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无赖行径 果断行动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无赖行径 果断行动

        面对至尊法师,维克托先想的就是,绝对不能让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她的面前。最好的情况还是他能够带着墨菲斯托的幌子,一直把这个家伙瞒在鼓里。

        当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因为不管怎么说,他和墨菲斯托之间还是有着比较巨大的差距的。一次两次的接触,也许可能不会漏出馅来。但是时间久了,她肯定还是会现不对劲的地方。

        别的不说,只要随便从地狱里捞一个上位的魔鬼出来,她就差不多可以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这是非常巨大的隐患。他可不打算把这种隐患留到后来,等着它爆出来。所以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所谓的至尊法师给解决掉。

        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但是却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事情。最起码的一点,他不敢肯定,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能够稳稳地把至尊法师给吃下去。

        虽然说他现在已经继承了墨菲斯托的一切,成为了地狱的主宰者,拥有了近乎无上的权能和伟力,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法师,一个冷静而且智慧的学者。没有被这一切冲昏了脑子的他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至尊法师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家伙。

        连当初的墨菲斯托都只能签下这份带有些许屈辱意味的契约,他可不认为作为继任者的自己能够全面凌驾于墨菲斯托之上,直接靠着力量就把至尊法师给碾压成灰了。

        有问题就想到用拳头去解决,那是野蛮人才会做的事情。从来都是以文明人和学者自居的维克托可不会把自己当成是什么野蛮人。所以自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理所当然地把智慧和计谋当做是了自己解决问题的第一个选项。

        而到底该怎么做呢?眼睛来回打量着,只是片刻的时间,他就已经是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来。

        “解释,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手里掂量着那一张意义特殊的契约,维克托就拉长了嗓音,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来。

        “至尊法师。你可别忘了,这份契约想要生效的前提是什么?你必须要在这个世界之上,才能让我顾顾尾,不能大动干戈。但是一旦你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怎么做就是这份契约根本管不了的事情了。打开地狱之门,释放我地狱中的魔鬼,这都是在你离开了这个世界时所做下的事情。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我并没有违背我们之间的契约。而自然的,你所要的交代和那个所谓的代价,也是根本不成立的事情。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你想要这么糊弄过去吗?墨菲斯托。”

        契约里的漏洞,古一自己也是知道的。不过,既然对方能利用这个漏洞做什么小手脚,她同样也能用这个漏洞去反制他。就像是现在,在听到这样的一番诡辩之后,她立刻就这么反驳道。

        “好,既然你说这是在我不在地球的时候所做下的事情,是契约之外的内容。那么现在,我回来了。所以按照契约里的要求,你是不是该把自己伸出来的爪子给缩回去,然后老老实实地给我滚回到地狱里,苟延残喘呢!”

        “哈,这可真是一个天真的想法啊。至尊法师!”

        这样的一个要求,维克托当然不能接受。先不说这是史密斯.周对他的命令,他有没有那个资格和勇气去违逆他。但是这件事情所关系到的他的利益、地位,他就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个要求而做出这种自毁根基的事情。所以当下,他就是毫不客气得张开了嘴,对着古一嘲弄了起来。

        “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把狼关在笼子里,一直为它吃屎,它或许有一天会变成狗。但是当你打开了笼子,让它迟到了新鲜的血肉后,你还能指望它心甘情愿地去当一条狗吗?”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吃屎了吗?”

        很是艰难的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古一感觉自己实在是有些太脱离人名群众的基本审美了。这才三十年的时间,地球人的情趣就已经是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来。连吃屎这种话都可以用到自己身上打比方了吗?

        当然,维克托自己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他说这话的时候本来想的是墨菲斯托,并没有代入到自己的身上。要吃屎也是墨菲斯托那个老混蛋去,这种事情真要是能应验的话,恐怕他是会巴不得的。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的话,居然会被古一直接给套在了自己的头上。这让他立刻就不能忍了起来。

        “这只是一个比方,比方你懂吗?至尊法师,我是在好好地和你说话,所以你的态度也最好给我端正点。”

        他的语气显然是气急败坏的,而古一也没有在这种小事上惹恼他的意思。所以她只能是耸着肩膀,无辜地说道。

        “好吧,我懂,比方吗?那么你的意思很明显了,你是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收手了,对吗?”

