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行动扑空 另类方法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行动扑空 另类方法

        丹.凯奇的事情并没有被彼得和古一放在心上。

        前者是有心无力,就算是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他也根本不可能放下眼前的要事,去找这么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家伙。

        而后者,虽然有那个能力,但是却也没有把然德基尔放在心上。在她的眼里,然德基尔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大一点的喽啰而已。在这个需要争分夺秒的节点里,他的存在显然不比时间来的更有价值一些。所以,她哪怕明知道暗地里有然德基尔这个家伙在搞鬼,她也愿意再这个时候稍微地放他一马。反正不过是逃不出自己五指山的猴子而已,早一会儿和晚一会儿,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他们来说,寻找恶灵骑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按照老摩根提供的线索,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圣米迦勒教堂。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现老摩根提供的线索到底有多么的坑爹。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现,所谓的圣米迦勒教堂,早已经是百年前的存在了。

        现在这里是一个老旧的火车博物馆,仅有的孤零零的厂房里铺设着锈迹斑斑的火车轨道,里面专门地停放着那些老式的蒸汽机火车头。而从这些火车头维护的程度,以及整个博物馆破旧和萧条的场面上来看,这里恐怕是废弃了很久了。

        连古一自己都不相信这里会有什么恶灵骑士,更不要说是彼得这个年轻人了。他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对着古一这个说道。

        “阁下,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我觉得我们似乎被耍了。这里连一个像是教堂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他说的什么恶灵骑士。要我说,我们还不如把他直接给抓过来,让他亲自带着我们去找那些家伙。也许这样,那个家伙会更老实一点,也更配合一些。”

        “老摩根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定有另外的原因。”

        古一倒是对老摩根有着相当的信心。她只是打量了手里的地图一眼,就这样对着彼得说道。

        “从上面的法力痕迹来看,这个标注点应该是一百多年前留下的。也许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个教堂也说不定。只是出于一些其他的关系,教堂被搬走了。这才会出现我们现在遇到的这种情况。所以,也许我们找当地人打听一下的话,应该能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的。”

        “向当地人打听?真是见鬼,我真想不到我们还要用这种没有效率的方式。”

        嘴上这么说着,彼得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古一法师的胸口上。当然,他不是在非礼她,而是在盯着她身上的阿戈摩托之眼看。在见识过了这件神器的伟力之后,他当然不可能会忘记掉他的厉害。所以在稍微地犹豫了那么一下之后,他就很是直接地对着古一说道。

        “阁下。为什么不试试用你身上的这件神器为我们找寻到线索呢?如果那个混蛋没有骗我们的话,我们应该是能从过去里找到我们要找的那个人的踪迹的,不是吗?”

        “帕克先生。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想法,我想我需要告诫你一下,不要想着随随便便就踏足到过去的景象中。你根本判断不出来你在过去的景象中看到的是不是真实的场景,这回混淆你的判断,甚至可能会让你做出非常错误的选择来。而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一旦选择错误,就是无法回头的了。我想你也不会希望这样的事情生在自己的身上吧。”

        “好吧,好吧。恭喜你,你成功地打消了我的这个念头。就按你说的来吧,我们去找当地人问问,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来。虽然我觉得这是白费功夫的事情,但是,谁让我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呢?”

        彼得举起了手,一边做出了妥协的模样,一边这么絮絮叨叨地抱怨了起来。而听着他的抱怨,古一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就这样对着他说道。

        “别抱怨了,帕克先生。眼下只是一点点小的挫折而已。相信我,和我曾经遇到的那些困难局面相比,眼前的问题连雄伟山峰前的一个小土包都算不上。我们抬脚就可以从上面越过去,所以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抱怨。”

        “而且再说了,谁说我们没有其他的办法的?”

        看着古一突然话锋一转,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彼得立刻就是诧异地盯住了他,然后有些不大相信地问道。

        “你有办法?不是你说,我们要向当地人找线索的吗?怎么这么快你就出尔反尔了?”

        “帕克先生,我是说我们要找当地人没错。但是我可没有说,我们不能用某些其他的方法来辅助一下这个过程。找人,也是要有方法的。只要有了方法,很多事情都会是事半功倍的,不是吗?”

        古一老神在在的回答让彼得心里实在是有些没底,他犹豫地看了古一一眼,然后才耸了耸肩膀。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来进行辅助呢?”

