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直面魔王 窥测人心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直面魔王 窥测人心

        作为导师,要对自己学徒的发展有着清晰的规划。

        而早已经为斯特兰奇做出了完整规划的莫度男爵现在则已经开始考虑起为他铭刻龙魂的问题。

        龙魂的刻入宜早不宜迟,因为很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他需要和龙魂进行磨合。尽管说大威天龙降魔密法并不是什么适合初学者的法术,但是有他在一旁保驾护航的话,却也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一旦成功降服龙魂,那么随着斯特兰奇本身法力的提高,寄身在他身上的龙魂也会变得越发的强大。而也只有龙魂足够强大了,它才有帮助斯特兰奇战胜阿修罗凶性的可能。

        可以说,斯特兰奇所面临的方方面面的问题,莫度男爵都已经为他考虑到了。而现在,他认为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他该为斯特兰奇挑选什么样的龙魂,作为他大威天龙密法的根基。

        作为密宗法术,所谓的大威天龙密法和佛门最原始的跟脚印度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而在印度的神话观里,所谓的龙可和其他神话里的龙可有着不小的区别。

        其他神话里的龙是神兽、魔兽,有着莫大的威能。而在印度的神话里,稍微大一点的蟒蛇都有被叫做龙的资格。

        原始形态的大威天龙密法其实就是用这样的蟒蛇来作为核心。但是说真的,如果莫度男爵给斯特兰奇挑选的是这样的一种龙魂,那么他这辈子都不用想斯特兰奇能战胜弗兰克这样的事情了。

        根基都已经烂成这样了,还想打赢人家一手好牌的弗兰克,有着这样的想法他还不如期望至尊法师怜悯他,把自己的名号交给他继承来的实在一点。

        莫度男爵在这方面还是很现实的,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排除掉了这种最糟糕的设置,转而把目标定在两个不同的方向上。

        一个是东方天界的真龙。毫无疑问,真龙绝对是大威天龙降魔密法最合适的选择。如果他能找到一条真龙的龙魂作为斯特兰奇的护法龙魂的话,那么降服阿修罗的恶性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然而可惜的是,真龙的踪影早已经在地球上绝了迹。除非他能有办法涉足到神秘不可测的天界之中,不然的话想要找到一条真龙,那其实和大海捞针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莫度男爵不认为自己能有这样的幸运,所以自然的,他就把自己的目标放在了另外的一种选择上。

        恶龙(dargon)。西方神话里最著名的邪恶生物之一。作为拥有龙之名的强大生物,它们也可以被大威天龙密法制作为护法天龙。而且相比较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真龙,恶龙在有迹可循的同时,威力上也未必会比真龙逊色上多少。就选择性而言,恶龙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恶龙的种类众多。想要从中挑选出最合适的,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卡玛泰姬位于纽约遗迹的圣殿里还封印着一只绿龙的龙魂。考虑到绿龙的弱小,莫度并不是非常想把它交付在斯特兰奇的身上。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他甚至想要闯一闯卡玛泰姬文书中记录的那些异位面,看看能不能从其中寻找到更强大的龙种。可是时间,时间上的窘迫让他实在是很难把自己的这种想法付诸在实际行动上。

        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这么做。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却是突然地从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这就是你的学徒吗?莫度爵士!看样子他可不是一个好学生啊。一个能让老师如此忧神的学生肯定在魔法上难以有什么惊人的造诣。所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许可以给你介绍一个更优秀的人选?”

        对于这个突然发出来的声音,莫度男爵心里顿时就是悚然一惊。然后他就猛的想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了起来。绿色的斗篷,生铁的面具,沙哑的如同磨砂一般的嗓音。这一切在让他感到陌生的同时,也让他心里感到惊恐和紧张。

        他是没有见过维克托,但是他从古一法师的口中听说过这样的一个家伙。而面对如今的地狱之主,哪怕是莫度男爵这样自视甚高的家伙,也忍不住地心尖发颤了起来。

        让他像是电影里的角色那样义正词严地将维克托斥之为邪魔外道,然后对其大打出手,他是没有这样的胆子的。事实上,如果不是顾忌着斯特兰奇的生命安全,恐怕他现在就已经是拉开了传送门,逃之夭夭了。

        斯特兰奇成了他的软肋,让他不得不直面这个可怕的存在。而似乎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尊严一般,他强行地绷直了自己的脊背,然后沉寂着脸色,对着维克托这样说道起来。

        “我知道你,新的地狱之主。你居然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卡玛泰姬法师的面前,难道你就不怕招来至尊法师的愤怒吗?”

        “至尊法师的愤怒?说真的,我还真想见识一下。如果她敢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很乐意和她来一番亲密的接触。不过我想,她应该没有这样的勇气吧?”

        哈哈一笑,维克托并没有把莫度男爵的威胁当做是一回事放在心上。他随口奚落了几句,就已经是把话题转移到了莫度男爵的身上。

        “好了,别紧张,也别想搬出至尊法师的名号来吓我。你我都知道,这对我没什么用。而且说实话,爵士阁下,我对于你并没有什么恶意。如果说我是抱着敌意过来的话,相信我,你是不会有什么机会在这里和我说这种话的!”

        尽管维克托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十足的善意,但是说实话,他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而莫度男爵也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一个地狱之主的甜言蜜语的。

        他把这种话当做了糖衣炮弹。尽管脸上是长出了一口气的神色,但是内心里,他却是已经把自己的心给悄悄提了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别告诉我地狱的主人找到我面前只是为了表达他的善意。我不认为你有这样的好心。同样的,我也不认为你找过来会是有什么好事!”

