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前仆后继 身后骂名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前仆后继 身后骂名

        “原来,死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吗?”

        死亡,这对于哪吒来说是个并不陌生的体验。当初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他就已经是死过了一回。而作为死过一次的人,他其实很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有句话叫做死生之间有大恐怖,却是一点不假。死亡其实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当你感觉到一整个鲜活的世界在从你的生命中褪去,当所有的一切陷入永恒的寂静时,你的恐惧、不安和疯狂便会油然而生,乃至最后,彻底地毁掉你灵魂中的一切。

        天界中人为什么会追求长生不死,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这个。他们知道死亡的可怖,所以他们才会想着尽可能地摆脱掉死亡的威胁。延长寿数只是他们最粗浅的一个手段,其他的诸如元神出窍,夺舍轮回之类的,才是真正的大神通,大奥义。

        只是,纵然有着这样许许多多的神通法术来护佑他们,也不是说这满天神佛就可以随随便便逃掉身死这一劫的。

        你看那常年厮杀的天兵天将,或者说诸如杨戬这样,一路子杀上来的天界重神。手里的兵刃,傍身的法术,大都会有那么一两个用来磨灭神魂的关窍。厮杀起来,他们根本不会给对手留什么情面,一下子下去,不仅仅是身死,更是魂灭。

        可以说,能像是哪吒那样,在削骨割肉之后还能被召回神魂,以莲花重做身躯的,终究还是少数而已。绝大多数都是随着这刀斧加身,成了真正的亡魂罢了。不,应该说是连亡魂都做不成,因为这一死,可真是万事皆消了。

        哪吒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没能立刻跟上自己两个哥哥的脚步。毕竟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知道了死亡的恐怖之后,想要再死一遍,可就不可能有那么的干脆、痛快。不过,此时此刻,他就算是活着又能怎么样呢?也不过只是索然无味而已。

        生不能尽父子之孝,兄弟之悌,难道连死也做不到这一点吗?想到了这里,哪吒却是觉得,死亡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了。所以他当下一笑,手上搓出一团三昧火来,就已经是直接地点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是莲花身,砍头断躯都死不了,莲花一接,拿水一浇就能活回来。所以想要彻彻底底地弄死他,非是雷火作不成。当然,他有法力护身,寻常的雷霆火焰也很难伤得了他。所以他想要自戮,还非要费点功夫地点起这一团三昧火才行。

        火焰一起,草木之躯顿时便是遇火高涨,腾腾的三昧火在瞬息之内,就已经是把哪吒的整个身躯吞没了下去。他的身躯一点点地在火焰里坐化,化作飞灰而去。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哀嚎和叫苦,反而是如同大彻大悟,摆脱了所有苦痛一般,在这个时候念叨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后一句言语。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一言已毕,火焰怦然炸裂,莲花躯再无片点存世,而是彻彻底底烧成了灰烬,随风散去。而看着他们三兄弟这样的一个下场,在场的所有逆贼,都在心里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悲凉来。

        他们兄弟走的还算是一个光明磊落,大义凛然,然而他们呢?他们又岂能有这样的一个待遇?一想着自己被挂上一个谋逆的名头,死了之后还要被人刻在史书之上,遗臭万年,这些人心里面的惴惴不安都快要把他们给彻底逼疯掉了。

        古人讲究一个身前身后名,他们也是一样。身前如何,这是他们眼下争取的东西。而身后如何,却是他们一辈子都在想的东西。就像是佛门把佛祖形容的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天下地下,唯我独尊一样,其实都是在为他们的身后名造势而已。

        可问题是,这天界要还是他们佛道两门坐大的还好,他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强权之下,别人也只能看到他们所记录的东西。但是现在,天下已经不是他们的天下,而是天帝和他的天庭的天下。而以天庭里那些史家出身的仙官的手段和作风,他们想要粉饰自己的身后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吒三兄弟还好,史家多少还会因为他们的孝悌而给他们添上几句赞誉,把他们的谋逆罪行给一笔带过。但是他们,从来都是站在天庭仙官头上拉屎的他们这回落到了这些史家人的手里,这要是不让他们知道史笔如刀的厉害,恐怕那些仙官们自己都会觉得没脸去面对那些史家先贤们。

