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尴尬小国 内忧外患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尴尬小国 内忧外患

        缅甸,内比都。

        刚刚结束了访问中国之旅的缅甸总统昂丹素一身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府邸。而还没有等他好好地喘上一口气。来自国内各大派系的首脑连同着政府部门内部的主要主事人们就已经是相继地拜访上门来。

        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但凡是有点礼仪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拜访别人绝对称不上是礼貌。而如果是换作一个有起床气的主人的话,说不定现在连刀都拎出来了。

        昂丹素虽然没有起床气,但是本身就已经是疲倦不堪的他实在是不太愿意应付这种突然的拜访。不过他心里也知道,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所以在吩咐仆人准备好咖啡之后,他就已经是打开了书房,迎接起了这些客人的到访。

        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一个总统,肯定不会是为了那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所以也就是一进门的功夫,负责最先出声的那个代表就已经是开门见山地对着昂丹素发问了起来。

        “阁下,事情成了吗?那边的人到底是怎么说的?”

        “成了。”狠狠地咽下了一口苦咖啡,昂丹素的脸上立刻就流露出了苦涩的神色来。他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很是沉重地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虽然很艰辛,不过到底还是成功了。”

        在场的都是资深的政客,他们当然明白总统脸上的神色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在眼下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把他心里的那点苦涩放在心上。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为了这个答案而欣喜若狂了起来。

        如同遇难的人终于得救了一般,他们彼此之间的神色立刻从一开始的凝重变得缓和了起来。不说是有说有笑,但是最起码的,像是沉重担子从肩膀上卸下来的感觉还是有的。

        而看着他们的这幅表情,昂丹素心里虽然越发的苦涩,但是却也是很难对他们说出什么指责的话语来。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如今的国际局势之下,像是他们这样处境尴尬的小国家是很难置身其外,保全己身的。所以说与其抱着这么一个破碗艰难求存,那么还不如尽早地押宝,看看能不能给自己捞到一个金饭碗来。

        聪明人总是会提前给自己安排后路。而要说眼前的这些家伙们有多少是给自己在那边安排了后路的,他甚至是连调查都是不怎么敢调查的。

        不调查大家还能相安无事,在这个破庙里面做做法事。而要是真的追根究底起来了,大家还能不能相安无事就真的只能靠运气了。

        在运气上面,昂丹素一直都不对自己有什么信心。他一直觉得,如果自己运气好的话,就不会在这种时候接手这种烂摊子了。既然如此,他干脆就装聋作哑,摆出了一副对眼下这些人的神色视而不见的模样,同时对着他们这样询问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边境城市的局势控制住了吗?”

        “很糟糕,阁下。”尽管绝大多数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但是面对这种可能关系到他们未来的大事,还没有一个人敢在这种问题上做那种弄虚作假,谎报军情的蠢事。所以立刻的,来自缅甸军方的代表就站出了列来,同时简单地向着他汇报了起来。

        “西边的边境城市几乎已经陷入到了瘫痪状态。尽管我们已经通知了其他的军阀一同联手对印度的那些怪物们进行武装镇压,但是情况却根本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缓解。他们还在推进,而与此同时的,边境地区的国民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向内地迁徙。情况很混乱,而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手不足。军队已经没有更多的余力了!”

        “人手不足?这才多长时间,你就跟我说人手不足了?”

        听到了这个糟糕的消息,昂丹素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就对着军方的代表人物呵斥了起来。而面对他的这番呵斥,来自军方的将军则是梗直了脖子,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了起来。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阁下。印度边境涌过来的怪物数以十万计。他们一旦冲击起来就像是海啸一样,根本无法靠人力阻挡。能守住目前的阵脚,还是因为那些同盟国提供的重型火力的缘故。不然的话,你现在所看到的情况只会比眼下更糟而已。”

        他说的是实话,昂丹素也知道这一点。和已经几乎完全沦为九头蛇爪牙,体量巨大的印度相比。缅甸脆弱的简直像是一个孩子。

        对方随随便便就能拉扯出数以十万计的兵力,而他们呢?作为缅甸境内最大的武装势力,他们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也才不过是这个样子而已。这也就是对方目前的动作看起来只是小打小闹的模样,他们才能勉强地稳定住局势。不然,一旦对方认真行动了起来,说不定他们就会像是沙滩上筑就起来的沙堡一样,一个大浪拍下来,直接地就要落入到粉身碎骨的境地里。

        这是实力上的绝对差距,而面对这种差距,即便是昂丹素有着一身的本事,也根本无计可施。他只能久久沉吟,到最后才拿出一个根本不是点子的点子来。

        “那些军阀们呢?既然已经约定好了共同抵抗来自印度的入侵,他们就应该为前线提供人手。联系他们,让他们派遣军队过去。另外想办法,以保护民众撤退的名义,把我们的部分军力从前线上调下来!”

