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稳定局势 斟酌对手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稳定局势 斟酌对手

        给自己的竞争对手点眼药,这对于昂丹素来说绝对是最擅长不过的事情了.

        身为一个政客,要是连打击异己都做不好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有资格坐在今天的这个位置上了.而既然他能坐到今天的这个位置,那么自然也是说,他对于这中间的一切章程都算得上是驾熟就轻的.

        几句话的功夫,他就已经是把那些暗中作祟的小人给订上了一个恶劣的标签.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说,这些个小人正在破坏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当然,这些话也就是用来哄哄那些不懂事的家伙.像是李姓官员以及欧阳少将这种老油条,在他一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是差不多把他的想法给摸了个七七八八了.

        换作以往的任何一个时间里,他们都不可能容忍昂丹素用这样的方式在他们面前搬弄是非,玩这一出驱虎吞狼的把戏.但是现在,在这个边境局势动荡的时节里,他们却不得不默认了昂丹素的做法,并且在心理上已经开始偏向于了他.

        稳定,才是他们当下所看重的第一要务.而像是这种无聊的政治游戏,则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尤其是这还是别国的政治游戏,不论是成败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既然如此,与其把事情向着复杂化的方向推动,那么还不如来一个干脆的一刀切,直接把事态稳定下来来的更有价值一点.

        “请放心,总统阁下。你想要做什么事情尽管放手去做。在这方面,我们会给你最大程度的支持。不过同样的,我们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必须要能稳定住国内的局势。防止任何可能导致事态复杂化的诱因出现在你们国家的内部。你应该明白,能够以国际援助的方式给你们提供这种水平的支援,已经是我们所做出的最大的努力了。如果说因为你们国内的关系而导致我们的部队有什么损失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们就只能收缩防线,彻底地放弃你们了。”

        “当然,当然,这是一定的......”

        一边忙不迭地点头哈腰着,昂丹素就已经是连连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就不可能再贪得无厌地要求更多。那是有资本的人才能做出来的选择,而像是他,已经完全挂靠在新主子麾下的他可没有这个资格。

        人要有自知之明,在这方面他还是清醒的。而看着他表现得如此顺相,不管是李姓官员还是欧阳少将都是满意地点起了头来。

        相比较于一个雄才大略,满腹野心的邻家大管事。一个言听计行,老老实实的总统才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人选。有的人喜欢在这个时候跳,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们能够拿出来的那一点微薄利益和整体局势的稳定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

        除非是傻子,不然谁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蝇头小利而担上让整体局势崩盘的大风险。而单从这一点上看,这些跳脱的家伙就已经是要被宣判死刑的了。

        当然,这是昂丹素的事情。他们俩谁都没有那个心思去越俎代庖。而为了表达自己在这方面的态度,欧阳少将只是瞥了那些个政客们一眼,就已经是很直接地对着李姓官员说道。

        “老李,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是实在没有心情在这里和这些家伙演戏。见人说人话,见鬼谁鬼话,这样的事情我做不来。所以还是你这个老小子去应付他们的比较好。”

        “你这家伙,把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当做是什么了?”

        私交甚笃的李姓官员对于欧阳少将的语气到底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他的态度问题。从来都是在正规外交场合上工作的他作风一向是稳重和严肃的。而自然的,在看到欧阳少将这种有些吊儿郎当的作风的时候,他就有些看不太过眼了。

        不过,毕竟是两个系统上的人,他也不可能强制要求欧阳少将去做什么。而也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欧阳少将才显得有些有恃无恐了起来。

        “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只是让我能确保防线不失,让战火不至于影响到国内的稳定。至于和这些虚伪的家伙扯皮的事情,上头才不会在意我怎么做的呢?而且说句实在话,老李。我觉得我要是留下来的话,只会给你惹事而已。我可不敢保证,聊到后面的时候我会不会用拳头去招呼他们。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事情变成那个样子吧!”

        欧阳少将是军方里出了名的刺头,这一点李姓官员是知道的。在国内那种环境下,他都能想方设法地惹出一些事端来,这要是放在国外了,谁都不敢说这家伙会不会突如其然地来一个放飞自我。

        李姓官员可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所以他也只能气冲冲地瞪了欧阳少将一眼,然后丢下了一句下不为例来。

        这是很明显的让步,而这种让步也是欧阳少将想要看到的结果。所以当下的,他就拍着李姓官员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就对了吗!老李。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术业有专攻。我欧阳从出生开始就是吃当兵这碗饭的。你要是让我绷着张假脸和这些皮里阳秋的玩意说这些半真半假的鬼话,我真是宁愿带着一队突击兵去和敌人打两场白刃战。这一点比不了你,你天生就是这个舞台的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既然有你在,我又何必在这方面给自己找麻烦呢?这不是献丑吗?要是在家里,这事还好说。可是这是在外面,我想你也不想看到我给咱们丢脸吧!”

