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自作自受 难逃股掌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自作自受 难逃股掌

        照妖镜像是探照灯一样出了刺眼的光芒,而这一回,没有了瑟曦在一旁碍事,詹姆再也不可能幸运地从费伦的手掌心里逃脱出来。

        他就像是盛日下的冰霜,狂风中的沙丘一样,顷刻之间地化作了尘埃,彻底地飞灰而去。而看着这个威胁就这么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费伦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来,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脱力一样,摊倒在了地上。

        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不可谓不刺激,因为他自己也清楚,如果稍有不慎的话,他究竟会落入到一个怎么样的下场中。别的不说,一个死字,他肯定是逃不了的。

        照妖镜留给他的只有这最后一搏之力,而说真的,他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能一击致命,把这个鬼物给了结掉。这是赌上性命的一搏,不过好在,事情总算是没有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不该有的变故。一切都展的顺理成章,他最终还是把这一切的威胁都给亲手地扼杀在了手里。

        他所谓的威胁既包括詹姆,也包括瑟曦。

        詹姆会是威胁,这一点没什么好解释的。作为一个鬼物,他当然不可能像是圣母一样对他拿出什么人道主义关怀,直接得把他往死里整,这才是他所认为的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于瑟曦。说真的,在她从自己的背后开了枪之后,费伦就已经是视她为最大的威胁了。

        一个没有理智的女人,一个为了可笑的原因就能为了一个死人对活人开枪的家伙,费伦完全有理由认为她脑子是坏掉的。而就是这么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如果让她就这么一直待在自己身边,那绝对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他已经是挨了她一枪。无论如何,他是不想再挨第二枪的。而如果放任她待在这里,她会对自己开第二枪吗?已经有过这样教训的费伦有绝对的理由认为,这是一个肯定的答案。

        所以,瑟曦必须死,这是他为了让自己活下来所认定的结论。虽然说在那个时候,他完全有能力把瑟曦给拯救下来,但是于情于理,他都不认为自己有这样做的必要。

        她不是选择了自己的爱情吗?那么就让她死在自己这甜蜜的爱情手上吧。最起码,这是求仁得仁,自作自受的结果。既然她选择了这样,那么她也根本没有理由去怨恨任何人。总之就是一句话,活该。

        心里怀着这种畅快的想法,费伦一边像是上了岸的鱼一样有气无力地哈哈大笑着,一边拼劲全力地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向着自家电话的位置爬行了过去。

        对于他来说,危险显然还没有过去。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这已经麻木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的了,但是光是看着这一地的鲜血他也能明白,再这么干坐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也是难逃一死的结局。

        想要活下去,他就必须要向别人求救才行。而依他现在的状态来看,打急救电话或许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在求生意志的驱使下,这段路程虽然艰难,但是还是靠着他的手掌以及那仅存不多的力气给支撑了过去。而就在他拿起话筒,准备向随便哪个急求电话求助的时候,电话里却是传来了有些嘈杂的声音。

        滋滋啦啦,既像是那种信号被干扰的噪音,又像是无数人在你的耳边窃窃私语一般。不论是哪一种,对于听到这种声音的人来说都不会是一种愉快的体验。费伦下意识地就想要把电话挂掉,但是突然之间,一个阴冷笑声的传来,却是让他直接得打消了这个念头。

        笑声是从电话里传来的。但是还没有拨通的电话显然不该有这样的声音。如果说这不是因为什么幻听的缘故的话,那么也就只有一个理由,能够对这种事情做出解释了。

        那些灵异事件,并没有因为詹姆的消亡而消失,他们开始以另外的一种形式,纠缠上了费伦。

        费伦自己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而他对此也是怒不可遏的,立刻做出了回应。

        “你们这些混蛋,你们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还是说,你们真的就以为,我没有办法对付你们了吗?”

