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英雄难为 恶劣行径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英雄难为 恶劣行径

        如果有一个人走到你面前,义正辞严的告诉你,他需要你把自己生命的决定权交在他手上你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是要骂一句有病,或者脾气暴躁一点的直接就是一记大耳光子抽了过去。

        毕竟是每个人都只有一条的生命,这玩意可比什么**还有财富来的宝贵的多。指望你空口白牙的就能让人舍命相陪,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大现实的事情。尤其是,说这种话的人还是一个孩子。

        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到一个孩子的手中,让他去掌控你的命运。这是只要有那么一点理智的人,都不会愿意接受的事情。毕竟孩子本身就代表着不确定性,他们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心里都是没谱的。而自然的,要让他们把生命寄托在这种不确定的问题上,他们肯定是不愿意的。

        眼下的这个情况就是这样,当大白鲨说让小卢瑟向他们这些人寻求意见的时候,他们几乎是立刻就异口同声地说出了类似的话来。

        “把枪放下,小卢瑟。把枪放下,千万不要这么做。”

        “嘿,孩子。你不能这么做,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把枪放下,这对我们谁都好......”

        不止是他父亲的那些同事,就连他父亲卢瑟本人,也对于他目前的做法非常的不认同。当然,和那些家伙想法有所不同的是,他父亲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完全是从他的角度去进行考虑的。

        要知道,一旦开了枪,那么结果不论是怎么样的,小卢瑟都是必然要受到伤害的那一个。他很可能会死,而这样的一种可能,对于作为父亲的他来说肯定是无法接受的。所以他只能抱万一的希望,这么对着他的儿子劝说了起来。

        “听我的话,克拉克。把枪放下。你不明白问题的严重性,我也绝对不会允许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把枪放下,不管他要做什么,我不允许你开枪。快点给我把枪放下!”

        小卢瑟本来是好意。他本来只是想要靠自己来扭转这个可怕的局面。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发展到这么一种地步。

        每一个人都在指责他,阻止他,命令他。好像所有的错误都出现在他的身上一样,这让本来以为自己做了一把英雄的小卢瑟彻底地丧失掉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底气。

        他本来就在挣扎和摇摆,而现在,这些话只不过是把他在摇摆不定的关头,向着万丈深渊的方向推了那么一下而已。

        是的,到了这个时候,他本来就不怎么坚强的意志已经彻底地崩塌了下来。他是想要成为一个力挽狂澜的英雄的,但是残酷的现实却告诉了他,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本事,更加没有这样的意志。

        他没法再坚持眼下的这个局面,他能做的只有顺从,顺从地丢掉自己手上唯一能制衡大白鲨的武器。

        这样的结果,意味着事情的走向完全被大白鲨控制在了股掌之中。而面对这么一种情况,他立刻就发出了啧啧的感慨声。

        “真是可惜啊,你本来是有机会的。但是你却是把这个机会给亲手丢掉了。”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得就走向了小卢瑟,在顺手拾起他脚边的那把手枪之后,他就已经是趴在了小卢瑟的肩膀上,这样地对着他嘲弄了起来。

        “知道吗?你其实可以根本不用在乎这些人的意见的。他们根本就看不清楚局势,明明局势都已经被你扳平了,明明再更进一步,你就可以战胜我,成为一个英雄一样的角色了。但是因为他们,没错,就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私欲。这所有的一切努力都被抹消了下来。”

        “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就在于这里。你想要帮助的人并不愿意接受你的帮助,甚至说,他们还会把你的帮助当做是迫害。知道那些所谓的超级英雄为什么如今一个个地都变成了罪犯吗?那就是因为,他们所想要做的事情总是会被无数这样的人构陷,谋害。每时每刻,他们都在承受着和你一样的压力。而也就是他们一直承受着这样的压力,他们才能被称之为英雄。”

        “至于你吗?小家伙。你本来是有成为英雄的潜质的。但是可惜啊,这些人拖累得你根本做不了这样的一个英雄。所以你只能换上一个身份。而什么样的身份适合你呢?我仔细地想了那么一下,果然,还是被害人这个称呼更加地适合你一点。”

        说到了这里,他开始肆意的大笑,而在大笑的同时,他手中的手枪也在不断地在小卢瑟的身上游移着。这看起来就好像是他在寻找一个更适合的开枪的位置一样。而对于他这样的举动,小卢瑟立刻就涕泗横流了起来。

        死亡的恐惧是巨大的,难以承受的。而对于这样的一个孩子来说,尤为如此。如果说之前,他还能够凭借着本身的倔强来维持着自己的坚强的话,那么随着他最后的心理底线就这样被大白鲨以及他父亲那些人给击溃,他的内心里就已经是再也坚强不起来了。

        “爸爸,救救我,我不想死......”

