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离间之计 斗智斗力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离间之计 斗智斗力

        脑子里几乎是在疯狂地回忆着自己在身为复仇者那个时候的事情。彼得在想着史蒂夫.罗杰斯的所作所为,想着他在这样的位置上时会做出来的事情。

        不得不说,史蒂夫是一个很好的榜样,是一个值得他学习和尊敬的对象。如果说不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的话,那么现在最适合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就算是给他做助手,彼得也甘之如饴,不会有任何负面的想法。毕竟,如果是他的话,那么眼下的情况就该是另外一副模样才对,而他们远大理想实现的可能也会比现在更高的才是。

        理想是最重要的。于他来说,如果放弃权力就能成就自己的理想的话,那么他绝对是义无反顾。但是既然理想的肩负者只能是他自己,那么他也就只能从这种过往的回忆中吸取经验,然后看看能不能用在自己所面临的问题上。

        这是个很考验人的活。不过好在,彼得到底也算是高智商的人才。而且在很多方面上他虽然表现的有些稚嫩,但是潜力却是足够巨大的。所以只要他浸下心来认真去做的话,那么事情倒真不至于说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这种事情要是连他自己自己都不抱有希望的话,那么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他有这份觉悟,所以自然的,他开始朝着这方面努力地构思起来。

        当然,这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彼得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也已经是做好了长久奋战的准备。不过在当下,这种事情虽然重要,却还不是真正的当务之急。真正的当务之急,还应该算是自己手中这唯一的一个幸存者。

        虽然说之前恶灵骑士几乎算是被堕天使们吊打,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对魔鬼的杀戮。但是,这却也不是完全绝对的说法。因为,这些堕天使们还没有那个本事从他的手中把那个倒霉蛋给收掉。所以,唯一的问题就是,自己手里面的这个幸存者到底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最好是有好几个能够逼供的对象才好。这样一来可以确保自己不会抓到什么不知情的白痴,二来也可以通过他们证词的对比,来确定他们所汇报的情况到底是否正确。

        谁也不敢肯定魔鬼会不会玩反间这种计谋,毕竟论起玩弄阴谋诡计的手段来,他们肯定是行家里手那一级别的。而如果这是他们使得一场苦肉计的话,那么别的不多说,自己手下的这些恶灵骑士们恐怕就免不了地要死伤惨重了。对于本身就非常稀少的恶灵骑士来说,这样的损失将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为哪怕仅仅是为了他们的整体计划来着想,彼得也必须在这件事情上谨慎行事才行。

        眼下的情况只能说是先碰碰运气,先看看他知不知道具体的情报才能确定下一步的动作。而想清楚了这一点,彼得立刻就像是拎小鸡一样地把他给拎了起来,然后用沙哑的声音恶狠狠地向着他逼问了起来。

        “地狱领主在哪?你的主子在哪?说出来,说出来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放你娘的屁!”魔鬼刚刚硬气了一把,立刻就被彼得的地狱火烧灼的哀声痛嚎了起来。而这一下子,立刻就抽掉了他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让他连忙地对着彼得哀求了起来。“饶命,饶命。我说,我统统都说!”

        “你的主子在哪?说,我可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我说,我说,我统统都说。科扎菲丝大统领现在就在......”

        他的话刚刚开了个头,然后突然间,一道炽烈的火焰已然是猛地袭击了过来。这熟悉的气息让彼得一时间没有来得及反应,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魔鬼就已经是在地狱火的烧灼中彻底地化作了一团焦炭。

        他到死都没有能说出那个叫做科扎菲丝的魔鬼统领到底在哪里。而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彼得先是不可抑制的愤怒,然后就是一阵深入骨髓的冰冷感觉涌上了心头来。

        这不可能是什么手误而导致的后果,也不可能是什么无心之失。在眼下这种情况里,这样的事情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内鬼!

        他不可能感觉错。或者说,那种来自恶灵骑士的地狱火力量是不可能被任何其他人所仿造的。事实摆在这里,就算是他心里再怎么想要狡辩也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而这样一个可怕的现实,实在是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恶灵骑士是因为什么才汇聚到他身边的?是因为对地狱的仇恨,是因为他们自身所遭遇的一切。

        他们自身过往的悲惨遭遇足够使他们以自己的一切为代价来换取地狱的灭亡。而这也是他向所有恶灵骑士所承诺过的东西。他们彼此之间有过约定,这个约定就是他们要付出自己所有的力量来支持他完成这个宏大的计划。而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选择了背叛的话,那么他不仅仅是违背了一个约定,更是背弃了自己的过往,自己的一切。

        彼得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代价能让一个恶灵骑士做出这样的选择来。他很想把这样的一个叛徒给揪出来,然后当着他的面,当着这所有人的面来质问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他迫切地想要这么做,想要狠狠地发泄一下自己内心里的情绪。但是理智遏制住了他,让他最终没有选择这么做。

        他不能因为一个叛徒来让他们的内部失和。更不能因为他的存在,而使得本来彼此之间都不太牢靠的他们生出更多的猜忌和间隙来。

        这是敌人的诡计,他很确信。事实上,只是在脑子里稍微地思考一下,他就能想出来这个内鬼有恃无恐地展现出自己的存在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越是这样想,那么彼得就觉得自己越是不能让他如意。所以当下的,他就已经是烧掉了手中的焦炭,然后低吼着对着所有的恶灵骑士们命令了起来。

        “任务失败了,我们撤退。下一次我们再重新较量!”

