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外交酒会 亚洲风云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外交酒会 亚洲风云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当一个国家内部正处于动荡,或者干脆就是在危亡边缘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身份特殊的存在裹挟着大量的资源,以种种冠冕堂皇的名义一边把大多数人弃之于不顾,一边跑到另一个安全的国家中去寻求所谓的庇护。

        面对公众,他们的嘴脸大都是一致的。不是沉痛,就是哀悼。要不就是满脸正义的神色,口口声声地说要寻求所谓的正义,所谓的帮助。看起来他们似乎是悲天悯人的,充满人性关怀的。但是你要说让他们回到他们本来的国家,带领那些最需要他们的人走出难关,他们却往往是顾左右而言他,或者干脆就是一句情况不允许把所有的问题都给一笔带过过去。

        这就是政客。

        诚然,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那种忧国忧民,时刻做好牺牲准备的政客。但是绝大多数的,却还是以上所述的这些货色。而在缅甸这个小国里,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货色。

        这个国家里或许会有那么几个以国家和人民为信念,为他们的兴衰和存亡而奔走呼号的政客,但是在军阀割据,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利益奔走的国家背景之下,他们所能发出的声音,所能做出的举动实在是微乎其微的。

        最起码的说,他们主宰不了这个国家高层的意志。而自然的,在另一些政客的有心操持之下,一些不能被国家本体所允许的,堪称丧权辱国的行动立刻就以闪电一般的速度铺展了开来。

        边境的防务就此被放开,来自邻国的钢铁大军如同奔腾的洪流一般涌入到缅甸境内。而对于这种事实上都已经算的上军事入侵的动作,缅甸政府不仅没有一丁点的抵触和反对,反而像是迎接亲人一般,一路给他们开起了绿灯。

        他们任由这些军队长驱直入,甚至说像是这片土地本来的主人一样接手了他们本来拥有的各种权利。而等这支大军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到内比都的时候,整个缅甸的半壁江山都可以说是落入到了这些军队的手中。

        换作以往的任何一个时间,缅甸政府都会因为这种情况而跳脚。不说直接动用军队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了,最起码的,他们也会在国际上干嚎两嗓子,嚷嚷着让国际社会对这种霸权主义做出制裁。

        但是现在,别说是这种瞎嚷嚷了,就算是国内舆论上稍微有什么过火的言论,缅甸政府都会不遗余力地把它给按压下去。

        不论是从国家的局势来看,还是从他们的个人需求角度出发,他们都太需要这些邻国的武装力量的。而在这种前提之下,他们当然是不能允许任何人从中作梗,影响到他们之间目前还算是和睦的关系。对此,国内的强硬政策只能算是一部分。而另一部分,昂丹素则打算通过另一种方式来洽接。

        一场酒会。虽然说在目前这个时节有些不太合适。但是在这种正规的外交场合上,也没有什么比酒会更加适宜的了。当然,这也不仅仅只是昂丹素一个人的想法,最主要的还是,国内的那些势力们也是如此要求的。

        毕竟是在大势所趋之下换了一个上家,要说他们心里没有一丁点的忐忑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一场酒会,不仅仅能让他们初步地和新上家接触一下,让他们了解一下自己的诚意,也能看看他们的态度,摸清楚一些事情的风向。这样的事情他们当然不可能会拒绝。

        而就在这样的多方怂恿之下,很快的,一场由缅甸政府牵头,涉及到了整个缅甸内部各个军阀以及资本势力的酒会就这么被张罗了起来。

        酒会的规模不小,但是对外的风声却很是低调。这一方面是因为当前的大环境,整个国家的国民都在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威胁,而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政府高层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闲心开什么酒会。就算是他们不能对当权者的执政造成什么影响,说出去也多少有些不太好听。

        而另一方面就是本身他们要做的事情就和卖国没有什么区别,这个时候要是再大张旗鼓的话,那么等事情暴露了,他们可就真的没法做人了。

        政客吗?说到底也就是个把名声当门面的工作。只要是不想提前结束自己政治生命的家伙,都不会冒险拿自己的名声去开玩笑。而也正是因为这么一个理由,这次酒会连一个新闻界的人都没有邀请。

        除了缅甸内部的势力,就只有作为此次酒会的主要宴请对象的中方。而中方也很是给缅甸政界的人面子,除了派来了一个军方的少将外,他们还派遣来了一个声名在外的外交部高级官员。

        行走在国际之间,外交部可是比国内的实权大佬还要出名的人物。对于向来漠视中方政府的国际媒体来说,可能国内的高官高官,都未必有外交部的几个发言人来的名声响亮。而也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外交部在国际上的地位相当的高。很多时候,你都可以把他们看做是国内决策层的发声筒。换句话说,你就是把他们的意思看做是中方高层的意思也未尝不可。

        昂丹素作为混迹政界多年的老油条,自然是不可能不懂得这样的一个道理。所以一看到中方的来人,他立刻就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

        “华先生。真是幸运,我只听说了贵方派遣了一位外交部的精英过来,却没有想到会是你这个老朋友。这一定是佛祖对我的保佑!”