        他虽然不清楚对方的具体的身份。但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大致上的猜测。他之前看到的那个保安,还有詹姆嘴里说的,那个废弃的医院,都是值得他怀疑的目标。而这些目标,毫无疑问是可以划分到灵异的范围之内的。

        如果说需要对付的目标是人,他也许没有这么大的底气。但是要对付一堆灵异事件中诞生出来的玩意。不管是妖魔还是鬼怪,他都是多少有那么一点底气的。毕竟,他如今手里就捏着一个大杀器,这要是再没有一点底气,那么还真不如就这么一头撞死在这里来的痛快那么一点。

        费伦话语里想表达的意思非常的清楚,那些正在装神弄鬼的东西当然不可能听不出来。而在了解到费伦现在的态度之后,电话另一头那个阴冷的笑声就已经是清楚地变作了一个沙哑的男人的声音,然后就直接得透过了话筒,对着费伦低笑了起来。

        “费伦先生,你真的以为你能有办法对付我们吗?还是说,在解决掉了那个微不足道的行尸之后,你就已经自信心膨胀到,以为自己已经无所不能了呢?”

        “你到底是谁?”

        终于有了一个能够交流的目标,费伦自然不可能再无所顾忌地喊打喊杀。对于那些无法交流的对象,这种直接的应对是唯一可行的事情。但是,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那么你能选择的余地无疑就更多了一些。

        而对于费伦来说,能不动手其实还是最好别动手的比较好。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不适合大动干戈。而另一方面就是,虽然他如今有一个大杀器握在手里,但是说真的,毕竟不是一个专业人士的他在面对这种情况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理虚的。

        他不是什么傻瓜。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詹姆这个大活人变成一个鬼物,怎么看隐藏在暗处的那个家伙都不会是一个好相与的存在。而对于这样的一个家伙,他要说是十拿九稳,那肯定是在自我吹嘘。

        不确定,甚至说有些担忧,这才是他如今最真实的心理。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心理,他才会更加希望能够以谈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莫度男爵教过他,没有理智的恶灵和有理智的恶灵是不同的。后者完全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虽然条件会有些苛刻,但是能谈判总比完全不能谈判,只能玩命要来得好。

        他现在只想活下去。所以,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有些不怀好意,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朝着这方面努力一下。而这样的一个问题,姑且就可以看做是他努力的开始了。

        费伦的态度开始向着前倨后恭的方向变化,这样的变化,身在另一边的家伙当然不可能察觉不到。而也正是因为察觉到了他的这种变化,他开始接连不停地冷笑了起来,并且对着费伦直接得出了嘲弄。

        “我还以为你无所畏惧了呢,费伦先生。看起来,你心里也知道,你到底是在面对什么啊。”

        “我只是不想造成无辜的伤亡而已。”

        虽然想要求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费伦就会没有底线地一味妥协。有着莫度男爵的教导,他很清楚这些恶灵的秉性。在谈判的时候,你越是退缩,他们就越是有可能得寸进尺,甚至说直接撕破脸面。所以,维持着一个进退有度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眼下,他显然只能进,不能退。

        “别告诉我你一点都没有顾忌。如果你真的这么有把握的话,你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我,而是从一开始就会对我下手的,不是吗?你显然知道我手上有什么,而它也的确能对你起到些作用。这就是你直到现在还不敢露头的原因。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们坦诚一点。也许我们可以在某些方面达成一致,也说不定呢?”

        “你是人,我是鬼。你觉得我们能达成一致吗?”

        电话里的声音并没有否认费伦的说法。显然,费伦说的这些话是戳中了他的要害。这也让他的态度变得有些缓和,而听到这样的变化,费伦直接就肯定得对他说道。

        “当然有。只要你肯提出条件。只要你提出了条件,而这个条件我又能完成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会信守承诺,给你一个该有的交代的。我只是想要活命而已,这应该和你目的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吧。”

        费伦在焦急地等待着回复,而很快的,他就听到了那边传来的耐人寻味的笑声。

        “你说的对,是没有直接的冲突。毕竟,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恩怨。如果不是某些特殊的原因,我也不愿意找到你的头上。”

        “但是,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让你保住一条小命了吗?费伦先生,你太天真了一点。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得罪了什么样的存在。很抱歉,我不能决定你的命运。因为我也只是听命行事的那些家伙之一而已。或许,我可以放你一马,但是其他人,他们可就说不定了。哦,看样子,他们已经来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