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作壁上观 还施彼身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作壁上观 还施彼身

        维克托的工作最近变得忙碌了起来。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国王游戏正进行到了高潮的环节。通过和那些资本官僚的利益互换,他已经有了能力把自己的势力渗透到那些国家和财团的内部。

        而对于他来说,这可是很关键的一步行动,甚至说能影响到整个世界未来的局势。如果操作得当的话,他未必不能比被史密斯.周委以重任的史蒂夫.罗杰斯取得更大的成就。在他看来,可没有什么事情会比这种能够在史密斯.周面前争取更多印象分的事情更重要的了。当然,地狱的那些垃圾事情也是一样。

        轻重缓急,这是一方面的问题。而另一方面的问题则是,这也正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他不知道然德基尔做的是怎么样的打算。但是他却有充足的底气来作壁上观,以旁观的方式来一点一点看清楚他的阴谋诡计。

        对付一个阴谋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不参与到其中去。只要他不走进别人布置的一切,那么不管是什么阴谋,对于他都是无效的。

        也许这个时候,那个叫做染德基尔的蠢货可能正在跳脚大骂吧。每每想到这样的一幕,维克托的心理总是充满了别样的愉悦。

        也不知道是不是亲手干掉了墨菲斯托的后遗症,现在的他对于这种来自传说中的神话人物总是充满了挑战的欲望。他总是想要看到这种神话人物自云端中跌落下来的场面,而如果这中间能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的话,那么就再让他满意不过了。

        当然,如果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的话,那么他恐怕还未必能敢这么做。毕竟这是关于全盘的行动,如果说他因为一点兴趣爱好而导致全盘上的崩坏,那么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他像是垃圾一样被埋到哪个角落里。

        就像是现在还躺在英国废土上的墨菲斯托一样。

        不过,这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所以自然的,他开始按照自己这个特殊的爱好开始旁观起地狱的一切变故来。

        不过,旁观不代表无所作为。虽然已经决定了祸水东引的思路,但是作为这方面的负责人,他还是要为自己工作上的一些失误作出解释。所以除了欧洲这边的渗透工作之外,他更多的时间是花费在了自我的清查之上。

        他要知道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失误,使得人类能够意识到他们的计划,并且针对这个计划做出了这样的反击工作。同时,他也要弄明白,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是另一个地狱的高层来告诉自己,而不是自己的手下来告诉自己这个情报。

        如果说这是因为他们的失误,使得人类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么黑心那伙家伙肯定是要付出代价来的。而如果说,这是因为背叛,是因为他们愚蠢的野心的话,那么结果只会比这来的更严重。

        除非是他们死了,死的干干净净,连一点渣滓都不剩下。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他们。

        别以为维克托是一个人类,他就没有那种属于魔鬼的狠辣。要知道,像是他这样的人,真要是狠辣起来的话,就算是魔鬼也不会是他的对手的。指望对同类都不会怜悯的他会对一群魔鬼网开一面,那还真不如指望地狱明天就归于和平。

        而就在这样近乎冷酷的调查之中,所有位于北美地区的魔鬼统统地迎来了一波大清洗。

        所有和美国政府有过接触的,所有可能具有嫌疑的,都遭到了维克托手下魔鬼的追捕,剿杀。虽然说,这中间制造了非常之多的惨案,也的确是有不少的无辜者惨死在了其中。但是到最后,维克托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一个有趣的情报,关系到了某个被他关注过的角色。这中间的联系立刻就让他饶有兴趣地回味了起来。夜深人静,又是身处在他自己的秘密基地之中,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顾忌的。所以一边回味着,他就一边自言自语了起来。

        “至尊法师。果然,能拥有这样一个名号的人,怎么可能是什么泛泛之辈。亏我还以为我之前的那些手段已经把她吓得不敢露头了。没想到她居然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一次,我输的还真是一点都不亏啊。”

        尽管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是维克托的表情上却一点也没有流露出什么恼怒之类的情绪。看得出来,他的内心相当的平和。平和到这好像就是他所期望的结果一样。

        当然,这只是一个夸张的说辞。以他的身份还有立场出,除非说他想要自寻死路,否则他绝对不可能做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放水举措。而之所以面对这样的一个挫折他还能心平气和,其主要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输得起罢了。

        就像是一个身价亿万的富翁和一个穷困潦倒的赌徒赌博一样。人家压上的所有筹码也不过只是他手上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他当然输得起,甚至说就算再输几次也无所谓。

        他总不能说一直输下去吧,他总会能赢上一把吧。只要能赢一把,他就能赢的对面倾家荡产。只要能赢一把,他就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又何必去妄动肝火,什么脾气呢?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因此,维克托很是坦然的面对了自己的这次失败。并且的,他也已经做好了再来一局的准备。

        这一局,他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因为出于对失败的总结,他认为这是至尊法师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的结果。自己根本就没有怎么把她当作对手,他却从自己最意想不到的地方联合自己的敌人捅了自己一刀,这样的过节可不是放下就能轻易放下的了。

        维克托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一定要让至尊法师亲身体验一下这种出乎意料的惊喜。而本着这么一个特殊的想法,他很快的就动用起了自己的关系和势力,探究起了和至尊法师本人有关的一切来。

