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英雄之墓 生者之痛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英雄之墓 生者之痛

        阿灵顿国家公墓,一个用来纪念阵亡烈士的庄严场合。历代战争中为美国而牺牲的有贡献的军人,都有资格入驻这里,享受这份属于烈士的荣誉。

        当然,詹姆斯.罗德斯,级英雄中的战争机器罗迪,也是理所应当的享有这个资格的。

        作为为了全人类自由、命运而战死的级英雄,虽然他的死并不光彩,甚至带有些许阴谋论的意味,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死了之后的归宿还是足够理想的。

        被授予了最高等级烈士称谓的他能够安然地把自己的墓碑树立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中。虽然说因为死在了核弹的下面,使得他的遗体彻底地化为了灰烬,根本无法被安放在这里。但是仅仅作为一个纪念意义的存在,一个衣冠冢其实也就够了。

        最起码的说,对于在他周年忌日的这一天专程跑到这里来探望他的亲人和朋友来说,这已经是足够的了。因为,他们也无法再奢求更多了。

        作为曾经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史塔克当然也免不了会在这一天出席这样的场合。只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进入到国家公墓里面,而是偷偷摸摸地坐在车里,生怕别人会看见他的存在。

        很难想象,一向讲究排场、喜欢炫耀的托尼.史塔克也会有这么低调的一天。但是,他的确是有着需要保持这份低调的理由。

        因为这个理由,他现在必须要待在这里。也因为这个理由,他这么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里,他根本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枯坐在车里,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灌着酒精。

        而随着酒精的摄入,他的神情也开始的变得恍惚,目光也变得迷茫,显眼的醉态里,再也看不到一丁点往日里的精明和强干。好像他彻底地变成了一个酒鬼一样。

        不过,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并没有喝醉。因为他的眼睛还是清亮的,眼神也是坚定。

        他没有像是真正喝醉了的酒鬼那样胡乱呓语,胡作非为。他只是这么干坐着,用酒精来麻木着自己的神经。虽然效果并不理想,但是终究却还是聊胜于无的。而就在这样漫长的等待和麻醉中,一个敲窗的声音终于响在了他的耳边,并且给他带来了他想要的消息。

        “总统阁下,她们已经走了。”

        听见自己的保镖这么说,史塔克立刻就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拍起了自己的脸颊来。

        这让他从那醉醺醺的状态中好转了过来,最起码从表面上来看,他又恢复到了平日里那副精明强干的模样。这让一直盯着他看的保镖连忙低下了头,以示对他的尊敬。而他则是随意地摆了摆手,并且再一次地对着他确认道。

        “你确定她们已经离开了吗?你亲眼看着她们从这里走出去的吗?”

        “是的,阁下。我很确定。我亲眼看着她们坐上了车,和她的那些亲人们一起离开。她们不会再回来了,我敢保证!”

        保镖的信誓旦旦让史塔克彻底地放下了心来。能在这个时候避免和她们的见面,对于他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说为什么?很显然,这完全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脸面去面对她们,面对他至交好友的遗孀和子女。

        他已经把罗迪的死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因为对于他来说,一切的起因和结果都是因为他的主意而决定的。如果不是他把马克二代给了罗迪,罗迪就根本不会成为一个级英雄。如果不是因为他成了总统,需要信任的人来为自己工作,罗迪根本就不会代表自己,成为复仇者的一员。而如果不是急切地想要复仇,想要让史蒂夫付出代价,那么罗迪根本就不会到印度去,也根本不会死在那个鬼地方。

        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的失误导致了罗迪的死亡。是他的错误,使得那位可怜的妻子失去了丈夫,那个可爱的孩子失去了父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有那个脸面去面对他们,他怎么有勇气对她们去说一声对不起。

        他没有这个勇气,所以他只能选择逃避,逃避开她们的目光,逃避和她们面对面的可能。然后独自一人的,向着自己那个朋友的墓碑,把这一声对不起给说出来。

        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想法,也是他在百忙之中抽出一天时间来也必须要做的事情。现在,安保人员已经清理了场面,给他腾出了一个足够安全和安静的空间。而他也是趁着这个时候整理好了心情,怀抱着一束白菊花,慢步地走到了那座新竖立起来的墓碑前。

