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万念俱灰 何以苟活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万念俱灰 何以苟活

        “张天师,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兄弟说的吗?”

        哪吒三兄弟的这一番话可谓是声声带血,字字带泪。哪怕就是如同张道陵这样老奸巨猾的人家伙,面对三兄弟这样的指责,也是免不了地老脸红,无言以为了起来。

        他终究不是佛门那些舌绽莲花之辈,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意愿来颠倒黑白,搬弄是非。明明做的是错事,还能心安理得地把这当成是对的。他心里清楚明白,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的确是做的有些不地道。但是,这本身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在其位,谋其政。人在很多情况下都是要身不由己得做一些自己所不愿意做的事情的。这一点他也不会例外,所以面对质问,他也只能拱了拱手,然后老脸黑地说道。

        “只能说各为其主而已。三位太子,老夫必须要为道门前程考虑。不得已之下才只能出此下策,若是三位有什么怨言的话,大可以向老夫泄出来。老夫无话可说!”

        “哈哈,怨言?我们也只能是有怨言了吗?”

        虽然张道陵看似说话说的实诚,但是金吒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话语里的漏洞。什么叫怨言?那就是只能在嘴上说说的东西。想要动手,那就是连个门都没有。而他们兄弟被骗的这么惨,以至于一辈子大仇无望,连带着整个李家都有可能绝后,结果才只能说几句怨言,你让他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的怨气。

        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哪吒三兄弟对于张道陵的怨恨已经是过了周易这个杀父仇人。而几乎就是不假思索的,金吒就已经是抛开了所有的顾忌,对着张道陵就这样大喝了起来。

        “你这老匹夫,给我受死吧。”

        说到这里,他二话不说,就已经是收纳着玲珑宝塔,将这一佛门至宝劈头盖脸地向着张道陵的脑袋上招呼了过去。

        对付不了周易这个无可匹敌的天帝,难道还不能拿你这个狗腿子出气吗?要知道,张道陵虽然谋略算计都能称得上是道门中的翘楚,但是唯独在本事上,他是有些拿不出手来的。

        这也怪不了他,毕竟几乎把一生心血都投入到了道门运营中的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积蓄法力,修炼神通。所谓有得必有失,想要把道门治理好,在这方面有点损失也是正常的事情。反正偌大一个道门也不可能让他这个大脑中枢去亲自上阵,所以实力什么的,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这是张道陵的态度,而一直以来的事态也证明了,他的这个想法是非常正确的。百人敌岂能比得了万人敌。谋略帷幄之术才是正道,至于其他的,不过是小计耳,不值一提。

        当然,这样想的张道陵恐怕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眼看着佛光普照的玲珑宝塔就要砸在自己的头上,哪怕是他位高权重,谋略过人,这个时候也只能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我命休矣了。

        的确,再多的算计也比不过赤裸裸的实力碾压。在抛开了所有顾忌,一意想要取了张道陵的小命之后,以张道陵的本事根本就没有可能从这样的法宝之下活命下来。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周易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而已张道陵眼下的重要性来看,他怎么也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生在自己的眼前。

        所以当下,他就已经是抬起了手,挡在了张道陵的头上。而这样一挡,却是使本来应有一个世界之重的玲珑宝塔立刻就像是纸片落在了棉花上一样,再也生不出丝毫的动静。

        这样的结果,哪怕是金吒催动法力催的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也根本没有能造成任何的改变。而看着落在自己手上,因为自己神力压制而变得渐渐暗淡的玲珑宝塔。周易却是挑了挑眉毛,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佛门至宝,两代佛祖舍利?看起来似乎也是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的玩物。留下来的话,说不定会让一些人心里有些念想,到头来要是再出了什么乱子的话,反而是不好。所以干脆这样。”

        说到这里,他手上一捏,就像是在捏一个酥饼子一样,就已经是把整个玲珑宝塔捏的寸寸碎裂了起来。

        纯粹的暴力本身就是无可匹敌的东西,管他什么佛法无边,管他什么金刚不坏。通通都是假的。只要你的力量够大,就没有什么东西是你所打不破的。如果你打不破的话,那么就只能说明你的力量还不够格而已。

        周易可以说是用最残酷的现实,好好地教了这些个迷信所谓佛祖力量的家伙们一课。而看着细细索索的金粉顺着周易的指间就这么流淌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不论是谁,都是忍不住得面皮一跳,心里一抽,陷入到了莫大的恐慌之中。

        天帝有这个本事,能够随手把佛门至宝给搓没了,这自然是让人震惊的事情。不过比起这种事情,他们更害怕的是还是天帝不经意间所流露出来的残酷。要知道,那玲珑宝塔里可还是有着数以千百计的佛道两门弟子在。金吒收的太急,根本就没有想过把他们给放出来。而这也就使得,周易这么一搓,根本就是连玲珑塔带着这千百计的神仙罗汉,统统地搓成了飞灰。这让他们看到眼里,胆边怎么能不长毛?

