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巫医酒吧 谋财之路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巫医酒吧 谋财之路

        老摩根是一家地下酒吧的老板,他经营这家酒吧已经很多年了。

        具体是多少年,他自己也记得不太清楚。他只是清楚地记得这家酒吧经历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甚至说,在更早的时候,他还接待过亚伯拉罕.林肯这样的大人物。

        可以说正是因为林肯的支持,他才能把这家酒吧建立起来。不然以他一个黑人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在当初的南部地区拥有这么一份属于自己的私人产业呢?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老摩根却对于林肯并没有太多的感激之情。这不是说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使得他内心里的情感变得薄弱了。而是从一开始他就对林肯没有这样的感情。

        林肯对他的支持是他用自己的奋斗换取来的,天知道他在那个时候到底为林肯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才让他愿意纡尊降贵地站出来,给自己这个黑人站队。而从后来南北局势的展来看,这样的回报根本就和他的付出不成正比。所以自然的,想要借此来获得他的感激,完全就是在白日做梦而已。

        当然,虽然对林肯有着诸多的怨言,但是老摩根对于自己的这个酒吧却是却是没有一丁点的怨气。因为对于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家伙来说,这个酒吧已经是他唯一所熟悉的存在了。

        它是他的老伙计,是他人生之中仅剩下的见证之物。如果连这都要排斥和怨恨的话,那么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除了这个理由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则是,这个酒吧给他带来的可不仅仅是收入,还有很多普通人想都想不到的乐趣。

        老摩根能活两百多年,仅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并非是什么凡人。事实上,他是一个巫医。没错,就是那种拿着昆虫、眼球或者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并且借之以施展法术的家伙。按他自己的说法,他应该是某个非洲古老部族仅剩下来的唯一一个大巫医。

        从大殖民时代的时候搭载着殖民者的船只来到了这里,并且在这里生活了下来。当然,一开始的时候生活并不怎么理想。毕竟他所掌握的力量是被教会斥之为异端的魔法。对于定居在美洲大6的殖民者来说,把他这种人拖出去烧死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大多数的情况都是在隐藏自己的身份。尽可能得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一个凡人。当然,如果说有人识破了他的伪装的话,那么就很抱歉了。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他不介意结束那些想要杀死他的人的生命。

        生命从来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不想被杀死,就只能杀死对方。来自非洲大草原的原始风俗早已经浸透在了老摩根的身体里,他对这样做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当然,一味地躲藏和杀戮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当一再的杀戮触及到当时已经统治住这里的白人殖民者的神经后,他也是不可避免地走上了逃亡之路。也算是幸运的,他在这种逃亡的过程中遇到了林肯,那个号称奴隶解放者的存在。虽然说他本人并不如外界宣称的那么完美。但是他对于老摩根的接纳,也的确是让老摩根摆脱掉了自己所面临的尴尬境地。

        而他的能力也让他在林肯的手下崭露头角,并且逐渐地成为林肯手中专门负责解决那些见不得人的脏事的一支力量。

        虽然说他自己并不是非常愿意做这种事情。但是看在林肯给予的报酬还算是丰厚的份上,他也是勉为其难地为林肯服务了起来。

        直到战争结束,林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总统,并且不再需要他。他才在这个最后的分手礼物上定居了下来。而对于他来说,区区一个酒吧的收入是不能满足他的日常需要的。

        要知道,作为一个巫医,哪怕光是搜集一些日常使用的材料,都会是一个不小的花销。而要再算上一些其他特殊事项的花费,这就根本不是一个正常营业的酒吧能够支撑得起来的了。

        他可不是那种安于贫穷的家伙。既然有能力能够挣得更多,那么他自然愿意多挣上一些。至于这笔钱该怎么挣,这恐怕就是一般人很难想象的问题了。

        循规蹈矩地做生意,搞投资。他没有这个天分,也没有这个闲心。至于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说真的,他还真没有这个兴趣。巫医的手段是难看了一点,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一定会是什么邪恶之徒。那种散着血腥味的臭钱,还真没有被他看在眼里。

