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觊觎之辈 堕天主君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觊觎之辈 堕天主君

        “然德基尔是谁?”

        从老摩根的酒馆离开了之后,彼得立刻就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憋着的这个问题。而面对他的询问,古一一边做出思索状,一边就对着彼得回复了起来。

        “然德基尔是木星的守护天使,上帝座下的七个大天使之一。有人称他为慈悲天使,因为在圣经故事里他曾阻止过亚伯拉罕将自己的儿子作为祭品。”

        “你觉得圣经里的鬼话我会相信吗?”

        彼得的冷笑让古一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感慨地说道。

        “最起码在以前,这些话还是有人愿意相信的。所谓的上帝虽然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但是不管怎么说,它在后来已经演变出了引人向善的功能。这是宗教和人文在一千多年的磋磨中得到的最优选择,它已经适应了人类的社会和生活。就这么让它消失掉了,说实话,实在是有些太可惜了。”

        “留着它去欺骗更多的人吗?”一句话把古一的感慨堵了回来,彼得显然更关心之前老摩根所说的那个问题。“那个家伙说恶灵骑士背后有然德基尔的影子,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吗?”

        “联系?当然。然德基尔就是当初上帝指派的复仇之灵指挥官。理论上来说,所有的恶灵骑士都是要受到他的监管的。虽然说,因为墨菲斯托所做的那些手脚,使得绝大多数的复仇之灵都已经脱出了他的掌控,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所拥有的权柄是不会变的。”

        这样的解释有些出了彼得的预料,不过仔细一想。这却又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恶灵骑士都是上帝和墨菲斯托双方共有的财产,上帝不可能把所有的权力都交到墨菲斯托的身上,而自己却不做任何的监管措施。再怎么家大业大,也不是这么败。所以自然的,派遣一个左右手去充当管理者,也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了。

        只是彼得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然德基尔的事情。按理来说,如果然德基尔真的有这么大的权力的话,那么扎坦诺斯再把一切交付给他的时候,也应该对他进行说明的才对啊。为什么他对此只字不提呢?

        彼得不会怀疑扎坦诺斯,因为那本身就是他记忆和意志的残留物。要是连这些东西都在欺骗他的话,那么也就只能说扎坦诺斯这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的谎言里。扎坦诺斯是恶魔大君,不是什么愚不可及的蠢货。所以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怀疑古一。先不说话题是不是古一挑起来的,就算是,故意也完全没有理由编造出一个然德基尔来刻意地糊弄他。

        想来想去,这中间唯一的可能就是,问题出在这个然德基尔的身上。而究竟是什么样的问题使得然德基尔这个检察官在扎坦诺斯的记忆里如此的名声不显呢?这恐怕就是彼得单靠猜测怎么也猜测不出来的东西了。

        不过,猜不出来不要紧,古一肯定知道些什么东西。不然她不会从头到尾都对这个问题如此的缄默。而她到底知道些什么,这就是彼得需要自己开口的事情了。

        彼得正打算开口,不过古一却好像是知道他想要询问什么一样,先一步地对着他开口说道。

        “然德基尔是上帝座下的七个大天使没错。但是相比于忠诚于上帝,他更忠心于另外的一个角色。”

        “晨星之路西法,撒旦,地狱之主。这才是他效忠的真正对象。当初路西法从天堂叛变,带领着半数天使堕落下来,直入地狱。这其中就有然德基尔的功劳。他是路西法的传令官,是他最信任的大统领。地狱的黑暗天使军团就是他在统领着。有着这样重的职责在身,你觉得他还会在意上帝施加给他的监管复仇之灵的任务吗?他不把那些复仇之灵统统给拐到撒旦的地狱里,就已经是给上帝和墨菲斯托的面子了。”

        “当然,要我说,这里面主要还是墨菲斯托的原因,同为地狱之主,撒旦肯定不会想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得罪墨菲斯托。毕竟恶灵骑士是墨菲斯托的禁脔,是他绝对不允许别人插手的存在。贸然插手进去,很可能就会演变成两个地狱之间的战争。撒旦不是什么蠢货,他绝对不会因为这么可笑的一个理由开战。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复仇之灵都不知道然德基尔存在的原因。因为他完全没有施行这个权柄的理由。”

        “这么说,他现在有这个理由了?”

