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自寻死路 心理准备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自寻死路 心理准备

        对于大白鲨来说,在下半辈子里当一个健全的人,还是当一个残疾人,这是根本不需要选择的一个问题.

        他又没有特殊的受虐倾向,怎么可能接受自己下半辈子的生活都只能靠着一只手臂去过活呢,所以理所应当的,他接受了小尚恩的提议,希望能够重新接回自己的手臂.

        而这个选择,对于小尚恩来说可就是正中下怀的.他之前铺垫了那么多,为的其实就是让大白鲨自己跳进这个圈套来。而现在他既然已经入笼了,那么自然的,他就没有任何再跟他客气的道理。

        起死回生之术,本来就是生死人,肉白骨的法术。用来接一截断臂,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一些。当然,大材小用归大材小用,效果总归是良好的。

        在法术的作用之下,本来已经断连的神经、血管再一次地拼合在了一起,而随着血肉组织的增殖生长,本来已经空空落落的肢体触感也终于是回归到了大白鲨大脑的掌控之中。

        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因为不是谁都能接受得了那种脑子里突然被塞进什么的滋味的。虽然说这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东西,是他身体上的一部分,但是,任性的大脑可不会这么认为。

        它只会像是最严格的移民官那样,一遍遍审查你的成分和机制,只有在确定你的资格足够之后,它才会对你网开一面。

        不要以为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这种审查就可以糊弄过去。对于移民官来说,出去了还想要再回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别拿一家人说事,就算是一家人,该有的审查什么的还是跑不了的。

        而这体现在重新被连接的肢体上,就是不可抑止的抽搐,麻木以及如同膝跳反应一般的间歇性跳动。

        这要是一般的情况下,当然不会是什么问题,最起码的说,和断肢重生的喜悦相比,这点小麻烦根本就是无伤大雅的。然而问题是,这并非是一般的情况。因为此时此刻,那个被重新连接起来的手臂上可是还捏着一个敏感的炸弹。

        高精密度的科技产品可不会体量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所以,哪怕大白鲨已经是竭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手指上的动作了,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他开始一而再,再而三地逾越过那条代表着危险的红线。

        靠着运气,他或许能在那么一次两次的在悬崖边徘徊的时候及时地停下自己的脚步。但是,他却不可能每一次都这么幸运。而失误的情况,在这样的条件下有一次也就够了。

        抽搐的手指到底是按紧了炸弹的按钮,红色的光圈在达到两层之后,迅速地闪烁了起来。大白鲨脸上的表情被定型为了惊愕,他看着自己面前已经伸出了手遮挡住面孔的小尚恩,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话,如同磁电圈一般夹杂着电弧的火焰,就已经是彻底地把他给吞没了进去。

        外星技术的杀伤力顿时就让大白鲨尸骨无存,而哪怕是穿着着铠甲的小尚恩,也多多少少地受到了点影响。

        就如同美杜莎之前的预计那样,铠甲的外层金属也难以抵御这个程度的破坏。哪怕说小尚恩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护住了脸。但是他的手部装甲还有面甲,都是免不了地受到了一些破坏。

        当然,这对于他本人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所以在爆炸之后,他只是扯下了面甲,就已经是旁若无人地伸起了懒腰来。

        他觉得自己漂亮地完成了任务,甚至可以说是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开局。但是显然,美杜莎并不这么认为。她还是觉得小尚恩的行为有些太过火了一些,所以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自然是免不了地对着小尚恩警告了起来。

        “小主人,我不得不警告你,你刚刚的行为有些越过了底线。明明你可以在爆炸的时候躲开的,为什么要正面承受这次爆炸的冲击呢?”

        “因为我相信你,美杜莎。你说过,这种程度的爆炸是不会伤害到我的。而且事实也证明了,你说的都是真的。”

        看着面甲上不断修复着的纳米组织,机灵的小尚恩可不会说这是他为了摆脱那种马赛克视线所做出的应对的手段。

        要知道,作为未成年人,美杜莎对他的看护力度是相当巨大的。就好像是刚刚的突袭一样,从出手打断大白鲨的手臂开始,美杜莎就已经是接管了面甲里的成像系统,使得他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我的世界那样的像素马赛克风。

        一大坨红色的马赛克从自己眼前飘过,你虽然知道那是鲜血在喷洒,但是看到的却只能是方方正正的红色小方块,这种感觉当然是不怎么让人满意的。所以小家伙也算是开动脑筋的,给自己创造出了这么一个条件来。

        反正这也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所以不论是他还是美杜莎都不怎么担心他的真实身份会暴露出去。这也是为什么美杜莎猜到了小尚恩的这些个小心思,却还对他放任不顾的原因。和这种小事相比,她显然更在意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小尚恩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

        相信小尚恩也体会到了,作为一个超级英雄的难处。哪怕是他的对手只有一个,在很多时候,他也会被迫地做出一些艰难的抉择来。有时候他可以通过自身强大的武力来避免做这种抉择,但是有的时候,武力其实是起不到这样的作用的。

        而这还是最寻常的情况。稍微复杂一点的,比方说把你的对手从一个换成一群,事情处理起来的晦涩程度就会以几何水平向上递增起来。

        要知道,和一个势力对抗跟和某一个人作对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人能发动的人力、物力毕竟有限。只要对手足够的强大,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布置,都可能会被碾压过去。

        这一点就像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大白鲨的威胁和所要求的承诺未必是没有约束力的,只是他遇到了小尚恩这样的对手,这才只能徒呼奈何了而已。不然的你换一个对手试试,别说是警察了,就算是一般的超级英雄,怕是都拿他这种人没什么办法的。

