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窥视过去 时光支流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窥视过去 时光支流

        “我记得这一天。这个时候我才得到了能力不久,还想着能够用这身力量去改善一下我的生活。为了能从黑市拳击赛上捞一笔,我都忘了本伯父告诉过我的,要我接梅婶婶下班的事情。”

        “那天夜里,我遇到了一个抢劫犯。我因为冷漠和自私,没有阻拦他,而他差一点就伤到了来找我的本伯父。对,没错。我记得很清楚,差一点他就伤到了他。幸好,我的朋友在那里,他救下了本。可是这......”

        眼前所生的事情让彼得陷入到了难以描述的迷茫之中。他明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是虚假的幻象,但是他却很难把这当成是所谓的幻象。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真实了。如果说那一天他的那个朋友没有出现在那里,那么说不定事情的结果真的就会变成他眼前的这副模样。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情况。或者说,这样的一种可能他就是连想都不敢多想。而眼下这一切就这么生在他的眼前,他的情绪自然是难免地有些失控了起来。

        他想要把这斥责为虚妄,以此来隐瞒他内心里的惶恐。但是,古一却在他这么做之前,先一步地对着他解释了起来。

        “这并非是虚假的,帕克先生。我说过,过去是拥有无数支流的一条大河。你现在看到的其实就是这无数个支流之一。每一个支流其实就是一种可能,也许在这个可能的世界里,你的朋友并没有出现。所以你才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谎言,骗子......”

        彼得忍不住呵斥了起来,他显然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说法。不过对于这样的指责,古一却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她只是伸了伸手,示意彼得继续观看事情的走向。

        她有恃无恐。因为幻象永远不可能替代现实。而当彼得看着本奄奄一息地握住了另一个彼得的手,对着犯下巨大错误的他说出那句“力量越大,责任也就越大”的名言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彻底地打消了自己心中的侥幸,并且不得不直面起这个现实来。

        这的确是现实,是一个真正的过去。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也是难免地有些庆幸了起来。因为和另外一个已经被自责和悔恨填满了的他相比,他所经历的那个过去就实在是太幸福了。

        没有失去,没有遗憾,没有......想到了这里,彼得突然就是一愣,然后立刻地就对着古一问了起来。

        “你说可以让我看到过去。能看到多远?”

        “帕克先生,你想要干什么?”听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古一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就对着他这么说道。“我需要警告你,你所想要看到的东西只具有可能性,而不具有一定性。那会是你所希望寻找的答案的可能性非常之小,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把心力放在寻找这种事情上面。”

        “我知道!”用完全不理智的大喝打断了古一的言语之后,彼得的语气里就开始流露出一种无比复杂的情绪来。“我只是想要看一看,看一看我的父亲和母亲而已。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开了我,又是因为什么而去世的。作为儿子,难道我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吗?”

        “可问题是,你所看到的未必是真正的真相。你真的想过这个问题吗?”

        尽管彼得的理由完全值得人同情和怜悯,但是古一毕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因为同情而打破原则的人。她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看法,并且希望能够借此来说服彼得,以避免尽可能的节外生枝。

        但是彼得,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

        “阁下。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寄养在了我伯父的家里。我对我父母的记忆如今只剩下他们抛弃我的那一天。曾几何时,我以为是他们不爱我了,这才选择了将我抛弃掉。但是直到有一天,当现了一部分所谓的真相之后。我才现,事情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

        “他们是爱我的。正是因为出自于对我的爱,以及他们想要保护我的那种心理。他们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来。他们让我活了下来,但是我却从此再也看不到他们。你明白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吗?”

        “我不想要别的。我也不需要那个所谓的真相。我只想看看他们,看看我父母还活着的样子。哪怕他们只是无数个过去中的一个,我也希望能看上他们一眼。所以,帮帮我,阁下。这是我唯一的请求了。”

        “你这是在自寻烦恼。不过,如果这真的是你想要的话......请继续往前走吧。不过答应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把它当成是真的。这只是一种可能而已!”