        古一的解释让彼得忍不住皱起了眉来,他现事情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和严重的多。如果说之前,之前的然德基尔是因为撒旦的原因而没有能把手伸到恶灵骑士的身上,那么现在,他居然重新拾起了这种权柄,那么是不是也意味着,他已经得到了撒旦的默许了呢?

        答案如果是,那么事情就太糟糕了。因为如果这背后真的有撒旦在指使的话,那么恐怕也就意味着,这个同样强大的地狱之主也开始打起了恶灵骑士的主意。而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是总归不是些好事。

        你不能指望撒旦把主意打到恶灵骑士身上,是要他们帮自己干打压邪恶,惩戒罪犯这类的事情。作为地狱主宰,他可不是那么正义的人。哪怕他曾经是天使,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他只会因为阴谋而做出这样的举措来,他只会因为利益而生出这样的想法来。这一点,古一也是知道的。所以在稍稍沉吟了一阵子之后,她就这么说道。

        “然德基尔会在这个时候找上恶灵骑士,肯定是有着撒旦的授意的。而撒旦为什么会这么做,在我看来有两种可能。”

        “第一,他打算收编墨菲斯托的禁卫军。复仇之灵的强大是所有神魔有目共睹的。除了像是然德基尔这类的神灵或者一些大恶魔之外,很少有人能够在正面上和一个复仇之灵对抗。他们的强大绝对不在撒旦手中的黑暗天使之下。如果掌握了这么一笔力量,他手上的势力恐怕会直接膨胀到极点,甚至说晋升为最强大的地狱主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仅凭这一点,他就有理由这么做。”

        “当然,我觉得另一个理由的可能性更大一点。那就是他打算以此为缺口,去占领墨菲斯托的地狱,并且将之收拢到自己的麾下去。墨菲斯托经营了自己的地狱无数年,为了壮大自己的地狱,他击败过无数的对手,施展过无数的手段。说他是最强大的地狱主宰或许有些不切实际,但是说他坐拥最为庞大的地狱领土,却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事情。就像是坐拥着无尽宝藏的恶龙一样,哪怕是明知道他的强大,也绝对会有不少人对这笔宝藏心生觊觎。”

        “更何况,撒旦又不是什么傻子,他从来都不是。如果我们能知道地狱的主宰已经换了人,墨菲斯托已经被人取而代之。他肯定也能知道这样的消息。墨菲斯托在的时候,他或许还会有所顾忌。但是现在,墨菲斯托不在了。他完全有理由和能力去把手伸向这块自己一直所觊觎着的土地。”

        “帕克先生,恐怕他已经成为了我们最直接的竞争者。所以,如果我们的计划想要继续进行下去的话。不挫败他的这个阴谋,不打消他的野心,恐怕是根本无法实现的。”

        古一给帕克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消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会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这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而也似乎是因为些许侥幸的心理,他开始这样对着古一问起来。

        “为什么我们不能和他合作呢?如果是让他占据了那块地狱的话,似乎对于我们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吗?我们的目标是打消你所说的那个家伙的阴谋,而他这样的动作其实和我们的目的不谋而合。甚至说,如果是他顶在前面的话。你所认为的那个阴谋家肯定会和他站到对立面上。他们之间会成为敌对的局势,而一旦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斗争起来,难道结果不比我们跳出去,承担起这个义务要来的更好一些吗?”

        “聪明的想法,但是有些不切实际。”

        摇了摇头,古一直接就否定了彼得的这个想法。而她的理由则是。

        “你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已经对我们的敌人有了一个充分的认识。但是,你的这种认识还不够全面。你以为结果会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我则认为,结果很有可能是他们在初步的试探和敌对之后,达成了协议,然后站在同一条阵线之上。”

        “撒旦不是什么蠢货,那个家伙也不会是。在认识到彼此所拥有的力量之后,他们肯定不会希望将宝贵的力量消耗在这种无意义的冲突之上。合作是他们最有可能的选择。而一旦这两个家伙合作了起来,你知道会生什么事情吗?我可以保证,那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美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