        相对于欺诈那些无力的普通人,盘剥那些弱小者,他有着其他的来钱手段。而这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如同他以前在非洲时的那样,用自己所掌握的巫医能力,来给那些需要者们提供帮助。

        驱邪、治病,甚至提供一些特殊的帮助,只要不逾越他的底线,这些要求他都可以满足。就像是现在这样。

        当一个疲惫的父亲带着她神色惊恐,整个人都像是受到了虐待和折磨的女儿来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压低着嗓音对着这个父亲说道。

        “你不是来喝酒的对吗?如果是来喝酒的话,不会带着孩子来这里。是谁推荐你过来的?”

        “帕米拉。小镇前头的那个吉普赛女巫,我听人说她能祛除恶灵,所以我才带着女儿从老家来到了这里。但是她却向我推荐了你。先生,你真的能......如果可以的话,请救救我的女儿吧。”

        作为父亲,他实在是不相信眼前这个擦拭着酒杯的酒吧老板会是自己所要找的那种人。相比较之下,他倒是更信任之前那个神神叨叨的吉普赛女巫一点。但是,眼下的他已经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除了相信眼前的老摩根之外,他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他只能心怀侥幸地,抱着万一的心思,向着他出了最后的求救来。

        “这群爱管闲事的吉普赛女人。”唾了一口唾沫,老摩根并没有驱逐这对父女的意思。毕竟是生意上门,又不是什么做不了的事情。他当然不会把人拒之门外。所以,在找了个伙计暂代下自己的位置之后,他就对着这对父女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跟上自己的脚步。

        不得不说,这样有些高深莫测的动作的确是给了这个有些绝望的父亲一定的信心。所以在稍微地犹豫了那么一番之后,他立刻就抱着自己的女儿跟上了老摩根的脚步。

        老摩根并没有带他走上多远。只是转了几个弯,他就把他带到了一个好像地下室的房间里。而看着这个地下室里那些各式各样的怪物标本,以及一些明显像是电影里才出现的巫毒娃娃之类的东西,这个父亲才算是勉强地放下了心,并且对老摩根生出了更多的信心来。

        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些东西都证明了他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不是吗?至于其他的问题,像是他施展的手段会不会如电影里的那种充满邪恶和恐怖,这就不是爱女心切的他所在意的事情了。

        为了救下自己的女儿,他甚至愿意和魔鬼做交易。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对于他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可以说,这个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老摩根的身上。而也正是因为这个,他立刻就鼓起了勇气,在这个阴森森的环境里对着老摩根张开了口来。

        “先生,我的女儿。你能...救救她吗?”

        “先说说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吧。我需要知道原因,才能决定救不救她!”

        什么叫你需要知道原因,才能决定救不救人?救人这种事情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愤怒的父亲很想拽着老摩根的衣领,对着他狠狠质问一番。但是考虑到老摩根是他目前唯一的指望,他也只能把这种想法压抑在心里。并且尽力地配合起他的要求来。

        “因为我工作的原因,我从弗吉尼亚州搬到了这里。通过中介,我找了一栋还算是便宜的老房子。一开始住进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现房子里出现越来越多的奇怪情况。楼道里会出现脚步声,阁楼上有时会传来女人的尖叫。朱莉夜里会被吓醒,她的身上开始出现好像淤青一样的手印。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那栋房子里不干净。”

        结结巴巴地说到了这里,父亲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我们打算搬走,但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我们。不管我们搬到哪里去,他们总是纠缠着朱莉,不断地折磨着她,让她一点点地变成了今天的这副样子。先生,我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得罪了什么东西。我只请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就算是让我拿命去换,我也是愿意的。只要你救救她,求求你!”

        “你们招惹了一个恶灵。”叼着一根雪茄的老摩根吐了个烟圈,就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复。“这不是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把命交给我。那对我来说一文不值。这样吧,一万块,不收美金。我把一切都给你清理掉。你觉得怎么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