        “我答应你。”看着古一手把着阿戈摩托之眼,让那神奇的绿色光芒在自己的脚下蔓延。彼得忍不住握了握拳头,然后大步地向着自己前方走了过去。

        时光在倒流。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这种变化,因为他能清楚地看到关于自己的一切。

        他的高中生涯,他的小学生活,还有他被送到本伯父家里那一天的情景。时间在这一天上停顿,而他也在这个时间点上,随着他父亲离去的脚步而一起跟随了上去。他迫切想要知道这一天生了什么。而这种欲望让他不自觉间陷入到了时间的迷廊之中。

        理查德.帕克。彼得.帕克的父亲。在这个时间流里,他的身份是神盾局的特工。这一点倒是和彼得知道的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要说有的话,那么就是他从一个外勤人员变成了一个专门的科学研究者。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差别,让故事的展就此出现了分歧。

        彼得记得,自己的父母是因为飞机失事而丧生的。他们当时正搭往一条通往远东的飞机,因为意外事故而坠毁在了太平洋里。当然,所谓的意外事故科尔森已经给他解释过了,十有八九是九头蛇的人针对他父亲做出的暗杀。结果虽然都是坠毁在海里,但是其本质却是截然不同。这也是他加入神盾局乃至复仇者的决定性因素。

        但是,在这个时间段里,情况却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

        同样是上了飞机,理查德.帕克却并没有和妻子玛丽.帕克丧生在太平洋上。而是安然地伴随着飞机的降落,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岛上。

        他们对这个小岛并不陌生,因为彼得看见他父亲在和迎接他的一个家伙热情的拥抱。而当他走近去观看的时候,他立刻就认出了那个和他父亲拥抱的家伙的身份。

        菲尔.科尔森。那个给他带来一部分真相的家伙。在这个时间里,他显然和自己的父亲关系匪浅,甚至说交往甚密。那么,是仅仅在这个时间段里是这样,还是他当初就骗了自己呢?

        怀揣着好奇,彼得继续观看了下来。而很快地,他就听到了科尔森热情洋溢的声音。

        “理查德,你来的太及时了。要知道,如果没有你和玛丽的衰变率算法的话,我们的这项研究恐怕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呢?”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没有什么好称赞的。只是,科尔森,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和军方合作?”

        彼得的父亲说这话的时候眉头紧皱,神色严肃。很显然,他对于军方的存在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当然,也因为他的这番话,场面有些冷落了下来。毕竟在场的除了科尔森之外,还有军方的人在。

        不过好在,彼得母亲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她及时地在这个时候插上了嘴,瓦解掉了这种让人尴尬的局面。

        “理查德的意思是,我们从来没有和军方的人合作过。而且我们对他也没有足够的了解。就这样冒冒然地合作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也许你们也应该给我们先安排一个能够交流的机会才对。你是这个意思吗?理查德?”

        在妻子的眼光下,理查德勉强得点了点头。而在看到他点了头之后,科尔森身后那个穿着少校制服的军人才生硬地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请放心。帕克先生,帕克太太。我可以以军方的名义向两位担保,和两位进行合作的科学家绝对是军方最优秀的人才。他是核物理学方面的专家,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出类拔萃的顶尖科研人才。如果不是出自于对这个项目的重视,我们也未必会把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调动过来。”

        “那还真是荣幸啊。”理查德刚刚开了个口,就被自己的妻子暗中扯了扯衣袖。这让他翻了个白眼,但是还是及时地转变了口风,然后对着军方的代表这么说道。“能让我们事先见一面吗?你要知道,身为项目的主事人之一,我很想知道,我们合作的对象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如果你们对他有足够自信的话。”

        “当然,请跟我们来吧。班纳博士已经到了。他对于研究出衰变率算法的两位也早已经是翘以待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