        “这可未必。”摇着自己的脑袋,维克托以戏谑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眼前的莫度男爵。“要知道,我曾经也是一个法师。所以我很清楚至尊法师的名号对于你们卡玛泰姬的人意味着什么。据我说知,你曾经是卡玛泰姬最高阶的法师之一。同时,也是她至尊法师从小收养的养子。按理来说,你才是她最好的继承者。但是现在,她却把你抛在了人间独自进入到了地狱。仔细的想一想,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也不觉得这会和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是想要借由这个事情来挑拨我和我至尊法师之间的关系的话,那么我只能告诉你,你的算盘打错了。我和至尊法师之间的关系可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了的。”

        总算是听出了维克托的来意,莫度男爵在心里一松的同时,也是态度坚决地对着他拒绝了起来。

        他不敢在维克托面前流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对至尊法师的不满。因为他很清楚,这样做会被他抓到破绽,从而使自己成为他对付至尊法师的工具。

        虽然说如今的他对于至尊法师的选择已经是有了一种无法疏解的怨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愿意帮助一个外人去对付自己的老师。

        自己家里的问题是自己家里的问题,如果让外人参合进来,那么性质也就变了。虽然说借由外力,的确是有可能给他带来无法想象的利益。但是作为卡玛泰姬的正统法师,他却绝不会生出这种不该有的想法来。

        魔鬼的邪说蛊惑不了他,他心中坚守着这样的意念。而看着他这样的表态,维克托却是呵呵冷笑了起来。

        “你可以当做我是在挑拨你们的关系,莫度爵士。但是你也不能否认,我所说的可都是些大实话。如果至尊法师是真的看好你,把你当做她的继承人的话。那么你现在不是要被她给保护起来,就是要在她的安排下承担起非同一般的责任。”

        “毕竟她所做的事情可是入侵地狱,人类有史以来都从未做到的伟业。不论是以破釜沉舟的想法让你加入其中,还是以保留火种的想法把你保护起来,都比现在这种近乎流放一般对你不管不顾的态度来的要好吧。看看你正在做什么,莫度爵士。培养一个毫无培养价值的学徒?在这深山老林里面像是被赶出族群的鬣狗一样独自舔舐伤口,独自悲号?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能看得出来,先生。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幸运儿把你挤出了局,但是你已经失去了继承至尊法师名号的资格了,不是吗?被人窃取果实的感觉可不好受吧,既然如此,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改变这一切吗?”

        尽管心里很明白,维克托的这一番话绝对是不怀好意,包藏祸心的。但是在听到他的猜测和讲述之后,莫度男爵还是忍不住地从内心深处生出了愤怒和嫉妒的火焰来。

        对于至尊法师流露出来的决意,他的内心里从来就没有认同过。因为他始终坚信着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才是至尊法师最好的继任者。

        论经验,论资历,论本事。他哪一样不比那个史塔克家的小鬼强。可是至尊法师却偏偏越过了他,选中了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这自然是让他心里无论怎么想都难以接受的事情。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他跑到这种深山老林来为的就是要争这一口气,向至尊法师证明,不选择自己就是她最大的失误。

        他到底还是不死心的。而现在这种不死心的想法被维克托抓住了马脚,他自然是陷入到了被动之中。

        有句话叫做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维克托显然已经看出了什么,自己要是再在他面前打什么马虎眼的话,那么不仅仅是愚弄了他,同时也是愚弄了自己。

        不论是从哪个角度去看,这都不会是什么明智的事情。所以在犹豫了那么一番之后,他才强行的板着脸,态度强硬地这么对着他说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够解决,就不劳你费心了!”

        “哦,你自己能解决?请恕我冒犯,我是真的有些我不太明白你说这句话是哪来的自信?”

        被莫度男爵明确地表示了拒绝,维克托自然也不会再对他好言相向。他嘿嘿冷笑着,脸上几乎写满了不屑。

        “让我来猜猜看你的想法。你躲在这个深山老林里,还带着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学徒,用近乎残忍的方式在训练着他。我想这应该不是你发泄自己内心不满的独特方式吧。如果不是,那么就让我大胆地估计一下。你是把自己翻盘的希望放在了这个学徒的身上?”

        “一个初学者。却能被你委以这样的重任。那么我想,恐怕至尊法师挑选出来的继承人也不会是什么成了名的人物。一个无名小卒?或者干脆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大概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会有闲心培养一个弟子。你是想用他来证明至尊法师的眼光出了错,然后给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对吗?”

        仅仅凭借自己所见到的东西以及那些人物之间的微妙联系,维克托就已经是猜出了莫度男爵的意图。而这则是理所当然的让莫度心里惊悚了起来。

        他不认为这是维克托在哪里听到了什么口风。因为整件事除了他自己之外,就连身为当事人的斯特兰奇都不知道。莫度可从来没有把自己心里的主意给说出去过,而这也即意味着维克托能够把他的想法猜的八九不离十,靠的根本就是他自身的智慧以及他对人心的揣摩。

        这样的一个家伙放在任何人面前都会让人有一种不着寸缕的羞耻感和惶恐感。莫度自然也不会例外。

        而当他一脸震惊,瞠目结舌地看向维克托的时候。维克托就已经是毫不客气地对着他嘲弄了起来。

        “天真而且幼稚,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想要去争取至尊法师的名号的话,那么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吧。省的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

        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