲自砸掉墓碑,毁掉先前的儿女婚约,这可不是一副和睦的模样。同样的道理,这要是在《天庭列传.李将军本传》里有上之前的那么一段话的话,那么周易的名头恐怕还真是要烂大街了。

        他不想做唐太宗,更不想做崔杼。哪怕是一定要找一个效仿的目标,他也希望自己会是赵襄子而不是别的什么人。虽然说赵襄子三次被豫让所刺,绝对算不上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因为他三释豫让,以嘉其忠心的行为,反而是让他得到了世人的赞赏。

        就名声上来说,赵襄子可比这两位干净的多。而在依法效施的情况下,周易觉得就算是不能借此搏出一个好名头,也应该不至于落下骂名才对。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理由,他才愿意对金吒和他的兄弟如此网开一面。

        这算是他少有的怜悯了,但是面对他的这番好意,金吒却是一点也不买他的帐。甚至说,他还因为周易的这个行为而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辱。

        “够了!你让我置复仇于不顾,好对你这个杀父仇人摇尾乞怜吗?你这昏君,你这是痴心妄想。我宁愿一死,也绝对不会对你这个家伙摇尾乞怜的,绝对不会!”

        “你才够了。我只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不想杀他不代表不能杀他,周易虽然有心搏一个好名声,好让那些秉笔如刀的史官好对他手下留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无限的妥协。可一可二,但不可再三。所以这一次,算是他最后的容忍。

        “我放你们兄弟一马,是看在你们一片孝心的份上。但是你给我听清楚了,你们父亲的死是因为他挡了天庭的大势所趋。天庭的大势大义之下,我管你是有着什么样的理由,都是绝对站不住脚的。这才过家国天下,国在家前的道理。所以,我不后悔杀了你们的父亲,你们也别指望着一个为父报仇能成为你们的免死金牌。一次两次,我可以放过你们。但是你们要是不知好歹,我也不介意让你李家绝后,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哈!好一个大势所趋。你这昏聩无能的暴君,以为这样的说法就能让我兄弟打消为父报仇的年头了吗?你也太小看我们了。这天下从来不因尧存,不因桀亡。你代表不了天下,也代表不了这个天庭。你以为你是天庭大势,世间大数,我呸。你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想要把整个天界玩弄在股掌之间的混账而已。今天,我就要为我父亲,为这朗朗乾坤除了你这暴君。我要还这天下一个太平!”

        说话之间,金吒就已经是把身上的玲珑宝塔给掷了出来。而这一掷,随着他嘴里的念念有词,整个黄金打造一般的宝塔立刻就是迎风见长,眨眼之间就已经飞涨到了千万丈之高的高度。

        只见这宝塔之上,一颗明珠烨烨生辉,光照万千世界。无数佛光从宝塔的门窍之中透射而出,如同挣破尘牢关锁一般,映照得这整个昆仑之巅一片明净无尘。

        可以说只是刹那之间,一个如同佛门无上神通掌中佛国的世界就已经是在这宝塔的透射之下,介入到了整个天界之中。而就在整个天界的躁动不安中,周易这个天帝就已经是被纳入到了这属于玲珑塔的世界里。

        塔中世界,可不是天界的地盘。所以自然的,天界和周易的那些个联系,也是被切断了开来。而至此,这些人的算计总算是成了最关键的一步。而看着已经被困锁其中的周易,金吒立刻便是猩红了眼睛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