        新立起来的墓碑并没有像是其他的那些墓碑一样,在墓碑上印刻上十字架的标志。事实上,随着信仰的起落更迭,已经很少有人愿意再用十字架代替自己的死亡之途了。他们会选择更干净的墓碑,更能象征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一个破落宗教的象征物。这一点,在过去就已经被重复了很多遍。就像是基督教取代罗马人,取代北欧人,取代凯尔特人的传统那样。现在,也轮到它走进历史的坟墓了。

        当然,这和罗迪没有关系,哪怕是基督教依然强盛,他的墓碑也不会有十字架的标志。十字架代替不了他。对于那些为他竖碑的人来说,能代替他的只有这么一个身份而已。那就是级英雄——战争机器。

        罗迪的墓碑被雕刻成了栩栩如生的战争机器半身像的模样,如同他生前一样,冰冷而肃穆地矗立在这里。

        这些在以往的岁月里被罗迪救下来的人,这些因为罗迪拼死作战才勉强从印度战场活下来的士兵们。他们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感激罗迪的奉献,来弥补自己内心里的愧疚。而这也就使得,当史塔克站在这里,站在这座墓碑前的时候,他几乎就有了一种罗迪就站在自己面前,并且用冰冷的目光谴责着自己的感觉。

        这让他有些无地自容,甚至说都些不敢把自己的目光对向它。不过,他毕竟也清楚,这只是一个人雕像,一个死物而已。所以在久久地沉默了那么一番之后,他还是鼓起了勇气。对着这个不会开口回答他的雕像说起了话来。

        “抱歉,老朋友,我选择了这个时候过来看你。”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我能猜得到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去做这样的事情。对不起,罗迪。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你死在那种鬼地方。是我让珍妮失去了丈夫,让小西弗失去了父亲。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很抱歉!”

        这不是一个总统该说的话。如果是以总统的身份的话,他应该夸赞他的英勇,赞扬他的牺牲。并且为他的牺牲感到可惜,并且号召更多的人来向他学习才对。像是这样把错过完全归咎在自己身上的言语,不仅仅会显得他软弱无能,而且更会证明他的决策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要知道,过往的美国总统可没有一个愿意承认这样的事情是错误的。哪怕他们在中东地区死伤惨重,数以亿万计的美金打了水漂。他们还是咬着牙坚称,这一切都是为了美利坚的利益,这一切都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

        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但是有一点却是真的。那就是他们绝对不会承认这是个错误。不论是从个人利益的角度上,还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上,他们都会坚持自己的这个观点。而史塔克也是一样,如果是在公众的场合之中,以总统的身份表讲话,他同样也会理直气壮,声称这一切的正确和正义。

        但是这不是公众的场合,这是私人的场合。他的身份是一个朋友,一个犯了错的朋友。所以他说这些话合情合理,并没有什么错误存在着。只是事到如今,不管他说什么都已经是晚了。

        罗迪已经死了,他所说的这些话只有一个冰冷的雕像能够听到。所以,哪怕他认了错,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也根本没有办法得到任何的回应,一丝半点的原谅。

        这一点,他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在久久凝视着眼前朋友的墓碑之后,他深深地弯下了腰,并且准备将手中的白菊花敬奉在他的面前。

        这算是他最后的致意,也是他目前唯一能对自己朋友所作的事情。他知道这不够,但是他没有更多的选择。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聊表安慰。

        安慰他自己,让他的良心不至于那么难受和痛苦。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更多的选择。

        不过,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其他的一些人可并不这么想。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蓝色的火焰已经是浮现在了他的白菊花上面,并且很快的,就将其烧成了灰烬。

        这样的特征足以证明已经来了不之客。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低沉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从重重墓碑的后方传来,如同刀剑般斩钉截铁的声音响彻在了史塔克的耳边。

        “你没有资格这么做,总统阁下!你没有资格称他为朋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