        以一概全,从大白鲨这样的人就能看得出来,他所隶属的手合会里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货色。如果说手黑会的势力真的有大白鲨说的那么庞大的话,那么美杜莎还真不赞同,让小尚恩去招惹这样的一个对手。

        从之前的行为方式以及处事能力来看,小尚恩在这种事情的处理方面还是有很大的欠缺的。他的思想观念还没有完全地竖立起来,他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还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刺激性的行为都可能导致他在成长的过程中误入到错误的路径里。而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了,那么不论是对于他们这个特殊的家庭来说,还是对于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而言,都不会是一件好事的。

        她作为小尚恩临时的监护者,认为自己是有相当的必要去阻止小尚恩做那些错事的。所以当下的,她就已经是对着小尚恩警告了起来。

        “你是真的打算以那个手合会作为自己的目标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需要警告你,这种事情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从之前的那个目标人物就能看得出来,这个组织的行事手段是非常的暴力以及凶残的。他肯定不会是这个组织里的个例,甚至说,他很可能只是这个组织里成千上万成员的一个缩影而已。”

        “对待其中之一,你都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才能确保最后的结果勉强算是圆满。而如果把这种风险乘以一千,乘以一万,你真的有信心,自己能够应付得了这一切吗?”

        小尚恩如今还沉浸在自己初次任务圆满完结的得意之中,他根本就没有领会美杜莎话语里更深层的那个意思。不过没有领会不要紧,这又不是什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他听出了美杜莎话里有话,所以当下的,她也就是直接追问了起来。

        “美杜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跟我说明白了吧。我可没有功夫和你玩这种猜谜式的游戏,要知道,我可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很简单,小主人。我的意思是,你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了吗?”

        “准备?”

        本身还跃跃欲试的小尚恩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就皱起了眉来。他虽然不大明白美杜莎言下里的意思,但是美杜莎这种排斥他继续下去的态度,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这让他很是不满,而也就是在这种不满的驱使下,他开始对着美杜莎抱怨了起来。

        “我不明白,美杜莎。到目前为止,我的所作所为好像还没有逾越过我们之前所商议的那条红线吧。我是在游戏的规则内玩游戏,所以你到底有什么理由来反对我?”

        “那是因为我对事情的发展有些预估性的不足,小主人。不论是我还是你,我们在这种事情上面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而这也就是我必须要警告你的原因,我不能看着你做出错误的选择,错误的事情。”

        “准备,准备!你说的准备到底指的是什么?这只是一场游戏,美杜莎。难道说我连玩这样一场游戏的资格都没有吗?”

        小家伙的脸色开始有些扭曲。作为一个初步品尝超级英雄快感的人,他现在其实就和那些刚刚成瘾的人一样,有着别样的迫切和焦躁。在这个时候,他真的很难听取别人的话,去停下自己的脚步。也就是美杜莎有着特别的方法去约束着他,这才能使得他勉强得按捺住自己的情绪。

        当然,抱怨还是少不了的。而对于他这种怨气十足的抱怨,美杜莎则非常肯定地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如果这仅仅只是一场游戏的话,那么我没有任何的理由来阻止你,我的小主人。但是现在,这已经不是一场游戏了。因为一旦你涉足到这种事情中,你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会影响到一个生命的存在以及毁灭!”

        “你做好背负这一切的准备了吗?你做好为每一个和你有关的生命负责的准备了吗?我的小主人,当你的游戏被参入进活生生的生命的时候,你是否还能以一种游戏的态度去把它进行下去呢?”

        美杜莎的问题一时间让小尚恩有些哑口无言。他想到了之前面对选择时那种近乎煎熬的考虑,想到了那种沉甸甸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分量。这让他不可避免地迟疑了起来。不过,到底还是少年人,心高气傲的他可是不愿意这么服软认输的,所以当下的,他就这样辩驳了起来。

        “如果我能确保没有那些无辜者被搅进去,确保我所面对的只是那些人渣、恶徒还有败类。那么我是不是就不用考虑这样的问题了呢?”

        “关键是,你能吗?小主人,你要知道。这种事情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是不以个人的意志而变化的。而且再说的,就算是真的没有无辜者被卷进来,你难道就能把这当做是一场游戏,去肆无忌惮地裁决别人的生死了吗?”

        “你要明白,任何一个独立的个体背后,都是有着一个相对复杂的构造。他们在扮演罪犯这个角色的同时,很可能也在扮演者父亲,丈夫,儿子这样的角色。我们不能因为他是一个罪犯就断定他没有扮演好他其他的角色,而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话,你认为你的游戏会带来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小主人。是一个家庭的破碎,是那些父亲母亲,那些妻子儿女对你的怨恨。而对于这一切,你有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吗?”

        美杜莎的话就像是重锤一样,轻而易举地就把小尚恩内心里的侥幸敲成了粉碎。他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且说这样的情况以一千倍,一万倍的规模出现在他眼前的话,他是根本无法负担得起这样的分量的。

        别看他表现的无所谓,那其实只是小孩子式的任性而已。真要是到了让他决定别人生死的时候,除非说是像大白鲨那样,让他厌恶到几乎无法容忍的家伙,不然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挥动自己手里的屠刀的。

        这和天性有关,也和后天的教育有关。可以说,吉尔含辛茹苦的教育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些成果的。最起码的,她的教育使得小尚恩在任性的时候知道,该如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当然,控制住情绪不代表说不任性。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放弃掉自己这个游戏的打算。而这也是他唯一不愿意让步的地方。

        “你想要我怎么办?美杜莎。我是不会放弃我的计划的。我必须要把这场冒险进行下去!除了这一点,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而你,到底打算让我怎么做?”

网站地图