        “歪理邪说。算了,我也懒得管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实在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李姓官员只能独立去完成自己的外交工作。而看着他这样的表态,欧阳少将也是不以为忤地把自己的酒杯随手放到了台子上,然后一点也不客气地迈步离开了这里。

        他的这个动作自然是逃不了一些有心人的眼睛。而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人心里都已经是忍不住得雀跃了起来。

        在他们的眼中,这样的结果分明是一个不欢而散的情况。只是和昂丹素短短地交流了一会儿,就已经是有人负气离去,单从这方面看,就能看出来他们对昂丹素的工作到底是有多么的不满意。

        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昂丹素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他们才能有机可乘。每个有这个想法的人几乎都是急不可耐地贴近了上来,而看着他们这样的表现,李姓官员在打着太极的同时,却也是在心里暗自冷笑了起来。

        一群连局势都看不清楚的家伙,注定是要被这个动荡的世界所淘汰的。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还能陶醉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中乐呵一下。等到了以后,残酷的现实摆在他们的面前的时候,他们就算是想要哭恐怕都来不及了。

        不谈李姓官员这边幸灾乐祸地和这些政客们和着稀泥。另一边,欧阳少将刚刚带着部下驱车离去,就已经有人把他的行踪给锁定了下来。

        不怀好意,这是肯定的。不过在眼下这个时节里,倒也没有那一方的势力敢做出直接袭击一方实权将领的蠢事。制造混乱虽然是浑水摸鱼最好的方法,但是这个前提却是你能把自己的一切准备工作给安排好,确保自己能够从中获取到足够的利益。

        这一点就算是九头蛇也做不到。所以这个被九头蛇安插在缅甸内部的间谍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欧阳少将一路无事地返回到维和部队的营地里,然后才满腹不甘地对着自己的上级把消息汇报了过去。

        这个消息层层上递,很快就摆到了史蒂夫的面前。而对于这样一个强劲对手的加入,哪怕是史蒂夫这样老练的家伙也免不了地感觉到棘手起来。

        这不是他太谨慎和小心,而是如今的PLA战士实在是不容小觑的存在。要知道,有着光荣历史传承的PLA战士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军力量。这一点,就算是从二战战场上活下来的史蒂夫都不得不承认。

        他虽然没有参加过朝鲜战争,但是他却知道这场战争中美国人到底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

        超过三十万人的军力投入,几乎占据了其陆军兵力的三分之一。而海军投入的两百艘舰船和三百架飞机,也几乎是占据了美国海军力量的一半。这还不算,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空中力量,美国人更是在朝鲜战场上投入了五分之一的空中军力。其先后出动的各种飞机达到数万架次,最多时战场上有超过一千七百架飞机参战。

        可以说,就算是有苏联空军的支援,整个朝鲜战场也几乎是完全覆盖在美国人的空中火力之下。而就在这样的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中,PLA战士愣生生是靠着钢铁般的纪律,顽强的战斗意志以及崇高的精神觉悟,把本来已经接近亡国的朝鲜给挽救了过来,把以美国为首的十六国联军给打回到了三八线上。这样的战果是连他都不得不感到佩服的。

        看看美国为首的联合国有什么?完整的后勤保障,各种强大的火力支援,再加上当时处于世界最高水平的军事设备。可以说从一开始这场战争就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的。因为他们的对手在那个时候根本就和他们是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

        刚刚历经沉痛灾难,从百年集疴中走过来的华国和今天可没得比。在当时,联合国军吃的是肉罐头,奢侈一点的比如意大利军队,甚至还要从本国运输红酒和意大利面过来。而PLA战士呢?能有一口干到齁嗓子的,名字叫做炒面,实际上只是炒出来的干面粉吃都是一件不大容易的事情。要是有一个苹果在,那是一个班的人都要轮着闻气味,都舍不得下口咬上一小口的好东西。

        这还只是在生活条件上的差距,而在战斗条件上,这种差距只会更大。以长津湖战役的双方美国王牌陆战一师和PLA精锐第九兵团师作对比。美军陆战一师每团都有一个坦克营,下属四个坦克连,共有七十辆坦克,每个陆战团的反坦克炮兵连另有五辆坦克。而PLA这方面呢,没有任何的坦克和装甲车辆。