        他本能地向他的父亲开始求救,就像他小时候在水里学游泳的时候哭喊着让他的父亲救他一样。这种具有既视感的情景立刻就让卢瑟压抑住了自己浑身的剧痛,摇摇晃晃地对着大白鲨恳求了起来。

        “放过他,先生,求求你放过他。他还只是个孩子,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求求你,发发慈悲吧,饶过他这一回吧。”

        “看你说的,卢瑟先生,就好像是我是一个多么残忍,连这样的孩子都不放过的家伙一样。这只是一个玩笑,一个有些恶劣的玩笑而已。就像是我们小时候总是会被大人恐吓,说什么吸血鬼和狼人会把不听话的小孩子叼走一样。我本质上是好意的,并没有打算对他做什么。当然,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这就停下来。”

        眼睛打量着卢瑟的一举一动,大白鲨一边摇着头这么笑道,一边就把小卢瑟向着他父亲的方向推攘了过去。

        他看样子似乎在表明自己的态度,他是真的无害的。但是面对他这样的一个人,卢瑟却是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他只能满怀戒备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同时在接过自己儿子的一瞬间就把他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担心大白鲨会出尔反尔,而事实上,他的确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因为表现的很明显的,当卢瑟父子相拥在了一起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摸出了那把威力巨大的犀牛手枪,并且悄悄地对准了这两父子的要害。

        作为一款造型别致的下置枪管转轮手枪,犀牛手枪用的是0.357口径的马格努姆弹,在这样的距离之下,一枪打死一个绝对不是问题。要是运气好的话,以马格努姆弹低侵彻力,高贯穿力的特点来看,一枪打死两个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大白鲨并不准备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任何的掩饰。事实上,他既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枪举起来,当然是已经做好了被人安上一个出尔反尔的标签的准备。

        出尔反尔,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什么。相比较于这种肉都不会掉一块的名声,他倒是更在乎这种看着别人从希望之处,直接跌落到绝望深渊之中的那种精彩的表现。

        他喜欢这种感觉,甚至说是爱到了骨子里。所以,他在即将开枪的前一刻,还不忘对着卢瑟父子惺惺作态上一番。

        “好吧,我承认,我可能的确是有那么一些说话不算话。但是你们也要明白,我也是有我的苦衷的。”

        “干我这一行可不太容易,我能有今天的这种地位,其实很大一部分就是靠我的这个名声撑起来的。而我的名声是怎么样的,我想你们心里也应该是清楚的吧。他们叫我大白鲨,不是叫我给自己起的那个外号,也不是叫我真正的名字。虽然说我本人很厌恶这个难听的名号,但是有时候我也不不得不承认,这是对我长久以来的努力所给予的一种肯定。”

        “大家都认定了我是那种血腥,杀戮,从来都不讲情面的冷血动物的模样。而也正是因为他们认定了这个,我才能在这一行里占据着这样的一个地位。试想一下,如果我放过了你们,而这件事情又被别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说我?我想,他们肯定不会夸我仁慈以及充满爱心的吧。他们只会说,我老了,提不动刀了,吃不了这碗饭了。而一旦他们这样认为了,那么可以想象,我未来的职业人生会是多么的凄惨。”

        “说句真心话,我可不想过那种老无所依,只能领着政府的救济金过日子的凄惨生活。所以我必须要为维护我的名誉以及职业声望而奋战。所以很可惜,尽管我对两位有些于情不忍,但是我还是必须要强迫自己,做出这个让人失望的决定。”

        大白鲨说了很多,尽管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在表达他的无奈。但是从他的语气,还有他嘴角那恶劣的笑容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无奈的意思。

        他只是在愚弄,在作弄这对已经完全被他把玩在手掌心中的父子。就像是一只猫玩弄老鼠那样,充满了猎食者的残忍。

        毫无疑问,这是让人不忿的。但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人胆敢发出任何不一样的声音了。他们就像是砧板上的肉,只等着大白鲨这个屠夫对着他们落下屠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其实已经算是认命了。

        麻木不仁,令人作呕。大白鲨显然有着这样的认识,所以他收起了自己脸上的笑容,厌恶地瞪了那些鹌鹑们一眼,然后就已经是极尽残酷本色地对着卢瑟父子这样说道起来。

        “好了,这个游戏我已经玩腻了。现在,是时候该进行最后一步了。作为唯一能够给我那么一点惊喜的存在,我给你们两个最后一个选择的机会。你们有这样两个选择。”

        “第一,当着这位父亲的面,我先杀死他的孩子。然后,我再把卢瑟先生送下去陪他的儿子。”

        “第二,我当着这个孩子的面,先杀死他的父亲。然后,我在把这个小卢瑟先生杀死。”

        “不管是哪一个选择,其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一个先后的问题。我给你们五秒钟的时间,你们要尽快地给我一个回复,不然的话,我就只能随机地进行选择了。好了,倒数开始,5...4...3...2...”

        时间还没有数到最后,卢瑟就已经是先一步地张开了口来。尽管他的嗓音在不断地颤抖,但是到头来,他还是说出了一个父亲该说的话。

        “先杀了我吧,先生。如果要杀的话,你就先杀了我吧。”

        “伟大的父爱啊,真是让人感动啊。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就如你所愿了。再见,卢瑟先生。你是一个好父亲,可惜,却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希望有来生的话,你能有机会弥补你的错误。”

        如同祷告一般送上临终的告别,大白鲨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手中的扳机。不过,他枪口对准的方向并不是卢瑟的位置,而是对准了他身后的孩子。

        疯狂如他,可没有老老实实践行自己承诺的意思。和按照预计中那样进行杀戮,让卢瑟在预想之中的那样死去相比,他更喜欢看到一个父亲面对最大绝望时那种戏剧性的表现。

        他已经预见了那种场景,那种能够让他疯狂大笑起来的模样。他已经做好了笑的准备,甚至说他连嘴巴上的肌肉都开始抽动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故事进行到了收尾的环节,却是突然地跳脱了出去。

        一个人影无比突兀地出现在了他们之中,像是一道坚硬的山壁一样挡住了他射击出去的子弹。与此同时,一个男性的声音也传到了他的耳边,让他的整个表情都开始变得僵硬了起来。

        “真是够了。我已经看够这场闹剧了。所以,也时候让这场闹剧收尾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