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持枪少年 心理极限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持枪少年 心理极限

        事情终于开始转向顺利,这对于大白鲨来说自然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已经在这些人身上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了,而按照他自己的观点来看,他已经是不想再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他们的身上了。

        可以说,如果卢瑟这个时候敢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就这么大开杀戒。虽然说这样做可能会给他制造很多的麻烦,但是未免夜长梦多,他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了。

        不过好在,卢瑟最终选择了妥协。

        在死亡和财富面前,卢瑟其实没有第二个选择。他不是那种为了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当所有的期望都被打了个粉碎之后,他也就只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为了生存而向着做出让步。

        “我的实验材料在我的保险箱里,密码是bugei52251。论文以及所有的实验记录都在我的电脑硬盘里。”

        “很好,这很好不是吗?我们已经开始了合作共赢的第一步,那么接下来,谁来接这第二棒呢?”

        把脚从卢瑟的身上挪开,任由这个男人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大白鲨直接就把自己的视线放在了其他的那些探索者成员身上。

        他最先盯上的家伙是那个被他打了一枪的倒霉蛋。对于他来说,从这个已经被自己吓破胆的家伙身上打开这个缺口,显然是最合适的一个选择。而还没有等他把枪口对准这个倒霉的家伙,那个至今仍在血流不止的家伙就已经是心理崩溃一般地大叫了起来。

        “别开枪,别开枪。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告诉你。密码是u.5ooan99。保险箱里什么都有,我和另外两个人的材料都放在一起!”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或者说为了防止那把枪再一次对自己走火。倒霉蛋毫不犹豫地就说出了自己的秘密,顺带的,他还把另外两个人的宝贝都给抖了出来。

        这样的行为自然是遭人愤恨的。但是在愤恨这个家伙出卖自己之余,另外两个人的心里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侥幸的成分。

        有人替自己回答这个问题,总比由他们自己去回答这个问题来的好。一方面,他们不用直面这种恐怖的威胁,多多少少还能保留一点自己的尊严。而另一方面就是,他们也可以把自己心里的怨恨投注在出卖他们的这个人身上,给自己的畏惧和损失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来。

        这是一块遮羞布,他们很需要。而也是因为这种特殊的需要,几乎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胆敢提出任何的反对意见。这就给大白鲨的横行无忌提供了更加充足的底气。

        到底还是一群提着笔杆子的家伙,想要让他们在这种直面生死的恐惧中提起勇气来,到底还是太难为他们一些了。而相比较之下的话,有些人的胆子就明显要大的很多。

        这一边,大白鲨还在敲诈勒索剩下那几个没有妥协的家伙,而另一边,卢瑟的儿子,也就是那个一开始被劫持了的小家伙。却已经是悄悄地摸到了自己父亲的工作台上,然后直接从抽屉里摸出了一把枪来。

        毕竟是身处在罪恶都市这种危险的地方,要说身上连把枪都不带,那是怎么都不可能的。不过带了枪归带了枪,对于这些科研人员来说,这种玩意充其量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要是真的让他们拿枪和大白鲨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对抗,他们打心眼里是缺乏这种勇气的。

        不过他们缺乏,不代表这个孩子也没有这样的胆量。要知道初生牛犊不怕虎,像是他这样十二三岁的孩子,正是胆大包天的时候。别看之前大白鲨把枪顶在他脑门上,让他吓得尿都快要流出来了。这一有机会了,他立刻就是要找回这个场子的。

        掏枪,上膛,打开保险,一气呵成。美国到底是把人民拥有枪支写进宪法里的国家,哪怕是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玩枪也并不是一件陌生的事情。小卢瑟很有底气,因为他的枪一直玩的不错。

        在他父亲和那些同事们沉迷于海底打捞和实验里做研究的时候,他可是没少用手里的这把犀牛左轮在甲板上拿空啤酒瓶当靶子玩。二十米之内连命中率过九成的他对于自己枪法不是一般的自信。而这正是这种自信,给了他作一个大死的勇气。

        “站住,你这个强盗。把你手上的枪给我放下,不然,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种突然的动静不仅仅让大白鲨吓了一跳,就连刚刚从地上支起身来的卢瑟也是忍不住得心惊胆战了起来。

        说句心里话,他是宁愿自己输得倾家荡产,也是绝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拿自己的小命开这种玩笑的。所以还没有等大白鲨说出什么话来,他就已经是厉声地对着自己的儿子警告了起来。

        “克拉克,你在干什么?把枪放下,快把枪放下。”

        “我在干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在做你们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别指望单身父亲带出来的,又是这个年纪里的孩子能有多听话。叛逆,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简单。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别说是卢瑟这个父亲了,就算是其他任何人来,恐怕都改变不了这个热血上头的孩子的主意。

        小卢瑟对于自己父亲的警告根本就是充耳不闻,他把注意力完全地放在自己对面的大白鲨身上,并且开始像模像样地对着他威胁了起来。

        “把枪放下,我不会说第三遍。别以为我不会玩枪,这个距离里,我就是蒙着眼睛都能从你的后脑勺那里,把你那恶心嘴巴里的牙齿给射掉。放下枪,抱着头给我转过身来。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不然我就开枪了。”

