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狮子开口 商谈条件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狮子开口 商谈条件

        单方面的要求从来是得不到好结果的。这一点从社会的各个角落里都能看到说明。

        就像是我们在日常生活里看到的那些混蛋老板一样,哪怕他们再怎么刁钻,再怎么疯狂地压榨你,他们也不会吝啬到不给员工工资的地步。当然,不是没有哪个混蛋老板没有这么做过。只是,但凡是这么做的家伙基本上都差不多凉了。

        维克托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老板。所以他很清楚,莫度男爵在这个时候对自己问出这样红的话来到底是想要些什么。不过是一个承诺而已,这对于他来说还不是什么支付不起的代价。所以自然的,他很是大方地就对着莫度男爵这么说道起来。

        “我能给你什么?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相比较于这个问题,我倒是更希望你能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作为地狱之主,不论是人间还是地狱都掌握着极大权力的存在。他的确有资格开出这样的空白支票来。而对于他开出来的这么一个条件,莫度男爵只是思考了一下,就已经是毫不客气地索要了起来。

        “我要你支持我作为新一任的至尊法师。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吧!”

        “当然,这是应该的。只要你能帮我除掉古一法师,那么至尊法师的继承者自然是非你莫属。而只要有我在背后支持,相信其他的那些人也不会对你的身份有任何的置疑的。”

        这本来就是维克托的主要目的,所以他答应起来自然是毫无任何的压力。而看着他回应地如此痛快,莫度男爵在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的同时,也是对着他提出了另外的条件来。

        “另外,我还想要你给我两样东西。”

        “哦?说来听听。如果是我能够给你的,我一定会给你。在这方面,我可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眉头稍微地那么一挑,维克托就对莫度男爵的狮子大开口做出了有保留的承诺。

        在他看来,莫度男爵在这个时候提什么多余的条件实在不能算得上是明智之举。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在身份不对等的情况下提这种多余的条件只是消耗他本来就不多的分量。

        不是说不可以提条件,而是提这种条件的时机不对。不过,从维克托的角度来看,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最起码的,他可以对这样的一个蠢货放下心来,不用担心他在中间玩什么鼠两端的把戏。

        一时之间,维克托想了很多。但是对于他想的这些问题,莫度男爵可不会放在心上。他在意的只是维克托的回答,而既然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那么他自然也是不客气地就把自己想要的东西给说了出来。

        “第一,我想要死灵之书。我知道这本书的原本被封存在地狱之中,而我想要它。或者说,如果你想要我和你做这笔交易的话,我就必须要得到它。”

        “死灵之书?”

        尽管说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但是在听到了莫度男爵的这个要求后,维克托还是忍不住得搓起了牙花子来。

        死灵之书,原名为《阿尔阿吉夫》。是阿拉伯疯狂诗人阿卜杜尔阿尔哈扎德在羊皮纸上写就的一本终极巫书。作为当时最杰出的中东法师,阿尔哈扎德不拘一格地用占星术和天学知识和星空深处。无尽黑暗中的不可名状之物取得了联系。他被这些异形神灵侵蚀了神智,从而变得疯疯癫癫。而也正是因为这种侵蚀,他造就了死灵之书,这本记载了无数可怖黑魔法的巫术禁典。

        相传,阿尔哈扎德在写成了这本书不久之后,就在大马士革的街道之上被肉眼看不见的魔物所吞吃。有人说,这是死灵之书上混沌黑魔法的反噬所导致的结果;也有人说,这是地狱里的魔鬼在觊觎这种黑暗混沌的力量。

        作为地狱之主,维克托当然知道答案是后者。事实上,当初正是墨菲斯托的亲自施为,才能使得阿尔哈扎德这个已经几乎快要化作异神使徒的倒霉蛋彻底地消失在地球之上。

        作为死灵之书的作者,阿尔哈扎德可不仅仅只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诗人那么简单。在写就这本书之前,他就已经是中东地区享誉盛名的大法师。而在这之后,被异神力量所侵蚀的他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来自无可名状之神的力量让他的生命形态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也许从表面上看,这个疯诗人还是人类的模样,但是实质上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恐怕就连神灵和魔鬼都说不大清楚。

        而要是放任这样的家伙继续存在的话,不论是对于人类,还是对于魔鬼和神灵来说,都不会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人类是不可能放任这种混沌黑暗的力量在自己的地盘上蔓延的,因为那很可能导致的就是明的崩坏与灭绝。而同样的,神灵与魔鬼也不可能放任这样的东西在人间里肆虐,因为这无异于在一锅汤里丢尽了一颗老鼠屎,使得本来堪称美味的盛宴都变成了散着恶臭的潲水。

        他们都打算有所行动,而在这些人之中,老奸巨猾的墨菲斯托无疑是下手最快的那个。

        亲自出手解决这个大麻烦的他肯定也是把最有价值的战利品收入到了囊中。死灵之书的原本手写件就这么被他带入到了地狱里,成为他众多的珍贵收藏之一。当然,为了糊弄那些同样在觊觎着这本巫术禁典的家伙,他还耍了一些小手段,把一些零散的译本散落到了世界各地去。而这也就是莫度男爵会知晓这本巫术禁典的原因所在。

        卡玛泰姬里就存留着一部分死灵之书的零散译本。而哪怕这是不完整的译本,其所拥有的强大黑暗力量也足以让任何一个修为高深的法师感到动容。可以说和大威天龙降魔秘法以及阿修罗瑜伽密乘相比,这份译本才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禁术。