        “很简单,帕克先生。要来一局塔罗牌吗?”

        这么说着,古一直接就往自己的袖笼里一掏,掏出了一副纯银质地的塔罗牌来。这东西看起来挺贵重,因为从上面的雕饰,还有那些像是珐琅彩一样的颜色来看,这肯定是某些能工巧匠才能制作出来的东西。结合上古一的身份,彼得有八成把握能够肯定这必然是一副年代久远的古董。

        但是,再怎么古董这也是塔罗牌啊。不是说彼得看不起塔罗牌,只是他认为,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大家能不能稍微地正经一点,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不靠谱的东西上面呢?要是随随便便选几张牌就能确定未来,确定命运的走向。那大家还跑来跑去的干什么,不如找地方坐下来,玩两把昆特牌算了。

        当然,这只是彼得个人的看法。至于古一是怎么想的,他并不知晓。他只能看着古一熟练地切着牌,然后顺手就把牌面凌空扑在了他的面前。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她并不是说笑而已。

        “来吧,问个问题,挑一张牌。我想很快我们就能找到答案的。”

        “这算是哪门子的玩法?”多多少少和格温玩过几次牌的彼得看着古一的动作,忍不住得就是皱起了眉,质问了起来。

        在他看来,古一的动作非常的不专业。除了凌空摆牌这一点外,她甚至表现得还不如那些塔罗牌爱好者。最关键的一点是,塔罗牌应该是先问问题再洗牌的才对。哪有像她这样,直接就把牌洗好再让人问的。

        “这是最简洁的玩法。快一点,我们没有时间浪费了!”

        这样的回答让彼得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但是看着古一那根本不打算动摇的态度,他还是叹了口气,配合了起来。

        “好吧,好吧。我们开始吧。先一个问题,我们该从哪开始找起?”

        彼得的话音刚落,摆在他面前的塔罗牌立刻就有一张自动地翻过了面来。这个情形让彼得诧异无比,古一却是见怪不怪地直接把那张牌拿了起来,然后向着彼得展示了一下。

        “女祭司。罗马数字2,对应的是月亮。一个聪明的人,手里拿着一本书。这意味着什么呢?”

        “等等,你不是应该从正逆位的释义开始分析吗?”

        头都大了的彼得连忙询问道,总而言之,他对于古一这种不专业的做法实在是越来越看不顺眼了。

        不过,他看不顺眼归看不顺眼,古一可没有要迁就他的意思。她只是瞟了彼得一眼,就很是无所谓地说道。

        “没那个必要。又不是不能从表面上解读出来一些东西,何必把问题搞得那么复杂。让我们开始工作吧,从最近的地方开始问起。”

        这么说着,她就已经是信步地向着博物馆旁边的建筑物走了过去。那是一座学校,看起来是兴建不久的建筑。照理来说,学校里应该是有不少人的才对。不过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除了学校的保安之外,恐怕很难再从学校里找出什么其他人来。

        不过古一不在乎这个,她径直地就走到了学校里,然后直接就在保安室里找到了正在看电视的保安。

        也不知道她耍了什么手段,保安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老朋友一样,什么酸甜苦水都往她身上倒,连老婆出轨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就差没有告诉她自己最近到底被绿了几次了。

        古一也很意外能听到这样的东西,不过她毕竟不是为了这种八卦而来的。所以很快她就正色对着保安问了起来。

        “伙计,我不是来听这些的。我有事想要问你。学校里还有人吗?另外,你觉得学校里最有智慧的家伙是谁?”

        “最有智慧?那肯定是老丹尼斯特了。他是学校的图书管理员,据说原来还是圣米迦勒教堂的神甫。不过自从没有人信教之后,他就不在那里干了。他把教堂卖了,买了不少书捐给了学校,还在学校里弄了个图书管理员的工作。他一辈子都在看书,而且还特别有人生经验,非常会开解人。如果要说这里谁最有智慧的话,我想一定是他了。看,图书馆里还亮着灯,他现在一定还在那里。”

        “很好,伙计,你帮了我大忙。”

        听着这话,古一扭头对着彼得一笑,就对着保安打了个响指来。

        “好了,你不会记得见过我们的。另外,如果你真的受不了你太太出轨的话,我建议你们还是离婚吧。再这样下去对你们谁都不好,不是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