        虽然说最好的选择肯定是开枪,但是这毕竟是要杀人的事情。而像是小卢瑟这个年纪的孩子,显然还没有把杀人当成是自己可以选择的选项。

        他只是在威胁,就像是自己经常看的那些警匪片里的情节一样。他自觉能够把控住局势,但是显然,在场的那些成年人里大都不会认同他的这个想法。或许,唯独大白鲨自己是一个例外。

        干他这一行的,见到过太多太多因为粗心大意而送上小命的白痴同行了。别以为一个孩子拿着枪就没有威胁性,事实上,正是因为是一个孩子拿着一把枪,他的威胁性才是最大的。

        在非洲,在东南亚,在中东。不知道有多少的雇佣兵是死在小孩子的枪下。他们以为这些孩子没有威胁,而事实上,当他们对着你们显露出獠牙的时候,你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精神上任何的松懈,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小命。而这样的错误,大白鲨是一点也不希望生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他放下了枪,转过了身子抱住了头,同时也眯起了眼睛,对着拿枪指着自己的小卢瑟这么说道起来。

        “小家伙,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命的话,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把枪口抬高一点的比较好,你现在对准的可是我的肚子,这样一枪可是打不死我的!”

        瞄准肚子是因为这样可以保证一枪打不死他,这也是小卢瑟下意识的选择。但是,当自己这样的选择被大白鲨看穿的时候,他也是立刻地就把枪头抬了起来。

        拿着枪的人要是还露怯,那就没有拿枪的必要了。小卢瑟虽然年纪小,但也不是不懂这样的道理。而看着他就这么从善如流地抬起了枪,尽管他的动作还有些颤抖,但是大白鲨还是不吝赞赏地对着他说道起来。

        “对,就是这样。既然拿枪对着人,就要有一枪干掉他的觉悟。让那一套三不准的原则吃屎去吧。瞄准要害,扣动扳机。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射手该做的事情。知道一枪打中要害是什么感觉吗?”

        “鲜血瞬间会伴随着一些东西喷涌出来,越是大口径的枪支,越是会有这样表现。骨头,血肉,甚至是一些重要的器官和内脏的碎片。就像是喷泉一样,它会瞬间在你的眼前编织成一朵艳丽的花朵。而你的敌人,也会像是一张失去了支柱的麻袋一样,直接得摔到在地上。”

        “生命就像是烟花,嘭的一声就什么都没有了。而如果你习惯了这种烟花的话,你就会觉得,其实杀人也就不过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动一动手指,一声巨响,就什么都没有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容易啊。”

        大白鲨生动的描绘让小卢瑟手上的颤抖变得越的严重,他虽然叛逆,但是却还没有叛逆到能够不顾一切后果的地步。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开了枪,一旦杀了人。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截然不同了。而也正是因为他打心眼里不愿意让自己变成那样的一个存在,他的内心里才充满了挣扎以及抗拒。

        这是机会,对于大白鲨这样身经百战的人来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所以立刻的,他就伸手摸下了背后,在一刹那的时间里,从身后又掏出了一把枪来。

        只有白痴才会在身上只带着一把武器去执行任务,而他显然不是那样的白痴。所以身上藏着一把能够备用的手枪,就是一件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拿枪对着小卢瑟,这可比他单方面的被人拿枪对着可有意思的多。而也正是因为场面已经形成了两人拿枪对立的局面,情况才越地变得复杂了起来。尤其是对于小卢瑟来说。

        一开始的时候,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要不要杀人。而现在,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多了一个,那就是他会不会被杀。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这样的压力显然是太大了一点。而单从他不得不动用自己另外的一只手帮忙,来稳住自己那只拿枪的,颤抖的厉害的手就知道,他现在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

        大白鲨注意到了他的这点小变化,而这也立刻就让他咧着嘴笑了起来。

        “现在,情况似乎和一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了。小家伙,让我来给你预测一下结果。现在的结果无非就是这么几种。”

        “第一,你开枪打死了我,而我没有打中或者打死你。这应该是最好的一个情况。因为除了你有那么一点生命危险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有可能安全地活下来。甚至就是你,如果你运气足够好的话,你也有这个可能。当然,这个可能不大就是了,因为我对于自己的枪法同样很自信,我不觉得我开了枪之后,你有多大的可能能够活下来。”

        “第二,你开了枪,但是我没有死。这就有些悲惨了。因为如果我没有死的话,那么你肯定是死定了。就算是第一枪杀不了你,我肯定也还是会补第二枪的。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你死定了。而你死了之后,我会怎么对付其他人呢?”

        “有两种可能,第一,我为了泄愤把他们全部给杀掉。这是最有可能的事情。毕竟,我已经有了这样的理由,而且我也已经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第二种可能,我会遵守我之前的诺言,放他们一马。不过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我可就不认为我还有这样做的必要了。”

        大白鲨极力地编排着那种种可怕的后果,因为他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把后果说的越严重,这个拿枪的小家伙心里的恐慌就越是巨大。他很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把他再一次地吓到尿裤子,所以自然的,他开始越恶劣地加重起了自己的筹码来。

        “好吧,我知道。也许让你这么一个孩子来决定一群人的生死,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也非常欺负人的事情。所以,我可以给你点机会。你可以问问你父亲,问问你父亲的这些同事们,看看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样的想法。”

        “开枪,还是不开枪。征求一下意见也许对你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别说我没有给你这样的机会,你现在就可以开口问问他们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