        大部分的恶灵骑士还沉浸在之前的失败中,没有意识到在彼得的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小部分的骑士虽然看到了部分真相,但是有些不明所以的他们还是在这个时候明智地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而眼看着恶灵骑士就这么随着彼得的一声令下撤离出去,一直躲在暗中观察的然德基尔这才显露出身形,然后对着彼得离开的方向露出了一声惋惜的长叹。

        他冒着风险潜伏进来,为的可不仅仅是消灭最后一个证据那么简单。反间他们,让他们内部生出间隙来,这才是他最想要看到的情况。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却并非是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彼得显然不是他略施小计就能操纵得了的角色。想要编织网罗,把他给圈套进去,他必然还是要有更精细的设计。

        当然,这只是自己灵机一动,顺手施为的小动作。能成功,固然很好。但是要是成功不了的话,也不会对他的整体计划有太大的影响。

        总之,这次遭遇战对于他来说是一件相当有意义的事情。不仅仅说是粉碎了人类的阴谋,为地狱争取了极为宝贵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它让自己和自己宿命的敌人有了接触,让他对彼得.帕克这个人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和了解。

        这是一个聪明的对手,这一点从他能在这个时候还保持冷静,并且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判断就能看得出来。

        地狱里可是很少有这么聪明的人,尤其是在焦灼地狱那种鬼地方。对付那些家伙,有时候甚至都不用你做什么,只是简简单单一个挑衅的动作,就能刺激得那些白痴们失去理智。

        彼得显然是和那些家伙有所不同的。这一定很关键,因为这意味着他和彼得之间的宿命对战不仅仅会斗力,要需要斗智。

        当然,作为在地狱天堂两个地方都数一数二的智者,然德基尔并不畏惧这种智力上的挑战。相反的,如果可能的话,他更希望能只通过这种争斗就把最后的胜负决定下来。

        一个玩弄了近万年阴谋诡计的老狐狸是没有理由输给那些小狐狸的。毕竟这种智力上的较量看的可不仅仅是智商,更多的还是积攒下来的经验、智慧。

        可惜,这虽然是个很美好的想法,但是却并不怎么现实。所以现实如他这样的人到底还是要考虑一下斗力得环节。

        而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就是,如果把之前对彼得力量的预测按照危险等级来分划出一二三级的话,那么彼得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已经是在第二等级之上,讲讲接近了第一的危险等级。

        冲突的时间太短,战斗结束得太过迅速,然德基尔很难有充分的数据来做出精准的判断。但是,他的眼睛不会欺骗他,他的经验也不会作假。所以彼得的威胁只会比他估计的高,而不会比他估计的少。

        这就是一个很糟糕的问题了。因为这意味着一旦面对面地生死较量,他将未必会是这个年轻人类的对手。

        听起来似乎有些操蛋,就好像自己几万年都活到了狗身上一样。但是然德基尔还是坚信着自己的这个判断。在这方面上,他很少会失误,而他也不认为这会是一个例外。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已经确定下来了。要想要战胜彼得.帕克这个对手,像是真正的骑士那样去进行一场光明正大的决斗,那是下下之策。想要赢,想要以最大的优势,绝对的可能获胜,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施展阴谋诡计。

        用精密的计划像是绳圈一样一点一点勒紧他的喉咙,用最残酷的阴谋像是带毒的利刃一样,一下子刺穿他的胸膛。不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也不给他任何喘息的可能。一击必杀,直分生死,这就是最保险的办法,也是最有效、最适合他的办法。

        他没有更多的选择,或者说他没有更好的选择。而想明白了这一点,然德基尔那精密恶毒的大脑很快地就高速运转了起来。

        施展诡计,他很精通。但也正是因为精通此道,他才更清楚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道理。那就是玩弄阴谋,也是要付出代价,承担风险的。

        不是说你上下两嘴皮子一磕,随便说几句话就能把别人耍的团团转,甚至说连生死都掌握到你的手中。

        那是小说家的夸大之词,多是臆想,或者干脆就是以势欺人而已。就像是过去的公子王孙耍弄自己家的奴婢一样,他们能像是狗一样的驱使他们,完全是因为那些奴婢本身就是他们的所有物。就跟农妇杀自己家养的鸡一样,你能说她是一番阴谋之下暗害了那只鸡吗?这肯定是不行的。

        阴谋诡计,只是对同一层面上的对手。只是针对那些完全掌控不了的角色。

        就好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在耍弄一个膀大腰圆的憨汉子。固然的,他能用花言巧语欺骗得了这个憨货一时。但是这之后,他也要承担这个憨货醒悟之后,对他拳脚相向的风险。

        人家是砂钵那么大的拳头,你是柴火那么细的我身子骨。所以这一拳下去,还真说不好你有命在。

        回报和风险永远是成正比的,也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别人拼命你耍嘴皮子的待遇。不然的话,谁还会拼命干实事,都耍嘴皮子算了。

        而对于然德基尔来说,他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动用阴谋诡计,那么他自然也是做好了承担一切风险的准备。只是他现在还有些犹豫,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赌上所有,玩一票大的。

        眼下的局势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那么美好,从多方面的角度来看,他其实是处于劣势的。尤其是在他还摸不准维克托具体意图的前提下,他还真不好说自己能稳操胜局。

        于他来说,指望维克托是不现实的问题。所以,为了保证自己的野望不至于化为泡影,他已经是开始打起了另外一些人的主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