        而一想到自己死了之后还要被这些史家仙官拿笔鞭尸,给自己留下千百世的骂名。这些个逆贼,不论是神仙还是菩萨,都是坐卧难安了起来。

        其中,尤其是以地藏王菩萨和那几个神霄帝君为甚。要知道,为了经营名声,他们可是投入了莫大的苦心,虚耗了千多年的时光,才能有今天这样的赞誉。

        神霄帝君也就算了,毕竟随着宋代神霄派的没落,他们的名声在民间也已经是不显了起来。但是地藏王可不一样。以花言巧语编排自己身入地狱,给佛门跑马圈地行为的他在民间可是有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度化地狱一切亡灵恶鬼的美名。直到今天,他也是香火不断,信众无数的。

        这么大一个名声,要是崩塌了,损毁了,甚至万劫不复了。那可真是比杀了他还要痛苦的事情。可以说,只要一想死了以后就要被叛成妖僧邪佛,定为邪神淫祀,他就是心乱如麻,连死都不敢死了。

        死了,就要受万事的骂名。而活着,哪怕是苟延残喘,摇尾乞怜,也有可能把自己的名声给保存下来。这对于一个如此看重身后名的家伙来说该如何选择,其实根本就是一件不需要考量的事情。

        所以当下,地藏王心头急转着,就已经是对着周易念起了佛号来。

        “善哉,善哉。陛下,若是贫僧愿降,不知道陛下可愿意网开一面,饶过贫僧这一回?”

        这话正是那几个逆贼的心里话,不过却是被地藏王抢先了一步而已。不过,抢先了也好,最起码能让他先去探探水,试试深浅。所以他们并不因此而动怒,而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和周易,等待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能生出一个结果来。

        可以说,他们的心里是期待着的,期待着能有什么奇迹生。但是,相对于他们的期待,不论是谛听还是张道陵,心里都是生出了一种要糟的感觉。

        谛听会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毕竟刚刚背主求荣,这要是自家主子没死,反而是同殿为臣,以后肯定是免不了地要给他使绊子,甚至说置他于死地的。所以,他会着急害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张道陵,他的担心则是在更甚一筹的层面上。

        先,让这些逆贼活着回去,不管是以什么的身份,自己二五仔的名头肯定是逃不了了。这对于想来是靠脑子,而不是靠实力来治理驾驭道门的他来说,绝对算是一记重击,甚至说很可能会打消掉他现在的声望,影响到他在道门的权力。

        以上这还是小事,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存在很可能会为道门的分裂,埋下祸根。

        本来他的打算是,铲除掉这几个能起到带头作用的谋逆分子,让整个道门中间心有不满、无心上进的人彻底地失去了依靠,只能随大流的跟着他领导下的道门进行大变动。但是要是这几个人还活着,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

        就像是在滚滚河流中之间横插了几个大坝一样,不仅仅会打断河流前进的大势,甚至可能让河流改道更张,流脉断绝,乃至陷入死地。

        这才是最要命的情况,也正是张道陵最怕见到的情况。所以立刻的,他就对着周易劝谏了起来。

        “陛下,不可啊,万万不可啊。谋逆之徒若是能轻易饶过,岂不是在告诉所有心怀不轨的人,这里面没有风险吗?长此以往,天下人只能看到谋逆的好处,看不到足以让他们敬畏的下场,人人竞相造反,那岂不是要天庭大乱,生灵涂炭吗?老臣斗胆,请陛下三思!”

        “张道陵,你这卑鄙小人,难道一定要把我们往死路里逼吗?”

        眼看着张道陵成了他们求存之路的一道障碍,这些为了活命留名的神仙们立刻就是破口大骂了起来。不过,相比于最后要付出的代价,张道陵宁愿让他们在这个时候多骂自己几声。反正也不会掉块肉,他干脆就直接丢掉了脸皮,反唇相讥了起来。

        “路是各位自己选的,谋逆的种种也是各位亲自做下了。怎么,到了现在反而后悔了,早先时候干什么去了。尔等不识皇恩,不服教化,犯下如此重罪还想要为自己开脱,简直就是白日做梦。陛下英明,一定会将尔等送到斩仙台上,给尔等谋逆之辈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来以儆效尤的!”

        “张天师,可否容贫僧说上一句?”

        一句话打断了张道陵的话语,地藏王生怕被卷入到道门的暗流中,立刻就是开口说道了起来。

        “道门风波与贫僧无关,贫僧是佛门中人。而以如今局势来看,留下贫僧为陛下效犬马之劳,难道不比杀了贫僧来的更加价值一些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