        昂丹素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把自己所面临的压力转移到那些割据军阀的身上。

        要知道,缅甸的局势从来都不曾安稳过。虽然在名义上,他们所代表的政府是这个国家的主体,是世界上都承认的政权。但是在缅甸国内,不甩他们脸色的割据势力一抓一大把。

        先不说那些打着各自旗号,让缅甸政府军都头疼的武装势力。光是那些缅甸内部的少数民族问题,都是够缅甸政府喝一壶的了。

        一直以来,缅甸政府对于这些势力都是打不服,谈不拢的一个局面。虽说在军事、经济方面他们占有着巨大的优势,但是想要彻底地剿灭、收拢这些敌对武装势力,让整个缅甸融合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却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打不过,人家还可以跑。往缅甸境内的那些深山里一钻,修养个一段时间,他们就又是一支完整的武装力量。正面上或许他们不是政府军的对手,但是暗地里给你煽风点火,让你四处奔波,疲于应付却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而在其他方面上进行拉拢,却又是一个成效甚微的问题。开价少了,对方不买你的帐。而开多了,自己内部又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对声音。

        总之是应了一句老话,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整个缅甸的局势一眼看过去,活脱脱的是一地烂泥。

        前任的缅甸总统就是因为疲于应付这种蛋疼的局面,才在一次心绞痛的过程中直接撒了手的。而作为他的接班人,昂丹素可以说是在缅甸军方的一力推送之下才能安稳地坐到这个位置上。

        一开始的时候,昂丹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天命所归,命运钟爱的位面之子。只需要虎躯一震,大手一挥,就能让分崩离析的缅甸成为一个过去,在他的领导下成为一个完整的统一国家。

        但是时间久了,他才慢慢发现。这根本就只是他年轻时所做的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

        什么众望所归,说到底他也不过是因为军方的关系而被推到前台上用来发声的一个代表而已。连军方内部的声音他都控制不了,还指望能让各大割据的军阀尽弃前嫌,投入到他的麾下?就算是做梦,恐怕都很难做地这么美好。

        他已经认识到了现实和梦想的差距,而自然的,作为一个成熟政客的他也理所当然地偏向到了现实的那一方。

        在眼下的这种境况里,他已经是顾不上那些割据军阀的死活了。在他看来,手里捏着一股能在关键时候保护自己,稳住大局的军队,这会是比他们的死活更加重要的问题。而这也是怀着这么一个想法,他才会对军方下达这样的命令。

        只是,面对他的这个命令,军方的代表几乎是立刻的,就在脸上泛起了难色来。

        “抱歉,阁下。恐怕您不知道的是,现在我所说的艰难局面,就已经是那些割据军阀们出了大力的情况了。除非说你有办法让他们不惜一切地把所有的兵力都给投入进去,不然的话,眼下的这种投入就已经差不多是他们的极限了。”

        “你是说我们举全国的兵力,都只能做到眼下的这样一个地步?”

        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听到这么一番话之后,昂丹素的脑仁子都是忍不住地抽痛了起来。

        局势显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恶劣。而面对这种恶劣的情况,他也只能颓然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自己对面的某个高级官员说道。

        “外交部长阁下。还请你联系一下中方的人,告诉他们,我们之前谈的条件可以加快速度了。我们愿意做最大的让步,缅甸政府可以配合他们所有的行动,只希望他们能帮助我们尽快建立起稳定的防线!确保缅甸不会落入到那些怪物的手中。”

        “阁下,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时宜?毕竟,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好呢?”

        尽管大家都明白,这是局势逼迫下所做出来的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但是作为缅甸政府内部的势力代表人,他们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种突然的改变。

        时间上太仓促了,仓促到了他们根本没法来得及做好充分的准备。本来大家还可以趁着眼下的这段时间,整合一下手里的资源,确保自己损失的利益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畴之内。但是要是这个过程被突然推进了,那么他们的损失可就是大发了。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在这个已经够倒霉的情况下,还要再大出血上一番。所以自然的,他们也就对昂丹素的命令提出了反对的意见。而对此,昂丹素只是森然一笑,就已经是很不客气地对着他们这样说道了起来。

        “你想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但是你也要问问那些印度跑过来的怪物会不会给你这个时间。没错,我是可以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等到了你们整合变卖了自己手底下的产业,带着妻儿老小跑到那些安全的国度去再去知会他们。但是有件事可别怪我没事先说明,那就是等到了那些怪物出现到你们面前的时候,你们别后悔今天的这些举动。请记住,各位。我们的小命可比那些利益来的更加实际一些。只有你活着,这些金钱财富才能让你活的更加享受,更加幸福。而要是你死了,你就是拥有再多的钱,也不过只是一堆废纸而已。”

        “从很久以前,你们就已经是安排起退路了。到了现在,别的不多说,你们所拥有的那些财富最少也转移走了一半了吧。按我说,你们要知足。有了这些财产,难道还不够你们和你们的家庭奢华地过上一辈子吗?别太贪心,贪心的下场很可能就是一无所有。”

        “而且再说了,你真当我们请那边出手不需要付出代价吗?国家层面是国家层面的交涉,但是在个人的问题上,你们也要付出足够的诚意才行。席卷而空,什么都不剩下,就算是你们现在能跑得掉,难道还能指望以后那边的人不跟你们算这笔账?都给我想清楚了,可别让一时的贪婪蒙蔽了你们的眼睛,然后给你们留下一个让你们后悔一辈子的错误!”

        昂丹素的话并不好听,但是在这些本身就屁股不干净的家伙耳里,却也是句句在理的事情。

        他们可以不在乎边境方面的动乱,毕竟又不要他们顶到最前面去出生入死。真要是到了国家危亡的时刻,他们也完全可以打着政治庇护的旗号跑到那些安全的国家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来自印度的威胁其实并不怎么被他们放在心上。

        但是,来自大国的威胁就不同了。如今的世界局势,恐怕还没有那个国家敢冒着得罪那个大国的风险去庇护那些得罪了他们的人。而一旦自己要被那个大国给针对了,那么说句实在话,恐怕整个地球之上都不会有他们的立锥之地了。

        孰轻孰重的问题,他们自然是掂量的清的。所以很快的,他们就在这方面达成了一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