        缅甸人普遍信佛,就算是总统也不会例外。所以他用这样的语气来表达他现在内心里的欢喜一点也不奇怪。不过,虽然很理解他的心情,但是外交部的华姓官员可不会在这方面有什么附和。

        能坐到他这个位置上,内心里肯定是要有一个坚定信仰的。而这个坚定的信仰也容不得他在这种正式的外交场合下把什么神佛拿出来说事。所以他只是含蓄地笑了一下,就含糊地这么对着昂丹素说道。

        “我也觉得很庆幸。不过仔细一想,这也是应有之意不是吗?毕竟我们之间已经是老朋友的,让我来和你们打交道,总比让不熟悉的人过来有效率的多,不是吗?”

        “您说的很有道理,我的老朋友。总之,有你来我就放心了。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也相信未来整个缅甸的人民都会感激你们的帮助的!”

        大约是听出了华姓官员的意思,昂丹素很快就抛开了这些细枝末节,并且对着他附和了起来。而听到他这么一说,华姓官员当下就是微微一笑,然后拉着自己身边一身军装的中年人就对着他介绍了起来。

        “我只是个负责发声说话的,可帮不了你这么大的忙。如果你真的想要找人帮忙的话,我想你最好还是和这位打好交道再说。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欧阳少将,也是此次救援行动的总指挥。军方已经将缅甸地区的战事托付给他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是要经过他点头才行的!”

        华姓官员说的是玩笑话。毕竟这是上峰决策层做出来的,别说这个少将只是一支军队的总指挥,就算他是一方军区的司令,也根本不可能违背上峰做出来的决定。当然,这事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行事在外,扯张虎皮总是没错的。最起码的说,y了这么一番话,昂丹素看欧阳少将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原来是欧阳少将,久仰久仰!早就听说欧阳少将在巴基斯坦的威名。能用巴基斯坦地方军配合着两万pla军队挡住印度近百万的武装突袭,这份指挥能力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我本来以为自己是没有机会瞻仰您这样的名将风采了,没想到中方居然会这么大方,把您派遣到我们这里来。有您在,我们就放心了。希望在今后的合作中,我们会有一个愉快的经历!”

        连吹带捧的,昂丹素就把眼前的这个少将给捧到了天上去。当然,他也不是无的放矢,而是这位将军的战绩的确值得他这么吹捧。

        整个亚洲目前面临最大的威胁就是来自印度的那些九头蛇分子们。他们不仅仅是在正面战场上和同盟国打的是不可开交,同时也在利用自己充足的人力,不间断地对周围的邻国进行渗透。而在这其中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

        作为印度境内少有的没有被核辐射波及到的区域,克什米尔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都成为了印度国内难民首选的几个避难地。而在印度沿海地区几经鏖战,至今仍然战火不休的前提之下,这片区域更是成为了那些还没有被九头蛇洗脑了的难民们的首选。

        但是,别看这些印度难民有心想要往克什米尔跑,但是身为克什米尔地区掌控者的巴基斯坦可不太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

        这里面固然是有着一定的世仇的因素。毕竟自从英国利用克什米尔地区把巴基斯坦和印度彻底地拉倒对立面之后,这两个国家的矛盾就已经是激化到了不可调节的地步。可以说,只要有机会能灭掉对面,这两个国家都是绝对不带有任何犹豫的。而要不是因为巴基斯坦有某大国撑腰的话,早在多年之前,恐怕他们就要步上锡金的后尘了。

        当然,更主要的因素还是在于这些难民的成分本身,实在是让巴基斯坦方面的人难以接受。

        要知道,以如今印度的情况,想要在里面找到一两个有完好外貌的人实在是有些困难。就算是侥幸逃过了九头蛇散布的生化污染,核辐射给他们形象带来的变化也绝对是致命的。

        用一句人不人,鬼不鬼来形容这些难民们,一点也不为过。而对于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这样的一群怪物,只要是个正常的人类多少都是会有那么一点抵触的。

        一个两个的或许还要,但是要是成千上万,那对于普通人所组成的社会来说绝对是个灾难。更不要说,这些所谓的难民中很可能还存在着一些包藏祸心的角色。

        所以别说是巴基斯坦的民众们不接受这些难民们,就连巴斯斯坦的官方政府,也对这些所谓的难民们抱有着一个坚决拒绝的态度。

        他们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克什米尔地区是属于他们巴基斯坦的神圣领土,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容许这些印度人打着难民的旗号对这片地区进行占领。不论是严防死打也好,武装镇压也罢。总之,就是不能让一个印度人出现在他们的领土之上。

        巴基斯坦打着这样的想法,是一点也不为过。毕竟谁也不想把一群危险的定时炸弹安放到自己的家里去。但是这只是他们的想法,而对于那些难民们来说,这就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克什米尔本来就有印度的一部分,对于绝大多数有这个认知的印度人来说,他们此行根本只是在自己的国家内寻找一个避难所而已,道理上他们完全是站得住跟脚的。而且再说了,就算现在克什米尔是属于巴基斯坦的,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他们前往这个地方求谋求一条生路。

        一切都只是为了活命而已。而如果说,有什么人敢挡在他们的面前,连这么一条活路都不给他们留下的话,他们自然也是会跟这些家伙拼命的。

        很难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有心人的驱使。但是不管怎么说,事情的发展最后还是走向了最糟糕的地步。而面对暴动起来的印度难民们,巴基斯坦显然是有一些无能为力的。

        不是说他们的军队糟糕到连一群难民都对付不了。而是这些难民中夹杂着的九头蛇分子实在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对象。再加上这些难民的数量往往是数以百万计,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巴基斯坦不得不向他们的铁杆盟友寻求支持。

        而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欧阳少将站上了前台,开始在世界这个大舞台上崭露起了头角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