        一国之君,一个地狱的主人能有多大的势力和情报网,这自然是不用多说的问题。所以没用多久,维克托面前就已经摆满了他想要知道的一切。

        从和至尊法师同一个时代的人,到近代所有和她有接触的人。她的朋友,她的敌人,她的学生,她的信徒。可以说,除了她那个老师的身份尚且成谜之外,所有一切有关之人的信息都已经是摆在了他的面前。而随着维克托对这些信息的逐一检阅,他也是很快地就皱起了眉来。

        事情有些乎他的想象,或者说,他还是有些低估了至尊法师的本事。

        本来他的想法是,利用自己继承自墨菲斯托的权柄,从死亡的世界中带回一些灵魂来。可以是至尊法师亲人的灵魂,也可以是她的朋友的,她最重视的学生的。只要是有足够分量的,不管是谁的都行。

        而只要有了这些灵魂当作筹码,他相信不管至尊法师再怎么神通广大,也必然是要投鼠忌器,受制于他的。然而,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人居然全然没有。

        当然,这并不是说至尊法师是什么无情无义,连一个关系密切的人都没有,凭空从石头里跳出来的家伙。而是说,所有这些人的灵魂都受到了保护,被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给隐匿了起来,以至于他这个有着死神神权的人都找不到他们的存在。

        用屁股想都能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什么自然情况。而在所有可能这样做的人选中,至尊法师本人无疑具有最大的嫌疑。

        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有些诧异和恼怒,但是仔细一想,维克托也能想出来个中的缘由。

        要知道,至尊法师是古一可是号称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法师,是能够以一己之力威压神魔的存在。而作为过往千年里地球神秘侧的顶峰,人间的守护者,她可没少对墨菲斯托这样的老魔头下狠手。

        有这样魄力的人自然不多见,而有这样魄力又能安然活到现在的,更是可以说只有她一个。

        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过去中有没有这样的人维克托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至尊法师是世所公认的有这样本事和过往的家伙。而这一点,非常的让人敬佩。

        这种敬佩是很多方面的。

        先是意志方面。一般人当然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哪怕他们有这个能力。而至尊法师这么做其实无异于着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就如同即将开赴战场的战士留下遗书来解决后事一样,她已经是做好了孑然一身,对抗到底的准备。而从她的对手大都是神魔之类的角色来看,这样的选择当然让人敬佩。

        其次,心思缜密方面。一个人能想到解决后顾之忧,这并不难。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在亲情、爱情和友情面前,除非你能做到断情绝义,孤家寡人的地步,不然你真的很难放开手脚。

        这种放不开手脚不是说你的亲朋好友会反对你,制约你。而是说,你的敌人会利用他们作为弱点来要挟你。

        试想一下,当你面对自己白苍苍的老父母,面对惊恐无助的妻儿,你纵使是有再大的雄心壮志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颓然一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罢了。

        有雄心壮志的人不该为这种腌臜事情所困扰,所以将自己的弱点保护起来,就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但是,你保护的了一时,却很难保护得了一世。尤其是你面对的敌人还能把手伸到死亡的世界里,这就更加是一件难以顾全的事情了。

        可现在摆在维克托面前的事实却是,至尊法师把她所有的弱点都保护的很周全,连那些死去之人的灵魂都没有拉下。这就让维克托很蛋疼了。

        他不是没有能力去找到这些隐匿起来的存在,只是这中间消耗的经历还有时间显然和他能获得的利益不成正比。等到他花上几百年找到了至尊法师的弱点,估计他现在建立起来的绝对优势也输的差不多了。他人又不傻,怎么可能做这样的蠢事。所以毫不犹豫地,他就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死人的主意是打不了了,那么剩下的就只能从活人的身上想办法了。

        再次确定了思路,维克托很快地就找准了方向。而当他从眼前的资料里寻觅到自己所中意的合适人选的时候,他立刻哈哈一下,随后披上自己的斗篷,就已经是画作滚滚的黑烟,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里。

        而此时,在北美的落基山脉中。已经有点自暴自弃的莫度男爵正在进行着一份传承古老的事业。

        他在培育自己的弟子,一如过去那些实力强大的法师那样。而他现在所培育的对象,正是在上次节目中向他问的家伙。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家伙。因为就连莫度男爵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顶着车祸后切除了小半肺叶的残破身躯,居然能真的完成他那个以普通人的标准来看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试炼。

        徒步徒手攀爬到落基山脉的顶峰之上,这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强壮的体魄,更需要的是一个坚强的意志。而在他身体残缺,怎么也不可能强壮的前提下,他的意志只有更坚强才能做到这一点。

        一个意志坚定,有如钢铁磐石的人。这在莫度的一身里都是少见的存在。而遇到这么一个有着坚强意志,同时又对魔法怀有着近乎求道般向往之情的家伙,他自然也是如同看见璞玉浑金一般的,忍不住地生出来了爱才之心来。

        常人的世界是一个好老师难找。而在法师的世界里,则是一个好弟子难求。

        至尊法师等了一千年,才找到一个合乎自己心意的继承者。从这你就能看出来一个好弟子是有多难得。

        而对于主修近战法术,辅修雷法和意念性法术的莫度来说,眼下这个通过自己的试炼,叫做斯特兰奇的家伙就是自己弟子的不二人选。

        他需要一个人来传承他的衣钵。同时,他也需要用他的存在去证明一个问题。

        他要告诉至尊法师,在至尊法师名号的继承者上她做出的选择绝对是错误的,哪怕是自己亲手培育出来的弟子,也一定会比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屁孩要强。

        他要让她低头,他要让她认错。她必须要明白,自己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