        卡玛泰姬的历史上就出现过因为擅自修行这种禁术而导致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法师。而当时的卡玛泰姬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得以将这个误入歧途的法师给收拾掉。

        莫度男爵参与过那种肃清内部的战斗,所以他很清楚,死灵之书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虽然说,死灵之书所带来的神智侵袭会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但是出自对力量的渴求,以及对自身的自信,他还是希望能从维克托的手中,获得这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黑巫术禁典。

        这是他提升自己的一个机会,也是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在认识到维克托所说的那些关键因素后,他就明白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自身的强大真的比什么问题都重要。

        如果他足够强大的话,至尊法师根本不可能如此地漠视他,甚至说放弃他。而如果他足够强大的话,那么就算是地狱之主,也不可能像是今天这样,如此直白地对他进行威胁。

        弱小就是原罪,他从来没有比今天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道理。而也正是这种清醒,他才会铤而走险地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死灵之书。他势在必得,如果得不到这个能让他强大起来的宝物,那么就算是和维克托进行合作了,他也不过只是他手中的一个傀儡而已。而这种情况,他真是一点也不想看到。

        他希望自己能真正地主宰一切,而不是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物件一样,被人搬来弄去。在受够这一切之后,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摆脱这该死的桎梏才行。

        维克托不明白莫度男爵此时内心里的偏执。但是他能看得出来,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选择拒绝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家伙还真有翻脸不认人的可能。

        为了一件宝物,而导致自己的计划崩盘,这显然是不怎么值得的事情。所以在想了又想之后,他还是点了点头,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来。

        “如果你确定你驾驭得了这本充满黑暗和混沌的巫术禁典的话,那么我把它给你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总之,我答应了。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第二个要求了。”

        “我的第二个要求?”

        似乎是被维克托的爽快弄得有些意想不到,莫度男爵在稍微迟钝了一下之后,方才把自己预想中的第二个要求给说出口来。

        “我的第二个要求就是,我想要从地狱中得到一条领主级魔龙的龙魂!虽然说恶灵地狱中并不出产龙类,但是自古以来被打入地狱的恶龙可不在少数。我想以龙类天生的强大,他们想要活到现在,而且还混到地狱领主的位置,应该是一件不太困难的事情吧。当然,如果你不舍得的话,那么焦灼地狱出产的熔岩龙我也能接受。我只要一条龙魂,不论它来自哪里。只要它足够的强大,就能满足我的条件!”

        龙类的存在,哪怕是对于地狱之主来说也是足够稀罕的宝物。一方面,龙类本身的稀有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物以稀为贵的定位。而另一方面则是,本身就无比强大的龙类哪怕是身在地狱之中,也会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群。

        哪怕是以灵魂降生的方式在恶灵地狱中重生,龙类化身的恶灵、魔鬼也会比寻常的恶灵魔鬼来得强大的多。而只要稍微努力那么一下,他们就完全可以成为地狱中的高层,整个地狱战力中的中流砥柱。

        而这换句话说就是,如果维克托答应了莫度男爵的这个要求,那么他就相当于是在自毁根基了。

        认真说来,这实在是一件有些蛋疼的事情。但是本身又不太好在这种事情上拒绝的维克托又实在说不出什么推诿的理由。所以稍微地犹豫了那么一下,他就这样对着莫度问了起来。

        “我不明白。如果说死灵之书还能成为增强你实力的途径的话,龙魂呢?你要它做什么?”

        “这不是给我用的,而是给他用的!”

        摇了摇头,莫度男爵把自己的手指向了大山的半山腰处。虽然看不到具体的人影,但是维克托清楚,他指的是他那个被自己埋汰过的学徒。而也正是清楚这一点,他才更加不能接受莫度男爵的这个要求了。

        “你跟我要龙魂,就是为了给他?莫度爵士,你是不是有什么搞错了的地方。难道说你真的认为,他能给你带来的利益会比我损失的一条恶龙来得更大吗?照我看来,你根本就没有看重他的必要。等你成了至尊法师,那些天资不凡的弟子随你怎么挑选。你根本就没有在这么一颗树上吊死的必要。如果说,你是因为什么感情上的羁绊而不能放弃他的话,那么我可以代劳,把他从你的生命中彻底地抹除掉!”

        “不,你不明白!”

        一句话否决了维克托看似明智的建议,莫度男爵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了意味深长的神色来。他要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理由的。而面对维克托这个已经成为了他合作对象的人,他自然是不混吝惜于把自己的想法给和盘托出的。

        “这个学徒对于我来说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学徒那么简单。他代表的是我曾经想走但没有走通的道路,是独属于我自己的法师典范之路。别看他天资一般,但是他本身所具有的意志却足以让人称道。只要我能把他塑造成一个优秀的法师,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我能开辟出一条让绝大多数的凡人都晋级为法师的道路。而这终将会成为我的根基,成为我重建卡玛泰姬,统御所有法师的资本和力量。”

        “他的强大,就是我的强大。试想一下,当他成为一个顶尖的法师,以我左膀右臂的身份为我们的计划提供臂助的时候。你还会觉得,他的重要性没有你提供的一条龙魂来得更高吗?”

        无懈可击的理由,让维克托几乎找不到什么能拒绝的借口。而事实上,在听完了莫度男爵的这份说明之后,他也适时地打消了拒绝他的想法。

        这对他的计划的确是有利的。认清楚了这一点,他自然也就不再有所排斥。所以很快的,他就对着莫度男爵伸出了手,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既然如此,那么就说定了。合作愉快,莫度爵士!”

        “当然,合作愉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