        “该怎么说呢?我倒是对这种事情无所谓。但是,我手底下的这些个魔鬼还有恶灵们肯定不会乐意老老实实地回到地狱里去的。那里的环境有多么恶劣,你心里也应该清楚的才对。干燥的焦风,让人恶心的硫磺味,一点新鲜的血肉都没有,那里比得上人间这样的美好。他们已经享受惯了人间里的东西,再想让他们回到地狱去,不和逼着已经习惯了吃肉的狼吃屎一样吗?你觉得这是可能的事情吗?”

        维克托把问题归咎在了那些魔鬼和恶灵的身上,当然,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只是他的推托之词而已。但是,哪怕是知道他在推脱,古一也根本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毕竟,她和对方只是平等的关系,她没有那个资格去强制要求对方做什么。所以,她也只能是干看着对方耍无赖生气而已。

        这要是个寻常的小事,骂一句臭不要脸的翻过去也就算了。但是这显然不是什么小事,一个地狱敞开了大嘴,不断地往地球输送恶灵和魔鬼,这简直就是一场堪称可怕的入侵战争。王说的没错,这是一场极为可怕的灾难,是必须要制止的事情。而该怎么制止这种事情呢?古一所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从眼前的这个墨菲斯托身上下手而已。

        这个手并不好下。因为维克托有的顾忌古一也有。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把维克托给拿下,所以她的心里也在犹豫,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理论上说,漠视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最好的做法。因为毕竟现在的情况还不算是眼中,对她的利益也没有造成侵犯,她完全可以当做没事人一样的,来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是,使命毕竟是使命,她又不是那样短视的人。眼前的放纵只会遗患无穷,等到了以后,地狱的势力彻底地介入到地球之上,整个人类说不定就要面临灭亡的威胁。

        而且再说了,就算是墨菲斯托并不打算这么做。他这样的做法也已经是打破了先例,给了其他人插手地球的理由。

        一般人不知道,古一心里可是很清楚,到底有多少存在在暗中窥视着地球,这个人类的家园。以往的时候,有碍于至尊法师的威名和他们之间的约定,这些人还会默契地保持着一个旁观的态度。可是,要是让墨菲斯托率先打破了这个默契,那么一切就会向着最糟糕的方向展了。

        古一拦得了一个,拦不了全部。到最后,结果很可能是地球沦为这些神魔的乐园,人类彻底地变成他们的玩物。

        这个责任,古一自觉是担不起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所能做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挫败墨菲斯托的阴谋。

        而如果是以这个目标为前提的话该怎么做呢?她只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契约来生事。

        就和我们现在的契约一样,它作用于双方身上,那么自然的,双方都有权利去触契约里的条件。像是现在,古一认定了墨菲斯托违反了契约的内容,所以只要她下得了狠心,以破釜沉舟的想法去触这个条件,那么契约自然是会进行判定,来裁决墨菲斯托要不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种行为很冒险,因为一旦这个方法失效了,她不仅会失去一个制约墨菲斯托的手段,甚至还可能说受到些许来自契约的反噬。不过这个时候,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所以,几乎是当机立断的,她就已经是利用自己的权限,将契约触了起来。

        “以我至尊法师古一的名义,我要求开始我与墨菲斯托之间的魔鬼契约。以违反契约之名,我申请对墨菲斯托进行严厉的制裁。契约的存在代表着公正,魔鬼契约的权威不允许任何人逾越。墨菲斯托,你该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古一伸手一指,指向维克托手里的魔鬼契约。顿时之间,代表着地狱的火焰开始在契约上熊熊燃烧了起来。宇宙的意志在这一刻介入了进来,作为一个公正的第三者开始在双方身上进行裁决。而很快的,熊熊的地狱之火就已经是蔓延了开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