        火炮方面,美国陆战一师有着成编制的三个炮兵团,每团都通常配备了一个105毫米榴弹炮营,一个坦克连和一个工兵连。每个步兵营的火力支援分队都装备有12门107毫米重迫击炮。每个陆战团另有一个反坦克炮兵连,装备有75毫米无后坐力炮和5辆坦克。再加上陆战一师师属炮兵团有三个105毫米榴弹炮营和一个155毫米重型榴弹炮营。其105毫米的榴弹炮加起来有近百门,155毫米的重型榴弹炮也有十八门。

        而第九兵团师这边呢。只有一个炮兵营共计十二门火炮,主要还是以山炮为主。因为不能自行生产,苏联方面也没有提供武器,这些火炮都是缴获来的装备,不管是新旧程度还是型号都有差距。而团以下的支援火力更是悲惨到要以82毫米口径以下的火炮作为主力。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火炮的运输只能以人力和畜力来完成,机动性差就算了,关键还是很难对战场提供最有效的援助。因为没有任何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的缘故,在火力的覆盖和打击力度上根本就没法和联军形成对比。

        这是重火力上的差距。而在单兵火力上,美军陆战一师都是标配的7.62毫米口径加兰德M1式半自动步枪,勃朗宁M1918A2式自动步枪,M1919A4式重机枪以及12.7毫米口径M2HB式大口径机枪。这些都是二战中经过战争检验的杰出武器,性能非常的优秀可靠。

        而第九兵团师呢,几乎都是以缴获武器为主。来自苏联、美国、德国、日本、英国、加拿大和捷克等国家的武器不一而足。武器混杂,弹药补给困难。用美军的观点就是,是不折不扣的古董武器博览会,拿来上战场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敌我条件差距如此巨大。但是就是有着这样的差距,在环境恶劣的长津湖地区,第九军团师穿着着单薄的单衣,拿着不堪入目的武器装备,顶着长时段,大规模的火力覆盖,以奇袭战略为主,在冰天雪地里顶着零下四十度的严寒坚守了六天,完成了对美军陆战一师的致命突袭。

        饥肠辘辘,在严寒中瑟瑟发抖的第九兵团师把美军陆战一师拖入到了绝望的泥潭之中。双方交战了十七天。第九兵团很多人都已经饿得像是骷髅一般。第八十一师第二四二团第五连奉命在美军撤退中设伏,但是当战斗打响后却没有人站起来冲锋。因为这个已经展开成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和战士们,都已经全部冻死在简陋的掩体中。除了一个掉队的士兵和传达命令的通讯员,整个连队一百多人没有一人幸存。

        而陆战一师也同样如此,被第九兵团潮水般冲击的他们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损耗掉了几乎所有的弹药和补给。失去了后勤的补给,这只经历过二战,功勋卓著的王牌劲旅也同样是被严峻的环境折磨着。

        很多人在连续几天的战斗中都只能靠一块巧克力撑着,高强度的战斗让他们的步枪都接连报废。严寒冻死了不少人,还把许多人冻结在了地面上。如果不能撬开冰面或者撕扯衣裤的话,他们都未必能从厚厚的积雪中再次爬起来。

        战线被切断,几乎到处都是敌人的处境让原本计划在圣诞前结束朝鲜战争的美国人只能选择撤退和突围。而如果不是第九兵团无力在冰天雪地中追赶和围堵联合国军的机械化车队的话,他们能不能完成突围都是一件很值得商榷的事情。

        最后的结果是,美国人带着联军从兴南港撤退。三八线以北东部的广大地区彻底被收复。朝鲜战争的大局被扭转,本来已经被同盟国认为快要结束的朝鲜战争不得不继续下去。

        美陆战一师把长津湖之战当做自己骄傲的资本,时代杂志更称其为“美军史上无可比拟的坚忍和勇气的史诗。”因为他们在这场人类史上条件最艰苦和惨烈的战役中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突围,达成了任何一个美国部队都不可能完成的神话。

        但是,在史蒂夫这样的军人眼中,他们的对手才是更值得骄傲和尊敬的存在。

        一群拿着简陋武器,穿着和美军根本没法比的单薄衣衫,在同样环境下单凭意志力和勇气就能把呈推进姿态的陆战一师打得只能撤退和突围的PLA战士。这样的对手是任何一个军人都不愿意在战场上看到的存在。

        虽然说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PLA战士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一批,但是部队的传承却足以让任何一个知情的人对他们感到忌惮。史蒂夫已经领教过这个对手的可怕之处了,在印度的边境处。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越发地不愿意发生这种注定惨烈的战争。

        所以他在想,有没有什么其他迂回的可能性。比如说,从这个国家内部的问题上入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