        这就是芸芸众生尽皆只是蝼蚁的天帝吗?这个时候,很难让这些逆贼们不这么想。而越是这么想,他们心里的绝望就越是深沉,就越觉得自己之前的天真想法到底有多么的好笑。

        神仙也是会后悔的。而同样的,神仙也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再一次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倒,仅存下的这几个人完全可以说是一个万念俱灰的念想。而和其它人相比,哪吒三兄弟的悲愤和绝望,以及这种万念俱灰的深度却是还要更加深重上那么一筹。

        因为他们背负着血海深仇,而这个仇恨,却是再也没法得报了。和别人相比,人家只是身死心死,而他们却是要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加上一个信念崩塌的绝望。程度当然是不大一样。

        报仇,报仇!仿佛耳中都在回荡着这么一个声音,仿佛自己那死去的父亲都在尖啸着在自己的耳边嘶吼。

        作为长子,金吒无时无刻不再为了这个念头而奋斗着,甚至说因为这个念头,他不惜搭上自己的义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报仇,对于他这个长子来说已经是成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使命,成为了他活着唯一的价值。而如今,眼看着报仇成为了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样的在自己的眼前幻灭。他是真的再也生不出来任何其他的念想了。

        没法报仇,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难道说因为这样,自己就要放弃掉这个血海深仇吗?

        想到自己所面对的这个艰巨的情况,又想到之前周易所给他们的那些个承诺。金吒苍白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一丝殷红,然后骤然间就已经是大步地向着周易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就连周易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根本连个蚂蚁都算不上的金吒居然敢这样做。这让他饶有兴趣地大量了金吒一眼,然后就笑眯眯得对着他问道。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学不会放弃吗?”

        “身为儿子,不能为父亲尽孝,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苦笑了一下,金吒却是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地跪倒在了周易这个杀父仇人的面前,并且声带嘶哑的对着他这样恳求了起来。

        “陛下宽宏大量,还请陛下能成全我报仇的念头。我知道我不可能伤到陛下分毫,但请陛下脱下外衣给我,让我效仿豫让刺上三剑,也算是替我父亲报了血仇了。而只要陛下愿意这么做,金吒愿意一死以谢天下。”

        话说完毕,他已经毫不对自己怜惜地都咚咚咚地磕起了脑袋来。而看着他的这幅表现,周易却是严肃了脸色,沉声问道。

        “难道活着不好吗?一定要寻死才遂了你的愿吗?”

        “身为儿子,不能为父亲报仇,本来就已经是不孝。要是在为了苟活而向着自己的仇人摇尾乞怜,那么就只能说是没有丝毫的礼义廉耻了。不孝之人不能苟活于世,而没有礼义廉耻的人便是活着,也和猪狗无异。金吒虽然不是什么圣贤,但是却也知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的道理。所以,所求唯有一死而已,还望陛下成全!”

        话已经是说到了这个份上,他的死志也已经是明了了。所以哪怕是周易也不能再有理由去阻止他。他只能叹着气解下了自己身上那件崭新的龙袍,然后抛到金吒的面前。而看着自己面前的衣服,金吒蓦然大叫一声,就已经是掏出利刃,哗哗哗地将之砍成了一地碎片。然后倒转刀口,直接一刀插在了自己的心口之上。

        没做法术,也没动神通,这一刀实实在在的是捅碎了他的心脏,让他顷刻之间,就已经是魂赴黄泉。而看着大哥身死,本来就是一脸哀容的木吒也是再不犹豫,同样是操起了兵刃,大吼一声“不孝之人,有何面目苟活于世。”就已经是手刃了自己的头颅,跟着一块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三兄弟只剩下了最小的哪吒一个。而看着眼下这幅场景,哪吒却是面色平和地笑了起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